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姬鹏

网易号

关注
5.5万粉丝
1关注
1445被推荐
IP属地:青海

媒体评论员,曾供稿凤凰网、知音网等

16枚勋章

书生之见,看事件背后的逻辑。

  • 要不是热搜榜上挂着“上海Manner一男店员殴打女顾客”、“Manner店员泼顾客咖啡粉”、“Manner泼咖啡粉员工已被辞退”、“Manner有员工称8小时内要做500杯咖啡”、“Manner单店平均收入8000元一天”这一系列关于Manner的词条,估计很多人都不知道Manner是干啥的。
    事实上,这波热搜之所以能泛起舆论大浪,主要还是源于“上海Manner一男店员殴打女顾客”和“Manner店员泼顾客咖啡粉”。仅从字面意思来看,总觉得“这还了得”,顾客就喝杯咖啡,咋还受这窝囊气,说好的上帝待遇呢? 可是仔细看过两则事发视频后,会觉得二手玫瑰的《命运》唱的恰当好处。歌词里反复咏叹“哎呀我说命运呐,人让人受罪,生存呐”,以至于站在店员的立场看待“顾客是上帝”,总让人感觉“人间不值得”。 人世间的叙事就是这样,站在被服务的角度,会觉得当顾客真好,可是站在店员角度,分明顾客是魔鬼。尤其遇上爱投诉的顾客,一言不合就问“你叫什么”、“工号多少”,更有甚者,直接拿着品牌旗舰手机,怼着店员的脸就开拍。 这种时候,饶是有工作纪律约束着,但是怎能不感到崩溃呢?网上有很多人说“打工人何苦为难打工人”,可事实上,撇开店员和顾客的角色身份,回到赤条条的个体,谁又敢说活着不辛苦呢? 如此之下,要想摊开店员的崩溃,或许就要从“爱投诉”说起了。很多时候,这是一种维权话术,但是背后却隐藏着一种“拿捏的权力”。我们都清楚,作为营利为目的公司,肯定是想尽一切办法讨好顾客,因此就会最大限度地约束员工给顾客好态度、好服务。 所以,只要顾客不高兴,公司自然会惩罚员工,一方面是为杀鸡儆猴,一方面是为顾客出气。总之只要顾客不高兴,员工自然会遭受公司处罚。这般逻辑下,就能理解,为何顾客的“投诉”碎碎念会成为冲突的导火索。毕竟,命门被拿捏,这谁受得了。 可问题是,店员除了是员工,他(她)们也是有基本社会尊严的独立个体。在一定范围内迁就顾客的催促和恶言,这可以理解。但要是好言好语迎来的依然是不友好,甚至是责难和推搡,那么只能让刘欢附体唱《好汉歌》了。
    热点情报所
  • 从“人让人受罪”角度复盘:把Manner店员逼急的顾客为啥爱投诉?

