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在里面上了半个小时的厕所了,一点动静都没有,快帮看看啊!”2013年从江苏开往安徽阜阳的火车上,发生了一件怪事:一名男子声称自己的老婆在厕所失踪了,等到工作人员打开厕所门一看,除了一只女士包包,哪里还看得见人的影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火车上的厕所指示灯

男子报警后,警方开始追踪失踪妻子的下落,结果在轨道旁发现了一具女尸。根据法医检测的结果,该女子很有可能是跳下火车之后颅后遭到了撞击,这才一命呜呼的。

于是丈夫开始单方面咬定这就是铁路公司的责任——如果不是他们没有管控好厕所的窗户,妻子又怎么可能跳车而亡呢?为了追究责任,该男子向铁路公司索赔96万,结果却遭到了拒绝。妻子跳车的真正意图是什么?为何男子丧妻之后第一个想到的是索赔呢?

工作人员打开厕所门一看发现无人在内,只有一只女士包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妻子上厕所离奇失踪,报警寻找发现已经死亡

2013年,杜长江带着妻子代京京和弟弟、弟妹几个人一起从江苏坐火车回安徽阜阳老家。

这些年来,两家人一直在江苏打工,很少有回家的机会。

一上车,妻子就说自己肚子不舒服,想要上厕所。目睹妻子进入洗手间后,杜长江继续刷手机。

丈夫杜长江讲述案情,称目睹妻子走入洗手间

半个小时过去了,中途火车停了一会儿,杜长江还找时间下车抽了一根烟。可是等到再次上车时,女卫生间的门上还是显示里面有人。

“怎么上这么久的厕所?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就算杜长江在门口怎么敲门呼唤,里面愣是一句回答都没有。

杜长江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为了确保妻子的安全,他立马找来了列车员,请求她把卫生间的门打开。

列车员对于杜长江的要求感到奇怪,她开始就表示了拒绝。

可是终究还是拗不过杜长江的一再请求,她也怕乘客真的出点什么事情,于是便打开了女厕所的门。

一开门,除了一只女士手提包以外,根本就没有看见任何女人的身影。

杜长江简直不可思议,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一个大活人就这样不见了。很快,他反应过来并提出质疑——

厕所里不仅有通风管道,还有一面小窗户,妻子一定就是从这两个地方出去的。

可是,通风管道在厕所顶部,没有专业工具,根本就打不开,所以她只能是从窗户出去的。

列车员认为厕所窗户狭窄,人根本不可能通过。

厕所窗户狭窄,铁路工作人员现场做实验

但现实却狠狠地让他打脸了——厕所窗户并没有很完善的防护措施,且一个和代京京身材一样的女子竟然可以完美地穿过窗户。

顺着窗户外面寻找,甚至在火车中途停下的南京站四处打听,都没有找到妻子的下落。

预感情况不妙之后,杜长江很快就报了警。

几天后,警方联系了杜长江,让他来认领尸体。

原来,经过警方的四处搜寻,终于在某处火车轨道上发现了一具女尸。该女尸死亡没有多久,依稀还保留了一些外貌特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某处火车轨道上发现了一具女尸,警方联系了杜长江认领

很快,杜长江赶到了现场,在一个黑色塑料袋里找到了失踪多日的妻子。

法医给出的尸检报告说明,死者是颅后受到撞击导致的脑出血死亡,也就是说应该是代京京自己跳下火车的时候被轨道旁的石块撞到了脑袋,这才造成了悲剧。

向铁路公司索赔无果,妻子跳车隐情公之于众

突如其来的丧妻之痛令杜长江一时之间不能接受,出来的时候人还好好的,一下子人就没了。

杜长江认为妻子的死并不是简单的意外铁路公司要负很大的责任

为此,杜长江表示,如果不是铁路公司管控不严,妻子也不会跳窗而死,所以铁路公司一定要赔偿自己!

