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书生 董丰)

东晋十六国时期,有个叫做董丰的读书人,外出游学三年之后,回家探望妻子。

东晋时期的读书人,他和唐宋时代的读书人还有本质上的区别的。

唐宋时期科举已经兴盛,硕果更是累累遍地,但是东晋没有科举,所以当时普遍采取的,其实是九品中正制。

什么叫做九品中正制呢,意思是朝廷在地方上选拔出本地有名望,有德行的人来担任“中正官”,这个中正官的主要工作,就是负责在自己的辖区替朝廷发现和推举人才为朝廷所用。

中正官可以把本地的这些想要入仕林,想要求功名的人从高到低分为九个级别,也就是“九品”。

一般来说,中正官给人定级,很少看能力,而基本上是参考这个人的财力。

你有钱,你是世家大族,你出身名门,你有亲戚在朝廷里做官,那你品级就能定的高一点,品级定的高,做官自然是做高官,而如果你是布衣白身,无依无靠是无权无势,那么不好意思,只能给你往低了定,做官你也只能是小官小吏。

晋元帝司马睿之所以能当上这个皇帝,能在十六国时期稳坐江南,偏安一隅,靠的是什么?难道就只靠好基友王导的支持吗?

当然不是,因为司马睿的背后,有无数江南门阀士族们的支持。

在士族阶级的立场上,无论一个人的人品能力如何,只要他是名门,只要他是贵族,那么他就一定不会沦落为中下层官员,因为只有这样,无论时更世易,掌握话语权的,在本质上将永远是同一批人。

那么相对的,寒门士子就算你出生就是神童,但政坛没有属于你的大门,中正官掌握着几乎大部分的入仕通道,而他只会让你在下层徘徊。

这叫什么?这就叫做“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这两种人看似活在一个世界里,但其实活在两个世界里。

(魏时陈群创建该制度)

当然了,凡事那也不能说的太绝对,因为也不是所有的中正官都会这么干,或者说你如果能力特别优秀,运气又足够好的话,也有可能被评上个上品。

何况,人生在世,立身不高一步立,如尘里振衣,泥中濯足,如何超达?

所以,如董丰这种布衣百姓,他想要求仕途,他窝在家里死读书是没有的,他必须走南闯北去结交四方官吏,投门拜贴,要拿着自己干谒的诗文四处走动,他得主动为自己制造机会。

所以,董丰这一走就是三年多,这三年出去,虽然说入仕仍然艰难,但是也不能说是一无所获,这好男儿志在四方,他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各地风土人情见识了,视野也开阔了,可他毕竟成婚了,家里妻子辛苦操持,董丰是十分思念,于是便返回家中,和妻子团聚。

但是,和妻子相见不过一晚,当天晚上夫妻二人同席而枕的时候,董丰的妻子竟然被闯入家中的贼人给杀了。

房间里就董丰和妻子俩人,这妻子一死,妻子娘家的哥哥认为嫌疑人没跑了,肯定是这董丰在外头有了功名,养了小妾,这才生出了谋害发妻的恶念。

董妻的哥哥不由分说,直接就把董丰给五花大绑,送到了官府。

董丰生活的地方,是十六国时期的前秦,事发当时,大概是在前秦寿光三年,公元357年,这一年前秦皇帝苻坚刚刚登基。

而且,苻坚登基,还不是顺位继承,他是发动兵变诛灭前皇帝,是武力夺取皇位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苻坚)

皇位交替,权力有真空期,朝政和时局都不太稳当,加上毕竟是割据政权,制度什么的在当时也不算太完善,所以前秦官府的这些主理人员,他并不专业,董丰被绑到官府里之后,县令是不由分说,指挥衙役把董丰按在地上就是一顿打,董丰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哪儿经得住这么揍,所以很快就屈打成招,承认是自己杀害了妻子。

这案子,到这一步,基本上就成了冤案,几天之后签发了条文,把董丰拉到大街上一砍,那就算了事。

在县令看来,事情的对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做,对自己最有利。

耗费精力还董丰一个清白,费力不讨好,他一个白衣,送礼都送不出两斤鸡蛋来,但是如果能当天结案,擒拿凶手,这就足以证明自己能力出众,政绩斐然,那么升职加薪也就是早晚之间了。

