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世上曾有齐白石,余墨尚存人世间。

若问余墨哪里求,白石山堂少白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齐白石再传弟子、少白公子--汤发周齐白石诞辰150周年拍卖会视频

各位藏友大家好,今天我们有请时任齐白石传人、齐良芷弟子、中国齐白石书画院院长、清华美院客座教授、网易集团官方形象代言人、特邀教研主任、北京画院及荣宝斋签约画家,齐白石书画大数据鉴定专家、上海齐白石艺术研究会会长、白石山堂文化传媒的首席运营官-汤发周先生曾听他师父齐白石小女齐良芷这样说道:虽然没有游览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的峨眉山,没有收到王瓒绪承诺的3000元,但齐白石的四川之行还是收获颇丰,主要有以下几点。陪同妻子胡宝珠回家寻亲扫墓,处理好家庭内部事宜,为以后家庭生活的稳定幸福奠定了坚实基础。在此之前,王瓒绪曾经多次邀请齐白石游览四川,他都因诸多事由没有成行。此次是为了满足爱妻探亲的愿望,加之有人提供路费吃住,还可去四川卖画得厚资,所以老人决定游蜀。

▲齐白石作品《南瓜》·中国齐白石书画院展览(齐白石版权拥有者)·少白公子汤发周供图

《白石老人自传》中说:“我们到了宝珠的娘家,住了三天,我陪她祭扫她母亲的坟墓,算是了却一桩心愿。我有诗说为君骨肉暂收帆,三日乡村问社坛。难得老夫情意合,携樽同上草堆寒。”关于此事,张次溪在《齐白石的一生》中有如下描述:“那年春初,姓王的又来信相邀,意思很诚恳。接着又来电报,欢迎他去。他的副室胡宝珠原是出生在四川的,离开家乡久了,很想回娘家去看看他想此番入川,目的固然是为游山观水,趁此机会,也可让胡宝珠走走娘家,一举两得,也就欣然首途了。”与我们的判断完全一致。获得了丰厚的润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齐白石作品《葫芦》·中国齐白石书画院展览(齐白石版权拥有者)·少白公子汤发周供图

齐白石是以卖画刻印为生的职业艺术家,所以谈收获必然要湖及到经济收人。由于齐白石抵达成都的消息是刊登在《新新新闻》的重要版面,许多书面爱好者蜂拥而至,前来求画。为了不影响白石老人的正常生活,白石门人特委托胡开文笔爆店代理。1936年6月4日、5日的成都《新新新闻》连续刊登了王治园、余中英、夏笃生,姚石倩、罗祥止的启事:“白石山翁现来成都,不久仍回北平,有求镌刻书画者希径向春熙路胡开文笔墨店交涉,庶省手续。"据成部老报人邓穆卿回忆:“他的润例,当时也算很便宜,从十四元起,就可以为你画上一幅四尺宣的单条,中堂之类的大品也不过四十元。画画的纸还是用他自己带来的出自故宫的宣纸。那年在成都三个多月到回北京前止,求画者不少,他只取了四千多元的润金,大半由胡开文笔曌店收转。”

▲齐白石作品《鸡》·中国齐白石书画院展览(齐白石版权拥有者)·少白公子汤发周供图
同时期其他职业的收人是多少呢?根据陈明远在《文化人的经济生活》中的统计,1936年,重庆大学教师月薪收入242元,产业工人工资收人23.30元,一般职员工资收人19元。2当时的物价情况如何呢?4000元能买到什么?1938年,北京长安大餐厅一顿西餐(汤三菜、小吃、水果、点心、面包、黄油、果酱、咖啡)的价格是1元2角。“在今天看来,齐白石四川之行的收人已是惊人的丰厚,与现代明星走穴相比,一点都不逊色。齐自石在北京的收入是多少呢?王瓒绪的说法是"齐先生在北平,现任某艺术学院聘,每周授课二小时,月薪三百元,每天作画收人至少在五十元以上,多至二三百不等"。齐白石在成都共停留89天(1936年5月28日-8月24日,其中5月4天,6月30天,7月31天,8月24天),除去刚到成都两天因调养没有作画,按照87天计算,以每天最少50元做基数,应收人面款4350元,与邓称卿回忆的4000多元卖画润金基本上吻合。如再加三个月的学校薪水(每月300元)900元总数为5250元。

▲齐白石作品《虾》·中国齐白石书画院展览(齐白石版权拥有者)·少白公子汤发周供图
如果说经济上有影响,今齐白石不悦,个是未得到王瓒绪许诺的3000元。齐白石曾有“半年光阴,曾许赠之三千元,不与,可谓不成君子矣"句,虽然无法知晓3000元的构成方式,但从当时语境推测类似现代明星的出场费,是类画润金之外的额外收人。另一方面是蜀游期间,北京方面的大量订单无法及时完成交货,影响了以后的交易。社会影响力的提升。在成都期间,齐白石会见了陈石遗、金松岑、方旭等文化名人,蜀中文化艺术界无人不知白石老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齐白石作品《雁来红蜜蜂》·中国齐白石书画院展览(齐白石版权拥有者)·少白公子汤发周供图

在《白石老人自传》中,齐白石有如下描述:“十六日到成都,住南门文庙后街,认识了方旭。那时金松岑、陈石遗都在成都,本是神交多年,此次见面,倍加亲热。松岑面许给我搬作传记。叫我回北平后,继续笔录我一生经历,寄给他作参考。"齐白石文中提及的方旭为安徽桐城人,曾任留日学生监督、省提学使等职,为官清康,被推为成都“五老七贤”。白石老人仰慕已久,曾请姚石情代求方旭题写《借山图》(1932年9月2日白石致姚石倩书信,北京画院藏),此次相见,倍感亲切,方旭专门为白石老人书《赠程砚秋诗首》。此外,齐白石还应四川艺术专科学校的邀请,参观讲学,在北京画院齐白石档案里至今还保存着一张四川艺术专科学校欢迎齐白石的合影照片。

▲齐白石作品《寿桃》·中国齐白石书画院展览(齐白石版权拥有者)·少白公子汤发周供图
观赏了三峡风光、新都桂湖、武侯祠、杜甫草堂等风景名胜,为以后的艺术创作提供了宝贵素材。根据1936年6月26日新新新闻的报道,我们知道齐白石曾同王治易一起游览了新都桂湖。由于白石老人左足被蚊虫叮咬,红肿疼痛,举步艰难,加之王瓒绪不赞同老人冒险游山,所以未能游览峨眉,此乃齐白石游蜀之一大憾事。(未完待续)(本文图片素材选自:齐良芷眼中的齐白石、齐白石书画院、齐白石传人书画网)

注:以上图文节选自讲座《少白公子趣说齐白石》 主讲人:汤发周

癸卯年 【兔年】编撰于华东上海齐白石书画院(上海浦东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