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明代骑兵

01

大明天顺元年(1457年)五月的某日,帝国京师。

是夜,电闪雷鸣,狂风骤雨,鸽子蛋大小的冰雹从天而降,无情地摧残着京师各地。

司礼监掌印太监曹吉祥府中的参天老树尽数被大风刮断,而忠国公石亨府邸被水淹没,水深竟达数尺。北京城内无论达官显贵还是升斗小民,都在惊恐中熬过了这漫长的一夜。

老天爷大发雷霆,自诩为天子的明英宗朱祁镇必须正视这一情况,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召来钦天监官员,准备好好贯彻落实上天的指示。

钦天监友情提示:皇上,您仔细想一想,这几天是否有干什么触怒上天的事?

朱祁镇左思右想,忽然间恍然大悟,莫不是因为这件事……

就在本月,监察御史杨瑄弹劾曹吉祥、石亨以权谋私,侵占河间等地民田,并请求朝廷将非法上述田地发还百姓。弹章很快被递到朱祁镇的案头,但事情涉及刚刚立下夺门大功的曹、石二人,朱祁镇非常谨慎,于是让内阁诸臣也提一提看法和建议。

俗话说,共患难易,同富贵难。在权柄面前,由文官、武人及太监组成的松散复辟联盟,在夺门成功后便不可避免地产生了裂痕。

此时,同为夺门功臣的内阁首辅徐有贞率先发言:“杨瑄所言公正无私,且不避讳权贵,应该听从他的提议。”

另一阁臣李贤附议。

有了内阁的支持,朱祁镇遂认可杨瑄的行为,赞其为真御史。皇帝的一举一动自然逃不过文官集团的眼睛,十三道御史张鹏等人敏锐地嗅到了这一变化,开始闻风而动,也想来混个脸熟,准备联名弹劾曹、石。

然而,作为朝廷新贵的曹吉祥和石亨又岂能坐以待毙,二人遂即先发制人,抢先一步面见朱祁镇。二人先是对自己的夺门之功大书特书一番,接着开始控诉御史们结党构陷,并直斥内阁才是幕后黑手,言及动情之处更是声泪俱下。

面对夺门首席功臣的哭诉,朱祁镇耳根子一软,还是决定站在曹、石一边。于是,徐有贞、李贤以及杨瑄、张鹏等御史悉数下狱。

而恰巧就在徐有贞等人被捕的当天夜里,天谴降临。

最终,在天意的警示下,此次弹劾事件一干人等得以从轻发落。徐有贞被贬为庶人,而杨瑄、张鹏等御史均遭贬谪。

就这样,天顺元年的这场政治风波以徐有贞内阁倒台、文官集团一败涂地而告终。

曹、石二人大获全胜,唯有一人全身而退。在吏部尚书王翱的力保下,李贤得以脱罪,成为漏网之鱼。

△李贤

02

天顺元年(1457年)十二月,在曹、石二人的反复提议下,朝廷再次对夺门有功人员大加封赏。

这一次,曹吉祥和石亨毫不客气,直接将一众沾亲带故的阿猫阿狗统统写进了功劳簿,累计多达四千余人,两人更是每日来往宫中,不遗余力地为众人追讨封赏。

朱祁镇虽感念二人的复辟功劳,但也不胜其烦,逐渐反感其贪婪的嘴脸。苦恼之余,朱祁镇开始向李贤大倒苦水:“某些人干涉朝政,各地奏事者必然先去造访他们,朕该如何是好?”

李贤听罢,立刻明白了朱祁镇的心思,当即回道:“陛下应当独断。”

朱祁镇无奈叹道:“现如今,朕听从他们,他们就高兴,不依则流露出愤怒的言辞和神色。”

“那就逐步控制他们的权力。”李贤坦言道。

朱祁镇毕竟经历过一年外国留学、七年闭门深造,对权力的认知比一般帝王要透彻得多,李贤云淡风轻的两句话,暗藏的玄机他当然清楚。此后不久,他便传令左顺门:“未得宣召,不得放总兵官进宫。”

又一日,朱祁镇登上凤翔楼,望见石亨的新府宅高大气派、富丽堂皇,显然已经逾制,便故意询问身边的恭顺侯吴瑾:“那是谁的府宅?”吴瑾一看便知是石亨的府宅,却刻意答错:“这必定是一座王府。”朱祁镇笑道:“非也。”

脸上虽挂着笑容,内心却早已愤怒无比。朱祁镇不由得对亲信太监叹道:“石亨的蛮横竟到了如此程度,居然无人敢揭发他的行为!”