    1天前
    17跟贴
    图片
  • 复旦、毕业典礼、学生打老师,这些词句如果单个拎出来,可能也会上热搜,但是想要冲上热搜第一还是有些难度的。可这些词句搅合在一起,上热搜第一就不稀奇了。并且不出意外,会派生出一系列热搜,霸占热搜榜一段时间。
    关于这件事,虽然当前的热搜词条是“网传复旦毕业典礼上学生挥拳打老师”,但是伴随着复旦方面回应“学院正在对事件进行调查,还没有调查清”,“网传”赋予事件的不确定性就消散了。因为“有视频有回应”,可以确定就是“复旦毕业典礼上有学生打老师了”。 按理说,学生打老师,最直接的反应是道德谴责,接下来就是安规办事,根据实际情况,对打老师的学生进行处罚:触犯校规的按照校规处罚,触犯法纪的按照法纪处罚。可意外的是,舆论层面却开始基于身份进行发散,就好像打人学生如果不是台湾人(多处网传消息称:打人学生是台湾人),打老师的行为可以原谅似的。 当前,有这么几个消息很是耐人寻味。其一、有复旦学生爆料,打人学生曾在群里肆意辱骂同学,并且不止一人指出该学生在疫情期间的“不当言论和行为”;其二、打人学生本来想打院长的,结果打错人了;其三、打人学生曾写过讨伐复旦大学的“檄文”;其四、打人学生以前在期末考试卷上写脏话;其五、据说打人学生现已通过港澳台特殊渠道上岸北大医学部学人体生理学。 以上的消息是真是假并不确切,即便个别消息有图支撑。之所以要搜罗这些消息,并不是认为这些消息有什么价值和意义,而是想说,在面对是非时,我们越来越缺乏就事论事的能力。以至于,热搜很多,道理却难讲。 我们常说世间是非,越辩越明。可眼下看来,却并不如此。就拿复旦毕业典礼上学生打老师事件来讲,只能说其一、其二、其三、其四、其五这些消息可以一定程度上验证打人学生的行为和状态,但却不能用它们的关联进行互相牵制,进行“串联打力”。 就如其一,可以说明打人学生个人品行确实不怎么样,但却无法证明打老师的必然性;再如其二,这看起来有些滑稽,可却无法证明打人学生真的不认识院长;至于其三、其四、其五,也都一样,都无法必然的证明打老师这件事情的必然性,所以舆论层面愤怒半天,只能说有好些人又在进行想象和发挥了。 而且最要命的是,如果最终的真相跟“想象和发挥”没有对应上,那么复旦就是最终的受气包。如此强调,是想说在缺乏就事论事的情况下,一件事情中,永远只有受害者和受害方,而绝对的正确永远只停留在舆论的大口中。
    热点情报所
  • 说复旦毕业典礼上学生打老师事件:我们越来越缺乏就事论事的能力

    2024-06-19
    81跟贴
    图片
  • 伴随着南方医科大学的通报释出,“教师因抢救病人迟到被罚”一事正式进入舆论视野。要知道,“生命至上、救死扶伤优先”不只是学校应该坚持的价值理念,也应该是全社会都应该坚守的价值理念。换句话说,“教师因抢救病人迟到被罚”一事是对常识的践踏和无视。
    于此也就能理解,为何“教师因抢救病人迟到被罚”的相关通报传出后会很快引爆网络,就在于这种常识已经是全社会的共识,不仅宏大叙事中经常强调,个体叙事中也经常复唱。因为老百姓常说:活人不能被尿憋死。 可让人吊诡的是,当传出“南医大被罚老师所授课为留学生项目”后,舆论的风向一下子就变了。虽然底色也是愤怒的,但是愤怒的逻辑让人难以理解。逻辑A是:洋大人至上,刀刃向内(处理自己人);逻辑B是:洋大人至上,刀刃向外(愤恨留学生)。 就逻辑A而言,简单讲就是“为了讨好留学生硬献人头”。之所以出现这种逻辑,当然也不是空穴来风,在短近的舆论史上也是有过先例的。可问题是,先例归先例,断案不能拿先例比对,而应该基于常识和原则进行结论,要不然闹半天只会让留学交流更加敏感、更为艰涩。 至于逻辑B,网友的小心思是:留学生的“双向操作”。就是留学生因为俞莉老师迟到向学校反映情况,学校处分了,留学生又反手向网友反映情况。这么一来二去,浪被涌起来了,水被搅浑了,妥妥一个挑事操作嘛。 咋一听,好像逻辑上有那么点儿意思。可仔细琢磨,我们会发现这不是把对方当留学生看待,而是当敌人看待。毫不夸张地讲,这样的逻辑下,任何人都可能被安置在对立面,更何况是留学生。 事实上,不管是走进来的留学生,还是走出去的留学生,舆论层面一直持着很不友好的态度。反正好像跟外国挂上钩,常识就瞬间失效了。以至于像铁头那样的网红们才能用非常识的手段,实现“正向收割”、“反向收割”双丰收。 不得不承认,在不讲常识的道场里,逻辑这种脆弱的东西是很难被看得起的。可问题是,当这种脆弱的东西没有人珍视时,意味着共识也会变得模糊不清。以至于教条主义很容易走向“蠢人办事不想后果”的局面。 之所以强调这些,是想说,凡事别想太复杂。因为很多时候,如果能按照常识、共识办事,就已经很不错了。因为像逻辑A和逻辑B,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只要我们认准生命至上、救死扶伤优先,想必他(她)们也不敢轻易胡来。
    热点情报所
  • 教师因抢救病人迟到被罚?理解愤怒,但请别拿留学生说事儿

