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姜接到老公小李从省城打来的电话,同往常一样又是一场争吵,小姜责怪老公小李没有本事把她从县城调到省城,结婚八年了还分居两地,连个小孩都没有。而小李也有苦难言,现在调动一个人比考试进单位还难,他建议小姜以借用的办法试试,到了省城再想办法把借用变调动。

运气有时候说来就来,省厅为了提高县局工作人员业务水平,每个处室拟以工代训的形式,借用县局工作人员,具体培训时间视工作需要确定。小姜的局长考虑到小姜两地分居,同时也希望小姜能调走,免得经常找他要求调动,所以推荐了小姜到省厅以工代训。

小姜到省厅综合处报到后,目的十分明确,就是想办法从借用的身份变成正式的身份,其他的都是次要的。小姜这八年对调动的事研究比较多,她知道要想调动,单位的“头”必须要点头,“头”不点头,调动就没有尽头。故此,小姜对单位的“头”特别上心,而对处室长和副职能应付的就应付一下,不能应付的就置之不理。

小姜的处长安排小姜负责处室的协调和单位考勤工作。县城是讲人情世故的,所以小姜延续了县城的做法,对早几分钟下班、迟几分钟上班的同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几个月下来工作人员都十分满意,改变了以往考勤扣奖金吵吵闹闹的现象,得到了分管副职的好评,也给单位的“头”留下了很好的形象。

通过考勤这件事,给单位的“头”减少了不少麻烦,虽然省厅对考勤不作要求,但综合处就是对考勤抓住不放,单位的“头”认为小姜在人际处理、对工作的看法有独到之处,让她到办公室进行轮训。

这一步让小姜感到自己向调动的方向迈出了一大步,在办公室有很多机会同单位“头”接触,只要把“头”关系搞好,调动就是三个手指捏田螺——稳了。

办公室是单位“头”直接分管的处室,办公室主任不在位的时候,“头”往往会一杆子插到底,正如小姜预料的一样,同“头”接触的机会很多。比如帮助“头”收拾办公桌上的文件,整理、打印“头”参加会议的资料,安排并陪同“头”参加各种接待等,甚至“头”有一些私人的事也会叫小姜办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基于小姜的认知,自感同“头”关系非同一般,凡是“头”交代的工作,小姜都会全身心地办好。而对单位副职和各处室交代的事,哪怕是很重要的事也会扔到一边。一次,“头”让小姜和其他处室长陪同接待一位外地客人,一位副职找到小姜要求她在陪同“头”接待客人之后,发通知到各市局、县局召开业务会议。小姜以接待客人之后,“头”还有其他事为由,一口拒绝了这位副职的要求,让他找办公室其他人员。这样的事还很多,在副职和各处室长眼里,小姜就是“头”的红人和私人秘书。

半年之后,正当小姜自认为同"头"关系很好,提出调动要求会得到满足的时候,消息传来,“头”要到另一个单位当“头”了。但小姜还想抓住最后的一线希望,把自己想调动的想法告诉了”头“,哪怕”头“把自己调到新的单位也好。”头“对小姜说,你们过来就是以干代训的身份,训了之后都想调到省城,训又有何用呢?作为”头“不能开这个头,作为你也要明确自己的身份。

”头“调到另一个单位之后,厅里根据各处室的工作需要,对以工代训人员进行轮换,上报厅里要求轮换的只有办公室,其他处室都以工作需要延续性为由继续保留原以工代训人员。

小姜未回到县局之前,县局的领导早已知道了小姜的表现,安排小姜到基层所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