正因如此,朱祁镇对恃宠而骄、把持朝政的曹、石二人日渐不满,也下定了铲除二人的决心。但此时的朱祁镇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容易受人蛊惑的懵懂少年了,他有着他的谋划。

除了联合李贤为首的内阁,朱祁镇另重用锦衣卫,命逯杲等人安插眼线,暗中搜集曹、石等人的罪证。

与此同时,朱祁镇也不忘麻痹石亨等人。当石亨喜当爹时,朱祁镇表现得比石亨还高兴,甚至提出结为姻亲来向其示好。在石亨一番推辞后,又赏赐长命锁,并册封其子为锁定侯。

朱祁镇首先计划除掉手握兵权的石亨,他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能将石亨一击致命的机会。

很快,这个机会来了。

03

天顺三年(1459年)八月,大同镇千户杨斌等人联名上表保举大同参将石彪为大同总兵,显然,石彪有意谋取大同兵权。

朱祁镇不动声色,以封侯为名召石彪回京,结果石彪竟抗旨不遵。朱祁镇立马意识到,这一次便是拿捏石亨的良机。

于是,朱祁镇迅速令伺机待命的锦衣卫擒拿石彪。

要说石亨叔侄有谋反的行径,从石亨后续表现来看,可能性微乎其微。石亨得知石彪被捕后大惊失色,首先想到的便是上奏请罪,并乞求皇帝赦免石彪。

朱祁镇没有放了石彪,此事也并未殃及石亨,他只是宽慰了石亨一番,表明你侄子是你侄子,你是你,你尽心为朝廷效力,不必担心。

随着锦衣卫的一番彻查,竟查出石彪私藏秀蟒龙衣等大批逾制物品,此后,锦衣卫又查出了石彪侮辱藩王的犯罪事实。

一旦上升至谋逆大罪,形势骤然大变。各路御史言官的弹章如雪片般飞入紫禁城,朱祁镇顺势罢黜石亨,令其居家养病。

石亨已然束手就擒,此后就只剩下罗织罪名了。

经过数月的发酵,朝堂上对死老虎石亨的口诛笔伐已达到顶点,此时,在暗处潜伏多时的锦衣卫补上了最后一刀。

天顺四年(1460年)正月,锦衣卫指挥同知逯杲密奏:“石亨积怨已久,与其侄孙石后等人每日妖言惑众,例如光禄寺失火时,石亨就曾说过:‘此乃天意也。’并且石亨豢养无赖十二余名,令他们专门窥伺朝廷的动向,图谋不轨。”

对此,举朝震惊,朝臣意见空前一致:绝不能轻易放过石亨这个奸贼。

眼看时机成熟,朱祁镇立马将石亨打入诏狱,一个月后,石亨暴毙于狱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石亨

04

天顺五年(1461年)七月初二,京师长安门。

四鼓时分,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撕破了京师夜半的寂静,一支五百余人的叛军涌入长安门,开启了一场血腥的杀戮。而这支突如其来的叛军正是司礼监掌印太监曹吉祥豢养的私兵。

狡兔死,走狗烹,早在石亨败亡之时,曹吉祥就深知自己必将是朱祁镇下一个清算的目标。

曹公公此前长期出任监军太监,自然不是个善茬,更何况自己眼下掌管禁军,与其像石亨那般引颈受戮,不如先下手为强。

于是,曹吉祥与养子曹钦谋定,二人分别在皇城内外举事,进而废黜英宗,另立新君。

叛军首先来到锦衣卫指挥逯杲家中,将这个朱祁镇的头号爪牙大卸八块以泄愤。随后又赶到朝房,砍伤阁臣李贤、广宁侯刘安等人。然而,当叛军气势汹汹抵达皇城时,却发现四处宫门紧锁,自己竟吃了个闭门羹。

原来,曹钦手下的都指挥使马亮临阵退缩,偷偷脱离队伍跑到朝房揭发曹氏谋反,恰巧碰上当晚即将西征的怀宁伯孙镗,于是火速奏报朱祁镇。

朱祁镇这辈子大风大浪也见多了,立刻命人擒住曹吉祥,并下令关闭皇城与京城九门,同时调兵平叛。

此时,孙镗和恭顺侯吴瑾已率领部分西征军迎战叛军。叛军中不少是蒙古死士,且士卒也深知此战断无投降的可能,因此异常凶悍,就连恭顺侯吴瑾也在混战中阵亡。

正当战事胶着之际,京营兵马驰援而来,明军遂对叛军形成压倒性优势,叛军就此溃败,尽数被当场斩杀。而叛军首领曹钦自知事败,逃回家中投井自尽。

京师这一夜厮杀终于平息。

最终,曹吉祥被凌迟处死,朝廷尽夷其族。

至此,夺门功臣在短短五年间不是被杀,就是被贬,存者寥寥无几。

又一日,朱祁镇与李贤议事,当谈到夺门之功时,李贤愤然道:“用迎驾即可,“夺门”这两个字岂能传示后世?何况景泰得位不正,陛下就该复位,无论天命还是人心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文武群臣谁不愿请,何必夺门?……还好有赖陛下洪福,夺门之事能够顺利达成。如果景泰的手下事先获悉,石亨等人死不足惜,却不知道将置陛下于何地啊!”

朱祁镇恍然大悟,连连称是。

此后,朱祁镇下严旨:“自今日起,奏章不得使用“夺门”二字!”

△明英宗朱祁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