    2024-06-16
    380跟贴
    图片
  • 姜萍,一个学服装设计的17岁中专女生,因闯进全球数学竞赛12强,瞬间成为“天才少女”姜萍,同时关于她的故事也被全面赋予超越的意义。
    首先说姜萍的故乡江苏涟水县,因为她的“意外”突破,涟水史称“安东”又被人们拿出来咀嚼,当然“自古安东出才子”这种俗套话也是难以避免的,总之在“教育乡”和“贫困县”之间,好像真的会因为姜萍的“意外”突破从此被填平沟壑。 其次说姜萍的老师王闰秋,因为她的“意外”突破,“相遇”、“挖掘”、“栽培”、“点亮”被赋予更多意义。甚至在可能的现实里,他(她)们的师生故事会被当成学校的传奇和当地的佳话。总之,这不只是一个人的逆袭,而是一组关系的再造。 接下来就是一系列网友心中的疑问了。毫不夸张地讲,舆论层面之所以关注姜萍,并不是因为真的关心姜萍是谁?而是因为姜萍中专生的身份和闯进全球数学竞赛12强的事实形成对冲势头。这种对冲势头下,最直接的反应是一系列“为什么”聚集舆论潮头。 比如:“数学这么牛,才考上中专,是不是偏科特别严重?”这种疑问想必不是一个人的疑问,很可能是一群人的疑问。因为谁都清楚,在我们的教育体系下,单科再牛,只要偏科,想要上好大学是不太有机会的。毕竟要“全面发展”嘛。 可问题是,在报道《村支书否认姜萍因家贫放弃读高中》一文中,姜萍的爸爸回应是:“既不是因为偏科,也不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虽然家里不是很富裕,但上学的钱还是有的。”而且姜萍的老师王闰秋也强调:“姜萍报考中专并不是因为总分低,相反,她的各科成绩都是数一数二的,但相对于数学的断崖式领先,其他比较平均,跟别人的差距不是很大。” 什么意思呢?就是姜萍数学确实好,但是别的科目成绩只是在中专学校“数一数二”,并不是在高中的时候“数一数二”。这么讲,倒不是刻意遮盖姜萍的光环,而是希望 舆论层面的疑问别动不动上强度。因为很多事情一上强度,连回应都变的不那么清澈了。 就比如在报道《村支书否认姜萍因家贫放弃读高中》一文中,采访的人物挺多,但是回应了一顿,真是看不出什么实质性内容。一言以蔽之,姜萍数学虽然非一般的好,但是最终上了中专学校,原因是啥,没人敢给下结论。就连姜萍父亲也只能说“虽然家里不是很富裕,但上学的钱还是有的”。 你瞧瞧这节奏。满世界都可以为姜萍开心,作为姜萍的父亲却不能说句敞亮话。不得不承认,网友心中的疑问总是充满结构性责难,可问题是,只追问不负责任的话,还是少说为好,否则“意外”突破的姜萍真的会压力很大。
    热点情报所
  • 说姜萍:网友心中的疑问终究没有答案

