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循战争制胜的三大类规律,历史上各个国家当局及其军事指挥人员都积极筹划,从作战功能、作战能力、作战效能三个环节着手,平时立足本国家国土空间和世界各国力量格局,围绕政治目标和作战对手,推动政治、经济、科技、外交、国防和军队建设,努力创造以作战功能、作战能力为重点的各方面对敌优势;战时,灵活地将力量部署到战场的地理空间、地形空间,并组织作战单元间在空间和时间上的协同配合,谋求最终形成对敌作战效能优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政治经济实力优势。为了获得战争的胜利,国家当局都高度重视修明政治和发展经济,增强支撑战争的政治实力和经济实力。如孙武强调“修道而保法”。当一个国家在政治和经济上获得了对敌国的优势,就具备了支撑战争活动的战争潜力优势。借用孙武“修道”这一称谓,笔者将形成对敌的政治经济实力优势称为“道势”。

(二)国际联盟优势。任何一场战争都是多个族群(政治集团、国家、民族)之间的博弈。为了赢得战争,不论是战时还是平时,每个族群都期望获得更多族群的支持、配合与结盟,以形成自己在整个博弈局势中制衡各方的良好态势,特别要形成对重要对手的牵制和制衡态势。如中国春秋时期的晋吴联盟对楚越联盟,中国战国时期的六国合纵对秦国,古希腊的伯罗奔尼撒同盟对提洛同盟,七年战争时的英普联盟对法俄奥联盟,一战中的协约国对同盟国,二战中的轴心国对同盟国,冷战时期的北约对华约,都是谋求战时或平时的联盟制衡优势。笔者将之称为“衡势”。

(三)整个军队的能力优势。战争最终都要落实到双方军队到战场上进行对抗和比拼。因此,为了赢得战时的胜利,平时和战时各个国家都高度重视以八种力量和各级作战单元为核心的军队建设,以增强作战功能和作战能力。在作战功能方面,加强科学技术的研究,发展最新的武器装备;加强国民的思想教育和技能提升,增强参战人员的素质。

在作战能力方面,完善国防动员体系,着眼战争任务需要建立适当规模的军队;根据武器装备的战技性能,合理编组单兵、平台、兵种组、作战群、作战集团等各级作战单元;强化军队训练和管理,严格军纪军规,提升整个军队的作战能力。对抗双方中,哪一方的军队作战能力强,谁就奠定了战时形成优势作战效能的基础,谁就有可能在战时取得胜利。借用孙武“称胜者之战民也,若决积水于千仞之溪者,形也”。笔者将双方军队的融作战功能和作战能力于一体的能力优势称为“形势”。

(四)作战集团松散配合的优势。一个国家在平时通过联盟扩大盟友的基础上,战时将与盟友一起,编组两个或多个作战集团,在战局的不同地理空间开辟两个或多个独立战场,从而在战局层面形成松散配合的掎角之势,以分散敌国及其盟友的整个军队的作战能力,进而为最终形成作战效能优势奠定基础。战争中,谁能够更有效形成自己力量的掎角之势,并成功分化敌人军队的作战能力,谁就有可能在最终战事中取得作战效能优势。笔者将这种以己方掎角之势而分散敌力,进而创造出的作战效能优势称为“掎势”。

(五)作战群紧密配合的优势。在特定地理空间,指挥员将根据所要达成的军事目标和各地形空间的特点,将作战集团内的各个作战群进行奇兵、正兵的区分,或进行主攻、助攻、预备队的区分,并分别部署到不同的地形空间/作战方向、按时间先后使用;各作战群相互之间紧密配合,从而形成己方力量在不同地形空间/作战方向有轻有重的不均衡分布,以及双方力量在不同地形空间/作战方向作战能力的以强对弱,或以弱对敌,或强弱均等的对比态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指挥员力求在其重点方向上己方军队作战能力形成对敌的强大优势,在其他方向则可强可弱。即重点方向上必须是上马对中驷或中马对下驷,确保取胜。中国传统军事家们要求在奇兵方向己方军队作战能力具有对敌的强大优势,西方传统军事家们要求在主攻方向己方军队作战能力具有对敌的强大优势。这种在重点方向形成对敌强大优势、而在其他方向不刻意追求优势的多方向作战能力对比态势,笔者称之为“控势”。同时,借用孙武的“势如彍弩”,笔者将在重点方向形成的强大优势称为“弩势”。

(六)作战群内部武器装备组合和运用的优势。不论是在重点方向,还是在其他方向,指挥员都会根据武器装备的战技性能,充分利用地形、天候、水文等条件,将作战群内部各兵种组或小作战群进行严密组合和周密配合,力求形成既定条件下1+1>2的最大化作战效能,从而在重点方向上形成最大化的对敌“弩势”,以及在其他方向力争形成对敌作战效能的优势。同时,指挥员都高度重视在时间上调控作战行动,快速而有节奏地施放作战能力,对敌进行坚决有序打击,从而在动态中形成对敌的作战效能优势。借用孙武的“节如发机”,笔者将动态的作战效能优势称为“节势”。

——摘录自《变局·谋节——新制胜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