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王刚生下来后,就与常人不一样。他皮肤乌黑,简直就像是野猪一样。生下来才三个月,就不吃母乳了,而是像大人一样吃饭,甚至喝酒。一岁的时候,他父母去世,由外公抚养。

那时候,不少熊孩子看大力王奇怪,就欺负他。

有一次,几个熊孩子牵着大狗,来咬大力王。大力王情急之下,一拳打在了大狗脑袋上。大狗闷哼一声,头骨裂开,死在了地上。要知道,那狗极大,站起来都有一人高,壮硕异常,正常情况下,两个成年男儿也未必是对手。

于是,从那以后,有些人就开始叫他大力儿。

又过一段时间,那熊孩子不服气,带着三十几个熊孩子,合伙欺负大力儿。他们担心大力儿厉害,就一齐攻击。大力儿双拳齐出,只顾出击,只听到一阵哀嚎声。原来他力气极大,被他打中的孩子,不是胳膊断了,就是腿脚折了。

有一个孩子大哭着跑回家告状,很快又来了二十多个大人。这些人一看孩子受伤,纷纷围攻大力儿。大力儿也不怕,继续快速出拳。那些男子也一样,都被打得头破血流,腿断胳膊折,还有一人被大力儿一拳打飞两丈远,差点死了。

于是,大力儿从此就成了大力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起初,外公还照顾着大力王。然而,大力王被欺负反抗也就罢了,关键他知道自己力气大以后,就开始叛逆。先是去偷东西买酒喝,再后来公然抢劫钱财,即便去帮人放牛羊,也会抱着牛跑去城里换钱喝酒。

外公大怒,屡次教诲他都不听,最后外公抄起拐杖把大力王赶走了。大力王于是成了孤儿,那时候,他才十八岁。没人约束后,他更加放纵了。

倭寇入侵,大力王去从军。他力大无比,屡立战功,很快升为裨将。然而,一次喝酒,他老毛病犯了,带酒揍人,把上级给揍死了,他只好改名换姓逃亡。

此后,他又去了泗州。晚上,他经常去偷牛,每次偷牛他还大喊“你家牛我骑走了”。说完,他倒着骑在牛背上,然后拿起斧头砍一下牛屁股。牛负痛狂奔,这样别人就赶不上了。

有时候,别人追上了他,他反而笑着说:“我跟你说了,你家牛被我骑走了。我先告诉你再骑走,怎么算偷盗呢?”别人看牛都被吃了,证据没了,也没办法。

久之,街市上的无赖混混,推大力王为盟主。大力王白天喝酒赌钱,晚上偷盗劫掠,过得很快活。他渐渐狂妄起来,总是说:“唉,可恨我生晚了,不然的话,我一定跟西楚霸王项羽较量一下力气。”

后来,在泗州实在混不下去了,大力王穷困潦倒。他再次偷盗富人家的牛角、玛瑙、绸缎等,到扬州贩卖,赚了三百两银子。回来时,他急于对部下炫耀,因此选择走近道。

来到一处客栈,大力王喝酒,就把包裹放桌子上。客栈老板提醒:“这一带有很多绿林豪客,你得好生保护钱财,不要让别人看到。”

大力王满饮一杯,笑着说:“我纵横天下二十多年,还从没遇到敌手,谁要是能取到我这些钱,我给他磕头认服。”

旁边一桌有位少年,听到后就过来拜问。大力王说:“我没有名字,叫我大力王就行。以前我当兵,立过一些功劳,后来辞官了,就在泗州一带。那些少年英雄抬举我,让我做了盟主。怎么样?你要加入吗?”

少年没有回答,只是问道:“那你一人能打多少人?能打十个吗?”

“何止十个!我跟你说,我遇到一百人,就能打败那一百人,遇到一千人,就能打败一千人。我力大无比,没有对手,不管来多少人,我都能打败!”

出发后,大力王听到后面有人赶来,他以为是绿林豪客,回头一看是那个少年。少年说,他也是泗州人,因此顺路。

看到少年背着弓,大力王要炫耀,就说:“你也会射箭?这个可不是你这文弱小子能玩的?来,我让你看看我的力气。”

少年把弓给了大力王,大力王想拽断弓,结果他用尽力气,弓却完好无损,弓弦也只是拉开一些。大力王吃了一惊,但还是死要面子,说:“这玩意练好了也没用,扔了吧。”

“不是弓箭没用,而是使用弓箭的人没用。”

少年说着,拈弓搭箭,一箭射到了天上。大力王看了看,天上什么也没有。过了一会儿,天上落下一只鸟,身上带着箭。大力王又吃了一惊:这鸟飞得那么高,少年不仅能看到,还射了下来,看来这少年本事厉害。