    2024-06-15
    47跟贴
    图片
  • 临近高考,一条看起来反常的“高考新闻”冲上热搜。热搜词条是“清华毕业生35岁再考清华”,乍一听很绕口令儿,再一寻思总觉得哪里不对。新闻中是这样介绍当事35岁清华毕业生的:“2008年,李龙以695分考入清华数理基础科学实验班,18岁时的他梦想学医,但因家庭原因无奈放弃。毕业后,李龙曾从事教培行业,在北京买了三套房。35岁时,李龙决定重考清华。”
    对此,李龙也中规中矩的回应了,大意是:“精神自由比财富自由更重要,我觉得35岁还是挺年轻的,所以我在这个年龄想要重新开启另一个人生。”当然,他也从更普遍的人生谈开去,希望每个考生应该都有一个比较好的目标去努力奋斗,也希望自己能够在这次考试里达成这样的目标。 按理说,只要李龙愿意,在不影响别人利益的情况下,别说35岁可以考清华,就是65岁、85岁也是可以的。可就在“清华毕业生35岁再考清华”冲上热搜不久,“清华学霸再考清华”被指浪费资源也在舆论中隐隐发酵起来。 意思是“李龙抢占了18岁孩子的机会”。坦白讲,别说李龙无法自洽,作为任何讲道理的人也是无法理解的。因为,高考从来强调的是成绩论高下,而非是年龄论高下,也就是说,既然在规则内李龙符合要求,那么就不存在所谓“李龙抢占了18岁孩子的机会。 另外,必须要搞清楚的是,李龙这次考清华是有得选,而非是第一次的“没得选”。并且面对“北京三套房”这样“虎狼之词”,谁都清楚李龙有退路,甚至这远比他有得选更刺眼。更准确地讲,这是有得选的前置设施。 就此而言,李龙才懒得跟18岁的孩子抢机会,就是大多数38岁、58岁的人也不是他的对手。之所以这样讲,是想说李龙就算不是为梦想重新考清华,也绝不是跟18岁的孩子抢机会。因为他根本不需要那样做。毕竟能在北京打拼下三套房,“个人能力”(世俗意义上的打拼能力)还是很不错的。 当然,如此强调,并不是拿优绩主义进行奚落谁,而是我们站在一个人的可选择和可进退上,应该重思社会的“容错”能力。换句话说,如果李龙没有北京的三套房,他又会怎样选择?还会说“精神自由比财富自由更重要”吗?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乘风计划,动态激励#
    热点情报所
  • 清华毕业生35岁再考清华?比有得选更刺眼的是有退路

    2024-06-05
    1跟贴
    图片
  • 面对警方事无巨细的通报,不少人直言胖猫事件迎来反转和终局。一定程度上,这么讲也好像是对的。毕竟,只有“调查账”甩出后,才能让骂谭某的人们觉得骂错了。可这个过错谁来承担,好像真还找不到具体的责任人,以至于骂谭某的人们只有加倍骂刘某,才好像改过自新了。可问题是,他(她)们真的改过自新了吗?
    要知道,胖猫事件从头到尾就是多方“合谋”的结果。不管是别有用心的刘某,还是不明真相的公众,也不管是持续追踪的蓝V,还是义正词严的大V,但凡其中有一方或多方能克制一些,胖猫事件也不至于闹到如此尴尬的地步。 这里说克制,并不是要求各方都要做到“让子弹多飞一会儿”,而是在具体的评判时,能最大限度地去脸谱化。因为但凡脸谱化思维发酵起来,那么就意味着渣男恶女必须死,于是情绪占领道德高地,人性的复杂性被忽略,事情的目的性被掩盖。 很多时候,不得不承认,黑格尔所强调的“人类从来都不会从历史中吸取教训”是一句绝对真理。所以,当我们面对“骂完谭某骂刘某”的舆论局面,就会发现“一点长进都没有”或许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毕竟像胖猫、谭某、刘某这样的人及他(她)们的行事和命运,也是大多数人的日常和人生。 不过就胖猫事件的走向而言,从悲剧走向闹剧,还是值得掰扯一下的。可无论如何,掰扯也还是要以事实逻辑为主,而不是上升到具体的人身攻击。就胖猫而言,我们可以从情感认知层面,觉得他不该如此,但是真没必要“美化”或“黑化”,更没必要因为“美化”和“黑化”各方恶言相向。 再就是关于舆论审判,它本身是公器。所以一定是建立在真相的基础上,而非是情绪的台面上。所以无论是公众,还是媒体,都最好克制一些,也就是说,批判即便不是基于事实,那么也要基于常识,否则最好不要说话,更不要强硬站出来主持公道。 还有就是回到“反转和终局”上,虽然眼下人们把责任“推到”刘某和部分媒体身上,貌似找到了责任主体,可这也只是找到大结局的着力点,而回到悲剧和闹剧的轮回上,胖猫闹剧终将只是无数闹剧的一部分,终将走向消散,也终将被人们遗忘。 强调这一点,并不是希望我们记住所有的闹剧,而是希望面对闹剧,别急着上强度,而只有不上强度,才可能顺其自然地走向“让子弹多飞一会儿”的克制局面,并可能在冷峻中溢出旁观者的热忱。 说到底,旁观者就要有旁观者清的态度,而不是像亲姐姐那样要活剥弟弟的前女友。当然实际情况更吊诡,多数人只是想体验“活剥”的刺激,至于胖猫是谁?刘某是谁?他(她)们才不关心。要不然,怎么会出现“骂完谭某骂刘某”的奇景呢? #乘风计划,动态激励#
  • 胖猫事件:骂完谭某骂刘某,一点长进都没有

