老话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无论是在当下还是在古代,团结都是一柄让我们能与生活相抗争的利器——但却不是所有人都能践行这一简单的真理:譬如鲜卑慕容,明明是一家人,却前前后后折腾出六个政权。某些政权甚至还相互敌对。

一、北方来的古老民族

于久居中原的汉人而言,辽远的塞外总是存在着各种传奇又危险的民族——鲜卑慕容便是其一。传说黄帝有二十五子,其中名为昌意的少子受封北土,掌控大鲜卑山,故其后代以“鲜卑”为名。建立北魏的拓跋鲜卑是其中一支,鲜卑慕容亦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相比于同样继承黄帝血脉的中原汉族,无论是鲜卑拓跋还是鲜卑慕容,早期的实力都显得过于弱小。为了寻求生存空间,鲜卑诸部先后向中原王朝称臣。大约在东汉末年曹操掌权时,鲜卑慕容就开始出现在中原征讨叛乱的队伍中。

后来直到一位杰出首领出现,鲜卑慕容的命运才迎来宏大的转折——西晋统治崩解之后,名义上归顺东晋政权的慕容廆终于带领鲜卑慕容积累起了足以独立的力量。这便是后来前燕、后燕、西燕、南燕、北燕这五大政权崛起的开端。加上同样由鲜卑慕容建立的吐谷浑王国,鲜卑慕容便“一家人”分建了六大政权。

二、各自为政的分裂之族

由鲜卑慕容建立的第一个独立政权是前燕。其正式建立者是慕容廆的第三子慕容皝——毫无疑问,慕容皝继承了其父的政治和军事遗产。在慕容廆去世后,慕容皝迅速稳固,壮大自身势力。至东晋咸康三年(337),也就是慕容廆去世四年后,慕容皝就“顺应民意”而自立为燕王,在事实层面建立起独立的前燕政权。东晋永和八年(352),慕容皝次子慕容儁又站在父亲的肩膀上称帝,并将祖父和父亲分别追封为景昭皇帝和文明皇帝。

不过从慕容儁这一代起,鲜卑慕容不仅势力更上一层楼,内部的斗争也明显加剧。在慕容廆、慕容皝那几代,大家更多的只是相互看不顺眼,偶尔爆发一些小规模冲突。可到了慕容儁称帝后,前燕大封诸侯王,膨胀的权势激化了众人的冲突:平庸的慕容评(慕容廆之子)因得宠而手握大权;有才学的慕容恪(慕容皝之子)被兄长猜忌;慕舆根明明是从慕容儁手中获得大权,却又目无君上,且暗中离间慕容恪与慕容暐……其中,慕容儁对慕容垂的忌惮程度极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慕容儁继承慕容皝的主要政治遗产前,实力不俗的慕容垂曾一度深得慕容皝信赖,甚至差点取代慕容儁的世子之位。因而在称帝后,慕容儁对这位弟弟极度忌惮。哪怕慕容垂拥有不俗的能力,在慕容皝尚且在世时就已经颇具话语权,慕容儁也宁愿将大权下放给慕容评、慕舆根等人,而只给慕容垂闲职,或一旦慕容垂完成了紧要的工作就将其调离要职……东晋升平二年(358),慕容儁甚至搬出巫蛊之名,想要彻底置慕容垂于死地。

俗话说“兔子急了都会咬人”,更何况颇有血性的慕容垂。在被“本是同根生”的兄长逼到无路可走之后,慕容垂放弃了父辈苦心经营的鲜卑慕容,转而投靠与前燕敌对的前秦。亦是借由前秦这个跳板,慕容垂覆灭了前燕,并在前秦式微之时又建立起了后燕。

在后燕,慕容垂所依赖的不是鲜卑慕容这一单一的部族,而是用上了多个族群的合力,因而后燕拥有了较为强大的力量。但鲜卑慕容一家人都能内讧,鲜卑慕容同其他部族又怎会永远和平呢?在与鲜卑拓跋交好并帮助北魏稳固统治后,后燕就遭到北魏反扑,以致于国力出现断崖式下跌。加之慕容宝(慕容垂四子)、慕容麟(慕容垂六子)、慕容详、慕容德(慕容儁幼子)等人继承了家族内斗的传统,后燕终究也如前燕一样在内忧外患之中走到尽头。