但是,没等到董丰行刑那天,这个事儿就被当时的司隶校尉符融给知道了。

因为这事儿知情者很多,县令办的这么荒唐,一传十来十传百,很快就传开了

这个司隶校尉,相当于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御史,专门到地方去考察官员,平反各种冤假错案,专业还挺对口。

符融查阅这个案件的卷宗的时候,发现上面是什么也没记载,就记载董丰被打了一顿就认罪了,是要线索来没线索,要证据来没证据,这董丰是个一心求功名的人,读圣贤书,侍孔子师,是一腔抱负,满腔壮志,这么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说把妻子杀了就杀了。

这,分明就是冤假错案嘛。

(符融)

于是,符融立刻升堂,把董丰从死牢里捞了出来,询问这一起案件的具体细节。

问,也是白问。

因为事发是晚上,董丰只记得自己和妻子躺在床上,一人枕着一个枕头,自己旅途劳顿,昏昏沉沉的就睡着了。

这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一起来,谁成想妻子的脑袋和身体就搬了家,定是被歹人给一刀砍死了。

董丰能提供的信息,他就这么多,官府后来下去调查,也没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单凭这些信息自然不足以证明董丰就是杀人凶手,但也同样无法确认到真正的嫌疑人。

于是,符融另开思路,选择从董丰这几天的遭遇开始下手。

他就问了,说董丰你这三年都在外边,回来之前,有没有遇到过什么比较反常的事情?

董丰说回大人,反常的事情没有,但是临回家前在外省的客栈住店,曾经做了一个很离奇的梦,梦中,我骑着一匹白马渡河,河水很浅,也不急,刚刚没过马蹄。

一开始呢,我蹚着河水向南走,走了一段路之后又往北去,往北走了一段路 ,我又调转马头往南走。

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我一会向南是一会向北,基本上就是在原地打转。

白马一开始还驮着我在河里走,后来这马不知道抽什么风,停在河流中央竟然不走了,喊它也不动是用鞭子抽它也不走,我以为是马蹄陷在河流的泥沙里了,低头一看,竟然发现河水里映照着两个太阳,我再一看,我骑的这个马也很奇怪,它明明把河水蹚了个遍,河水激荡,马儿身子本来应该全都淋湿了,但它却只是一边湿漉漉的,另外一边却干净的很。

(梦境)

董丰说的这个梦啊,没什么道理也没什么逻辑,很容易被人当成是胡说八道。

但是,古代人和现代人不一样,古人大抵会生活在封建迷信的氛围中,他们相信天命,崇敬鬼神,信奉阴阳,认为天人合一,天上地下浑然一体,认为生死祸福都有规律,认为未来的一切在当下的生活中都有显而易见的预兆。

董丰说,我当时就觉得这个梦很诡异,所以我干脆找了个算命先生来给我算一算,算命的说,根据这个梦境来看啊,他断定我有牢狱之灾,让我最近要避开两样东西,一样是枕头,一样是水,只要避开,就能遇难呈祥是逢凶化吉。

您别说我还挺信这些东西的,我晚上回家之后妻子给我打水,让我洗头洗脸洗个澡,我都拒绝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吧,我也没敢枕着枕头,而是把自己的枕头给藏床底下了。

董丰说这些,其实就是碎碎念,因为他也是离家在外,妻子横死,他也很懵,他也很崩溃,他也提供不了什么有用的信息。

但是您别说,符融听完这些之后,他却是灵光一闪,随即拍案而起,然后是大喊道,好啊!好啊!我知道真正的凶手是是谁了。

符融说,在先秦时期的著作《周易》中,有很多卦象,这河水呢代表坎卦,这白马呢代表离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周易》马王堆帛片 局部)

离卦又代表女性,坎卦又代表男性,而两个太阳,则代表了两个男人。

女性那指的就是你妻子,而男性指的就是你自己,两个太阳,则说明你家中出现了两个男人,这一个男人是你,另外一个男人,就应该是凶手。

那么问题来了,凶手叫什么名字呢?