    2024-05-20
    13跟贴
    图片
  • 众所周知,《歌手》又火了。而且吊诡的是,“情绪热度”远远高于“音乐热度”。
    以至于新闻学院的教授都坐不住了,公开发文批判:“《歌手》只是一档综艺节目,本质是娱乐大众,请来欧美歌手、促进中外交流或交手,本身是挺好的事。排名是次要的,观众没必要跟着某些“情绪”走,少数“自媒体”的评论有点在把事情的导向带偏,这种迎合某些非理性情绪、推动娱乐政治化、颇有狭隘民族主义味道的娱评,实质上既无益于公众理性看待娱乐节目,也是为博取流量赚资本的套路。让一档综艺节目回归综艺本身,让关于音乐节目的讨论停留于音乐层面,而且对不同风格的音乐类型保持各美其美、各有所好、不以排名简单定高低的心态,更有利于《歌手》节目正常录制、更有利于中外音乐交流。” 从某种意义上讲,新闻学院的教授批判的好像很对,起码“很正确”。可问题是,“情绪热度”里有多少是“非理性情绪”,有多少是“娱乐加特效”,其实还是需要仔细咂摸的。因为批判要是不慎重,帽子扣偏很容易造成更大的灾难。 就《歌手》而言,它只是一档综艺节目。这是个不争的事实,除了教授知道,估计大多数网友也清楚。也就是说,请来欧美歌手,就是为了娱乐更加“多元化”,讲得直白一些,就是更好看些。至于说中外交流或交手,有多少人真正关心,这个或许真还没有多少人往心里去。 正如有人就说:“本来就是玩的 ,教授别认真, 活泼点。”似乎也很大程度上挑明了一个真相:“批判起高了”。或许也正是因为“批判起高了”,导致“教授一批判,大众就发笑”。说到底,真要是“非理性情绪”摸到了“政治屁股”,不用教授站出来挑明轻重,话题本身就难上热搜。 所以教授的批判,更像是“玩不起”和“玩得起”的对冲。更准确地讲,教授和大众都清楚各自在说什么,只不过是依着红线的边界在玩一种隔岸的叫骂。因为真要是让双方就此站在一起掰扯是非,估计都友善得很。 要知道,在社会生活高度原子化的时代,个人与个人之间普遍疏离。别看人们可以一起成就热搜。可事实上,每个人都被自己的词语和信念所包围,就像置身于重重的镜墙之中,任何外部声音都无法穿透进来。 因为大众很清楚自己在“玩笑”《歌手》,而教授很清楚自己在“严肃”批判。只不过各自都好像“很认真”,如此便形成了“过火”和“批判”的局面。结构上来讲很对仗,道理上而言很登对,于是情绪“越热烈”,批判“越正确”。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一切表面的都是道具,因为从存在感层面上说,《歌手》和歌手们更像是烘托这场“玩笑”和“批判”的道具,而大众的肆意狂欢和教授的义正词严才是社会运转的本来面目,流量运作(资本流通)的“硬通货”。 不信,我们可以往下瞧。只要《歌手》还能继续运转,想必此轮“玩笑”和“批判”交锋后,《歌手》将更加有热度,歌手们无论是排名第一的,还是排名最后早早回归巡演的,都将迎来更多曝光度,也就是说,在名利的疆域里,一切都是必胜的游戏,只有认真的教授,才会让大众无奈发笑。
    热点情报所
  • 没必要跟着某些情绪讨论《歌手》?果然,教授一批判,大众就发笑

