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磊接受采访时透露许多渐冻症患者都等不起了:会出现20好几个病友群,高峰时段一个群一天过世3位患者,全是40多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渐冻症治疗方案经营战略,药物开发,临床前经营战略到临床医学,一般都需要很多年,我们的话仅用了好几个月。但即使这样,我觉得还是很慢,我们现在以日为单位进行破冰之旅,我们在不顾一切往前加快破冰之旅全过程。他已经把一天24钟头作为48钟头在使用了。蔡磊:是逃生都是抢救。

蔡磊说,我们的病友等不起,平台有1万多的病友,一直在催药。全国据说有50多万的渐冻症病人。在一次与自己的主治医生樊东升的对话中,蔡磊得知了目前在中国,这种病人大概有10万例,虽然这种病在中国已经有长达30年的研究,可是却依旧是一无所获。

一向要强不向命运低头的蔡磊,他大声的对每一个认识他的人说着:“我一定要发起或许是我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冲锋,即便是倒下了我也不后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