可是,根据铁路公司的说法,代京京跳窗的行为属于个人行为,铁路公司没有起到引诱作用,所以责任并不在他们。

双方各执一词,为了早日解决这件事,杜长江决定把铁路公司告上法庭。

我老婆都被你们害死了,你们得赔我精神损失费、丧葬费共计96万!”

杜长江认为妻子的死并不是简单的意外

面对杜长江狮子大开口的赔偿要求,铁路公司表示不能接受,为了弄清楚责任的归属,铁路公司决定调查清楚代京京跳车的原因。

首先,身为丈夫的杜长江就很引人怀疑——妻子在厕所里没有动静,打开门人不见了,他第一反应就是人从窗户跑了,好像知道代京京一定会逃跑似的。

发现妻子死亡之后,第一反应是向铁路公司要天价赔偿金,这很难让人不怀疑他居心不良。

调查人员开始就杜长江以及他身边的人展开调查——

调查人员发现杜长江此次回乡是另有预谋

原来,杜长江此次回乡是另有预谋:他想让妻子回家面对父母把事情说清楚,可这样做也就等于是把代京京往绝路上逼。

杜长江和代京京几年前和弟弟、弟妹一起来到江苏打工,家里两个孩子交给老人照顾。

刚出来打工,夫妻二人都很勤勉,但到了后面,事情开始变得不太对劲了。

代京京开始每天涂脂抹粉,穿得光鲜亮丽,有的时候还会很晚才回来。

一开始注意到不对的是弟弟和弟妹,但由于没有确切的证据,如果胡乱怀疑,很可能会引起哥哥和嫂子关系不和。

可毕竟纸包不住火,越到了后面,代京京就越肆无忌惮,她直接把陌生男人带来了家里。

弟弟某天回家,听见哥嫂的房间里有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顿时吓得拿不定注意,立马打电话催杜长江回来。

杜长江一推开门,就是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出轨的画面,这件事放在谁身上都不能忍受。

于是,怒气冲天的杜长江抓着代京京大吵了一架。

你居然敢给我戴绿帽子,你对得起我嘛!”

自那以后,夫妻二人的关系就降到了冰点。杜长江自然不能接受和出了轨的妻子继续在一起,但一想到老家的两个孩子和一对上了年龄的父母,又觉得如果草率地离了婚未免太对不起他们。

于是,杜长江决定先把人带回去一趟,双方父母坐下来商量一下该怎么做。

这个主意看上去是顾全大局,实际上杜长江就是想让代京京在老家抬不起头来,以此来报复她偷人背叛他的事情。

果不其然,代京京听到这个主意立马就拒绝了。可是杜长江哪里会这么好心给她选择权?

生拉硬拽都要把人带回老家,为了防止她逃跑,还让弟弟和弟妹随行看着人。

可是谁知道上了火车的代京京为了摆脱杜长江的控制,谎称上厕所,一待就是半个小时。

等到杜长江发现不对劲,人已经从车窗跳出去了,这才造成了后面的悲剧。

这下,真相大白。代京京的死完全是他们家庭内部矛盾造成的,所以责任不在铁路公司。

听到这里,杜长江还想挣扎一下,只要60万赔偿费。可是对方表示,2万的丧葬费已经是他们的底线了,多的钱一分也不会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结语

在生命面前,任何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没必要因为家庭纷争而想不开放弃自己的生命。故事中的妻子代京京因为自己出轨,不愿面对丈夫一家人的盘问,压力过大这才选择了跳车自杀。可是回过头来看,自己的冲动之举是多么幼稚可笑。

作为丈夫,杜长江虽然是婚姻里的受害者,但他并没有选择一个体面的方式说分开,而是间接把妻子逼上了绝境。在妻子死后,更是一个劲儿地追讨赔偿金,“吃相”过于难看。

本来可以是和谐美好的家庭,却因为夫妻两个人的错误而走向了破碎的结局。事已至此,只能说是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