    2024-05-13
    53跟贴
    图片
  • 一张“为消除学生攀比心理学校拟统一购买600元防攀比鞋的调查问卷”在网上被骂了。实际上,网上的骂声已经属于次生舆情了,而最直接的吐槽来自填写问卷的家长们,因为多数家长认为价格“过高”,而不是“偏高”。
    根据网传的情况来看,问卷调查还是“代表”议案,也就是说,操作本身是很严肃的,最关键还动用了行政执行力,让学校配合完成这项调查。这些当然也无妨,只要初衷好,关键得靠谱嘛。可问题是,用600元的鞋子防攀比,确实是能防攀比,但结果是直接让其它学校攀比不起了,而非是真能消除学生们的攀比心理。 对此,事发地教育局的工作人员虽然强调这只是一个调查问卷,便于数据反馈。但是谁都知道人们反感的不是调查问卷的“善意”,而是调查问卷不能这么胡来。从某种意义上讲,虽然600元是挑起舆情的直接原因。可事实上,追根溯源,防攀比本身就是个“伪命题”。 因为照着这个逻辑往下走,仅靠600元的鞋子还不行,还得600的裤子、600元的外套、600元眼镜、600元的种种个人用品,也就是说,以此类推是无止境的。可明明初衷是为了防攀比,讲得实际一些就是为家长们省钱,可问题是,照这样的鬼逻辑,家长们只有心在滴血的份儿。 要知道,类似防攀比的逻辑一直都存在,只不过以往的操作比较收着,而这次有些“放飞自我”的意思。咱们不往深说,仅就600元的鞋子来讲,可能很多家庭就有些扛不住,不是说买不起,而是有些承受不起。 当然要是跟经济条件超好的“二代们”说600元的鞋子,可能再加个零,估计还嫌便宜。可问题是,当大多数家庭只能承受起100元或200元的鞋子时,你告诉他(她)们600元的鞋子是为防攀比,这怎么说都感觉是在搞笑,而不是在搞调查。 由此,也就能理解,为何学生家长吐槽完后,舆论层面也怒了。因为如此严肃的问卷调查,竟然充满胡来,也就是不仅不讲逻辑,而且不讲实际。当然有人也说了,可能提案的“代表”认为600元就是“亲民价”,只能说“代表”的心思咱们不懂。 这种可能性有多大咱们不好说。但是舆论层面的骂声起码可以说明,这个调查问卷很不贴合实际情况。所以,也跟配合的学校们说一句:你们好歹也直接接触学生和家长,学生和家长的经济情况什么样,难道心里没点儿数吗?就算不知道各家的具体情况,难道普遍情况不知道吗? 不得不说,问卷胡来就罢了,配合胡来还那么起劲儿。以至于被家长们骂上热搜才突然站出来强调“没别的意思”。可问题是,“没别的意思”,整这胡来的问卷干啥,是怕纸张放坏故意印的?还是怕热搜上没有可挨骂的事情? #乘风计划,动态激励#
    热点情报所
  • 学校拟统一购买600元防攀比鞋?既然是实际调查,问卷更不能胡来