在后燕兴衰的同时,前燕宗室还在关东建立起了另一个政权——西燕。西燕的建立者是慕容泓。他是前燕末代皇帝慕容暐的弟弟,是后燕开国之君慕容垂的侄子,在前燕被灭后一度被前秦迁至关中定居。后偶遇前秦于淝水之战中溃败,慕容泓也同叔叔一样抓住机会在奔逃关东后自立。随后,同为慕容儁之子的慕容冲也来支援兄弟。西燕的军队迅速扩张至十余万人,且其中绝大部分都是鲜卑慕容族人。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慕容泓还是慕容冲,甚至是另起炉灶的慕容垂,在自立一事上始终都带着谨慎。并非他们没有号令天下之野心,而是前燕的末代君主慕容暐在国破后没有被前秦追杀。正相反,慕容暐在前秦受到优待。以至于当后燕和西燕纷纷建立,慕容暐这位前燕废君依然在名义上具有正统性——因而打着复国之旗号的西燕和后燕都希望能从前秦手中救回慕容暐,以加强自身对鲜卑慕容族人的号召力。

可前燕留慕容暐一命都已是好事,又怎会继续纵容鲜卑慕容复国?况且在西燕为慕容暐而出兵前秦都城长安时,西燕宗室再度陷入内乱:在谋臣高盖的策划下,慕容泓被杀,慕容冲被推举为西燕皇太弟,实际上获得了西燕的控制权;左将军韩延又弑杀慕容冲,另拥段随为燕王;宗室旁支出身的慕容恒、慕容永联手推翻段随,并拥立前燕宗室子弟慕容凯;宗室旁支慕容韬(慕容恒之弟)弑杀慕容凯,自己又被慕容永和刁云合力诛杀;慕容恒又立慕容瑶(慕容冲之子)为帝;然慕容瑶难孚众望,慕容冲又改拥立慕容忠(慕容泓之子)为帝……

于内,西燕的权位之争使得民心涣散;于外,实力强劲的后燕意欲同西燕争夺正统之位——内忧外患之中,西燕终为后燕所取代。谁又能想到,西燕内外存在如此多的矛盾,国祚却仅仅只有十年?

可悲的是,已有前燕、后燕、西燕的血泪教训,鲜卑慕容依然未能放下宗族间几无休止的内斗。前文提到,慕容儁之幼子慕容德曾参与了后燕末期的政坛内斗。而在后燕彻底崩溃后,他又在手中重兵与邺城、漳水以南的汉族世家大族的支持下建立起鲜卑慕容的第四个政权——南燕。同时,与慕容德一样曾在后燕颇有实权的汉人冯跋也在建立起自己的政治集团后称帝,即建立所谓的北燕。因为冯跋政权的实际族群基础仍旧是鲜卑慕容,因而北燕也被视作鲜卑慕容的第五大政权。

一北燕,一南燕,好不容易消停的西燕与后燕的敌对又化作一南一北的对峙。且此时北方有势头正盛的后秦,南方有盘根错节的东晋,四面楚歌的南燕便仅经二世,享国祚十一年而亡。至于北燕,外有日益强盛的北魏施以威胁,内有冯跋之弟冯弘作乱,最终也被鲜卑拓跋踩在脚下……

三、众心不齐则难敌末路

除了上述以鲜卑慕容为基础的五大“燕”政权,鲜卑慕容还曾建立吐谷浑王国。该政权的开国之君是奠定前燕之基础的慕容廆的兄长慕容吐谷浑。

早在两人的父亲慕容涉归在世时,兄弟俩就因为各自所有的马匹发生争斗而兄弟阋墙。关系缓和无果,慕容吐谷浑选择率领人马远走西北。而后他又征服了当地的羌族,与其联手建立地方政权,即吐谷浑政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说吐谷浑政权的开端也是鲜卑慕容的内斗,但幸而之后吐谷浑并未像中原亲族一般内斗得国破家亡。作为远据西北而较少受到汉文化影响的少数民族政权,吐谷浑甚至一直存活到李唐之际——与动辄十几年就亡国的亲族们相比,吐谷浑客观上向世人证明了“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的朴素真理。

不过话说回来,明明都是鲜卑慕容,甚至还是血脉相连的一家人,慕容氏却折腾出六个政权——族群的实力再强大又怎样?同室操戈终究还是令他们作茧自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