“我看你腰间有宝刀,一定善于击刺之术!”少年说。

“是啊,我最擅长的就是刀法,不是箭术。”大力王为了挽回面子,故意这么说。“你看看我这刀,削铁如泥,坚硬无比,你箭术高超,肯定没见过这样的刀吧?”大力王说着,把宝刀递给了少年。

少年接过宝刀,两手一掰,那宝刀硬是被掰对折了。他又看了看,瞬间把刀给拉直了,甚至还比之前长一些。大力王这时候已经不吃惊了,而是变成了害怕。他大腿开始发抖,接了刀后,不再说话,开始担心身上的钱。

勉强又行四五里路,后面忽然来了一队人马,是劫财的绿林好汉。

少年调转马头,淡定迎敌。大力王也调转马头,他虽然有些怕少年,却不怕这些人。看着为首一人冲过来,喊着“留下买路财”,少年对大力王喝了一声“你先走”,然后冲上去,也没看他拔剑,对面已经连人带马被砍为四段。

对面好汉看到后,吓得都跑了。而这时候,大力王还没调转马头呢,他亲眼看到了这恐怖的一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少年拨马而回,对大力王喊了一声。大力王如同惊弓之鸟,吓得从马上掉下来了。他一落马,马上磕头求饶。

“我还以为你有多大本事呢?你快走吧。”少年说完,骑马不动。

大力王知道规矩,拿出之前的刀,狠了狠心。他知道,如果不留下一点东西,是不可能安全离开的,这是道上的规矩。他准备砍自己的左手,但少年看出来了,说:“我不要你左手,把你的钱袋子给我。”

大力王心中一喜,赶紧拿出钱袋子,钱都给了少年。少年催动坐下马,绝尘而去。

大力王垂头丧气:“我以为自己力大无比,天下无敌,没想到远不如一个少年!唉,我还有何面目回去呢?”他没有回泗州,找到附近一个村子,在那里给人做工赚钱,后来开了酒铺,卖酒为生。

一日,春风荡漾,十个少年来喝酒,他们鲜衣怒马,看起来都是富家弟子。几个人一看大力王,说了一句:“这酒家看起来不是俗人,来来来,一起喝酒。”

大力王坐下后,看着眼前的九人,似乎都没有二十岁。还有一个少年,看起来更小,只怕才十五六岁,头上还有两个发髻,正是总角少年。然而,这总角少年虽然年纪小,却似乎很有威严,他坐在主位,不说话时,其他人都不说话。

大力王看最后一位少年很眼熟,仔细想了想,居然就是之前把自己刀折弯,把人马砍为四段

的少年。

“我并不是故意要你的钱,只是听你说大话,因此才和你比斗。没想到,你居然输给了我,我现在是来还你钱的。”说完,少年走过来,把左肩膀上的包裹交给大力王。那包裹沉甸甸的,显然是银子。

少年又拿了右肩膀上的包裹,交给大力王,说:“那是你之前的本钱,这里还有三百两银子,就当是我给你的利息了。”

大力王不敢要,旁边的少年怒了,说:“你东西被人劫走了,自己却不敢要回来;如今人家给了你利息钱,你又不敢要。难道你就如此懦弱吗?如此,要你这懦夫有什么用?”

大力王一听,赶紧把两个包裹收起来,然后叫人准备好酒好菜,热情招待。吃了很久,饭菜上了好几轮。最后,酒铺里的柴草都烧完了。

吃完以后,总角少年带着众人要离开。之前那个还钱的少年,看了看酒铺里没干柴,有些不忍心,说:“唉,你也是挺难的啊,我们要是走了,只怕你得花几天时间,才能砍来足够的干柴吧?”

“没事没事,我自己砍柴就行。”大力王有些纳闷,不知道少年要做什么。

少年想了想,忽然说:“砍柴这种事嘛,我是不行的,八个哥哥估计也不行,还是得让十弟来。我十弟出手,一个顶九。十弟,你说是不是?”

“九哥,你又要我帮你还人情了。”总角少年笑着说。“也罢,我就帮你一次。”他看了看,发现门口有一棵很粗的树,需要两人合抱,才能抱过来。他脚步一点,飞到树上,拿出手中扇子,感觉只是扇了几下,所有的树枝都落下了。

“多谢大侠,这些足够我烧一个月了。”大力王很高兴。

那总角少年落地后,不顾大力王,靠近了树根,两手抱住,先是往左晃动,又往右晃动,左右晃动才三次,巨树就倒下了。那树头不偏不倚,正落在酒铺跟前。

大力王看了后,骇然无比。他这才知道,这总角少年力气竟然如此大,恐怕比自己大上百倍也不止。而他之前去砍树枝,显然也是怕树枝倒下来砸坏酒铺。

那些人离去后,大力王面如死灰,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从此再也不敢逞英雄,更不敢炫耀自己力气大。他安心开酒铺,后来娶妻生子,直到终老天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