    2024-05-08
    44跟贴
    图片
  • 现象级书籍《我的二本学生》的作者黄灯老师又上热搜了。虽然这次依然跟书有关,也就是黄灯老师带着新书《去家访:我的二本学生2》接受了一场专访。可严格来讲,实际上是黄灯老师对“看见”视角的延续和推远。
    可遗憾的是,热搜非但没有把黄灯老师的视角延续和推远,反而炸出成群结队的杠精儿,并且从“评论区”的情况来看,他(她)们有些失控了。最典型的一种声音是:“热搜本身就已经否定了二本。” 对此,即便有人站出来强调话题是从黄灯老师专访中延展出来了的,意在引导大家窥见教育的另一种可能,人生的更多不易。但是这种良善的引导解释,终究还是敌不过杠精儿的固执,于是骂完组织话题的蓝V,黄灯老师自然也难以幸免。 要知道,黄灯老师所强调的“努力”,更多指学生背后的小家庭支撑。也就是说,回到一个学生的教育结果,黄灯老师不再只是基于个人努力去评判什么,而是通过自己的“看见”让更多人明白,“二本学生”并非“罪有应得”。 要知道,黄灯老师很清楚,当下在赢家和输家之间确实存在一条鸿沟。因为谁都知道,满世界的赢家和输家正在加剧不平等,直接的反应是耻辱和怨恨。所以黄灯老师所要达到的目的,绝非只是“看见”自己的二本学生,而是希望更多人“看见”生活中的“二本学生”。 换句话说,《我的二本学生》和《去家访:我的二本学生2》更像是一种视角方法论,它所做的不仅是让人们明白,如何看待“落后”和“次优”,更重要的是让人们理解和共情“落后”和“次优”背后的不容易和复杂性。 或许是人们在评判赢家和输家时过分强调个人努力和个人天赋,导致很多时候,只要一个人是“落后”和“次优”,就注定要遭受鄙视的诅咒。甚至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二本的老师也处在鄙视链中,也就是说,鄙视不仅存在于个体对个体,也存在于个体对集体或集体对集体。 但是回到本质上,这些依然是对一个人的评价体系,并且只关乎成败(经济收入论高下),很有种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的逻辑。并且让人感到不解的是,无论是“成者为王”,还是“败者为寇”,都极其信奉这套优绩主义逻辑。 以至于,“成者为王”更相信努力和天赋的绝对性,而“败者为寇”更坚信背景和天时的不眷顾。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就能理解为何黄灯老师说的那么平和温柔,“评论区”却瞬间开了锅。这就在于黄灯老师讲得是理解上的“看见”视角,而杠精儿眼里只有“学习态度”、“学习方法”、“学区房”、“好爸爸”等可论高下的因素。 以至于,热搜就是热搜,想要启蒙或者开眼,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很多人连专访都懒得看,眼睛扫到“考上二本院校是不够努力吗”的话题就原地爆炸了。可问题是,越是如此,越显得黄灯这样的老师很珍贵,因为黄灯老师在“看见”的最深处,坚持的是对结果多元化的理解,因为只有这样,贡献、天赋、努力、德行、卓越,这些概念才能被赋予多元的定义。
    热点情报所
  • 考上二本院校是不够努力吗?杠精儿越失控,越说明黄灯老师说对了

