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以来为臣之道多种多样,既要有一定的原则,又要根据不同的情况而确定自己的方法,有的急,有的缓,有的刚,有的柔,没有固定的方法。但一般来说,循序渐进的方法应该是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且以明朝名臣刘大夏为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大夏是明朝弘治年间人,为人正直敢言,为官清正廉明,孝宗期间任两广总督,因治河有功,政绩卓著,被任命为兵部尚书。当时,因政务紧急,孝宗急诏他赴京上任,但刘大夏迟迟不到任,孝宗就又几次派人前去催促。

进京之后,刘大夏并不立即上朝,却托病在家休养,并屡次上疏要辞掉尚书一职。孝宗心中略感不爽,觉得他是有意和自己过不去,又不知其中原委,便宣召他入见。

一见到刘大夏,孝宗就责备他说:“朕授你尚书一职,是对卿等的信任,你为何拖延不来上任?”刘大夏叩首道:“臣年迈,且疾病缠身,恐难当此大任。”孝宗见他紧皱双眉不说话,知道他肯定有未尽之言,就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刘大夏说:“臣以为如今之天下,已是民穷财尽,稍有不慎,就会造成社稷危难,甚至天下大乱。何况兵部职掌国家要权,倘有半点疏忽,就会突发难以预料之事,后果将不堪设想。故老臣思虑再三,恐力不能胜,所以迟迟未敢赴任,只是想让陛下再选择合适的人选。”

孝宗听后,觉得他言过其实,便不解问道:“自高祖皇帝开国以来,征敛有常制,赋税有常,民生有保障,且连年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从未闻民穷财尽之事,卿今日何故出此危言?”

刘大夏见皇帝询问实情,正好趁机陈述自己在外看到的实际情形,只有引起皇帝的充分重视,才能进一步革除征收税制上的弊端,也才能推行兵制改革。他就直言不讳地说道:“陛下居深宫之中,耳闻多是阿谀奉承之辞,对民间的实情恐难了解。陛下以为征收有常,其实并无常制。臣在两广任职多年,所见所闻,颇有领略,广西征取香药,每年仅此两项就耗费数以万计,其他更可想而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孝宗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太过分的地方,又问:“如今兵士境况如何?士气如何?”刘大夏说:“士兵的生活与百姓一样贫乏,士气也普遍低落。”孝宗对此迷惑不解,他奇怪地问道:“兵士驻扎有日粮饷,出征有月粮饷,怎么还至于穷苦?”

刘大夏回答说:“您是按时按量给士兵发了粮饷,但将帅侵吞克扣,数目达一半之多,哪能不穷!?”孝宗这才恍然大悟,不觉叹息道:“朕在位几十年了,尚不知天下军民贫困至此,真是枉为万民之主啊!”于是下令禁止各地过分供献,同时整饬军纪,刹住了长官私扣粮饷的风气。

刘大夏见皇帝已经了解了详情,为自己上任以后的改革创造了条件,才走马上任,接过兵部尚书的大印。从此,孝宗更加亲信刘大夏了,只要遇到难以决断的事,必召他前来询问,常常言听计从。

过了一年,遇到京师大旱,刘大夏借机再次上疏孝宗,称兵政的弊端还没有完全革除,乞求退休还乡。孝宗知道他又有什么新的花样,当然不准,让他详细开列所应革除的弊端。于是,刘大夏把兵政十害逐条列出呈上,孝宗看完后,觉得切中要害,便赞许地采纳了。

之后的岁月里,孝宗一直很器重刘大夏,经常单独召见他,把他当做了知己朋友,两人经常像一对老朋友一样促膝而谈。每一次孝宗听完刘大夏的建议后,都觉得受益匪浅。

在刘大夏的辅佐下,明孝宗虽然没有成为古代传说中圣明的帝王,不过在有明一代近300年的时间里,也算是一位不错的皇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