你梦里骑的马一边被河水打湿,那这左边就有水,水字旁,那就是三点水,但是问题是只有一边湿而另外一边是干的,所以三点水就变成了两点水,那么左边就是个“冫”,马被打湿,那么右边就是个“马”字,加起来就是个“冯”字,而河里的两个太阳,就是两个“日”字,两个“日”字加起来,那就是一个“昌”字,所以符融认为,真正杀害了董丰妻子的人,叫做冯昌。(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在《晋书·卷一百十四·载记第十四》和《折狱龟鉴·卷一释冤上》中有更为详细的记载,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详阅)

作者不是打广告的,也不是卖书的,因为《周易》是先秦时期的作品,有群经之首,大道之源的名头,是著作,不用我说您也知道,但是单靠这么一本书和一个稀里糊涂的梦境这么一结合,你说就能找到真凶,似乎不太现实。

但是,这件事儿牛就牛在,官府下去抓人,还真抓到了一个叫做冯昌的人,一经审问,这冯昌还真就供认不讳,承认了这就是他干的。

根据冯昌说,这董丰离家三载求功名不曾回来,董丰妻子年轻貌美是独守空房,寂寞难耐,自己又见色心起,于是就和董妻搞到了一起,本来日子过的是逍遥快活,谁成想这董丰突然杀了回来,冯昌做了奸夫,董妻做了淫妇,俩人生怕事情败露,于是对董丰可就起了杀心。

有读者问了,说这既然要杀的是董丰,怎么死的反而是董妻呢。

原来,董丰回来的这一天,冯昌藏在屋外,准备天黑后摸进屋里动手。

(冯昌)

但是问题是,既然是要害人性命,那就不好大张旗鼓,但是不开灯,光是借着月光,那就只能看个大概。

所以,冯昌和董妻提前约定,要董妻在晚上服侍董丰洗发沐浴,然后还要让他枕着枕头睡觉,你不洗头你让他洗头,你不枕着枕头你让他枕着,你专门给我留个记号,你俩有区别了,如此这般,冯昌摸黑到了屋子里,只要他是凑近一闻,伸手轻轻一摸,打眼依稀一看,就能分辨出谁是董丰谁是董妻,这才好害人性命。

哪成想,这董丰回家前有奇梦卜卦,他还挺信那算命先生的话,回家之后是滴水不沾,董妻用尽办法也未能得逞,俩人只好就这么睡下了。

不过,虽然没把丈夫的头给洗了,没让他沾上水,但是只要董妻睡觉的时候不枕枕头,而董丰枕着枕头,这冯昌也能分出谁是谁来,所以,睡觉之前,董妻是把枕头往身下一塞,就等着她那姘头来谋害丈夫的性命了。

然而,董妻想不到,他丈夫董丰也早有准备,也把枕头一抽,扔到了床底。

待到冯昌趁着夜色摸进了屋子里,本来想要按照记号杀人,但是他一看——迷糊了。

俩人是都没洗头没枕着枕头,实在是分不清谁是谁,这一刀下去,这还指不定是谁死呢。

按说都到这份上了,你本该罢手就走,可这冯昌居心险恶,竟然想要碰碰运气赌一把,砍死董丰,自己就能强占他人妻子,可若是砍死了董妻,自己也算是不让董丰坐拥这如花妻子,也可毁去他的人生,所以,这冯昌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随便这么一砍,因为分不清谁是谁,果然误伤,把董妻给砍死了。

这祸福本无门,唯人能自召,正如善恶之报,那真叫是如影随形。

最终,恶徒冯昌是伏法认罪,董丰则当场开释。

故事到这里呢,就算是结束了。

这个故事,《晋书》,《十六国春秋》里有不少记载,当然其真实性,那是有待商榷的,符融不仅是司隶校尉,他还是正儿八经的前秦皇族,是皇帝苻坚的弟弟,想来他不过是用《易经》的卦象来警醒世人,而至于捕获冯昌,想必该是用的另外的法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