    2024-04-23
    21跟贴
    图片
  • 这几天“猫一杯”挺热的,就跟当初炮制“秦朗丢作业”一样火热。不得不说,流量这把火不是闹着玩的,搞不好真会葬送网红生涯。要知道,人们苦“策划摆拍”已经很久了,要不是官方亲自下场整治,真还没有太好的办法去解决类似的问题。
    可即便如此,基本的是非观还是要有的。换句话说,“猫一杯们”有没有被整治是一回事,作为受众的我们,是要有基本是非判断的。换句话说,这远比整治“猫一杯们”更重要。毕竟基于是非判断去对抗“猫一杯们”,才能起到更好的效果。 不过“猫一杯”的是非已经被官方定性。所以我们通过另外一件事情,也就是“女子丰胸检出骆驼等动物源性成分”来说一说是非观到底意味着什么?事情的梗概是:“一女子花费54万去美容整形机构做隆胸手术,美容整形机构对外宣称拥有独家专利,且为纯自体技术,可女子手术不久后就出现胸部不对称和疼痛等情况,去医院检查证实,却发现美容整形机构所谓丰胸手术注射的填充物并非自体组织,而是假体,且含有骆驼、蝙蝠、黑猩猩等动物源性成分,最关键是,记者调查发现,涉事美容整形机构早在女子手术前3个月就被吊销了执照,且所谓的专利也并没有通过”。 按理说,事情已经很明晰了,女子是受害(骗)者,美容整形机构就算不出面道歉,赔偿应该是躲不过的。甚至就算是批骂,一致批骂美容整形机构黑心无良才对。可让人感到悲凉的是,“评论区”却是这个鬼样子:“这个胸就非丰不可吗”;“50多万隆胸?好有钱”;“有50几万做啥不好啊”。如此种种,虽然不是清一色,但是却近乎成为“评论区”的主流声音。 实际上牵涉到“丰胸事故”,“评论区”一直都是这个鬼样子。就好像“丰胸”是女性的一种原罪,不出事也就不说了,出了事连本带利一拥而上。我们都知道,牵涉到“丰胸”,朴素的观念是女性追求形体美,而粗鄙的观念就变成了“魅惑男性”,而在这样的认识下,高整形费和高风险性就成为黑化“丰胸”的主要推动。 以至于明明是美容整形机构的问题,到头来却成为女性的问题。所以对于“丰胸事故”来讲,人们之所以最终把矛头指向丰胸的女性,主要在于人们认为观念是非比事故是非更重要。这就导致,真正应该被骂的反而逍遥法外,直接受害的反而需要承恶言恶语。 可问题是,这正常吗?这能推动普遍性正常吗?答案当然是不能,而且是太不能了。首先观念是非本身是个选择问题,也就是丰不丰胸,只要不影响别人的利益得失,回到个人层面,完全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再说了,美容整形机构也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不接受不去靠近就行了。这么讲,倒也不是刻意站队美容整形机构,而是基于观念是非而言,真还要往后靠一靠。因为要想保住观念是非,也就是坚持价值判断,事实判断一定是在前的,否则谈“这个胸就非丰不可吗”也是立不住的。 由此我们再折回去看“猫一杯”炮制“秦朗丢作业”的逻辑,就会发现很多人都是观念先行,也就是不管事实真假,情绪反正上头了。这种情况下,事实要是和价值一致了,那么就是暖新闻,否则就是“无良媒体”搞事,戏弄大众、占用公共资源。 可对于“女子丰胸检出骆驼等动物源性成分”来讲,要是反过来骂丰胸女子,似乎就有些站不住了。我们前面就说了,女子选择丰胸只是她自己的意愿,她没影响到别人,她丈夫没意见,公众就没什么好苛责的。 但是涉事美容整形机构的所作所为,放到任何行业里,都可以称之为“欺骗行为”,也就是说,比起质问女子为何花50多万隆胸,追问涉事美容整形机构为何“欺骗”才更为重要。因为这关系到常识和底线如何排序的问题,而不是简单的该不该丰胸的问题。 #乘风计划,动态激励#
    热点情报所
  • 女子丰胸检出骆驼等动物源性成分?搞清楚,该骂的是美容整形机构

    2024-04-14
    图片
正在载入...
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