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公元90年5月,窦宪看到北匈奴实力更弱。于是以对于北单于不亲自朝见天子感到不满为理由,决定彻底解决北匈奴的问题。当年,汉军精骑2000出西域,突袭伊吾城得手。次年2月,左校尉耿夔、司马任尚率军出居延塞,在抵达涿邪山之后兵分两路夹击单于,俘虏了北匈奴单于之母阏氏,斩杀名王以下五千多人,单于本人则落荒而逃、不知所终。

另一方面,汉朝不仅隔断了龟兹、焉耆等国和大月氏联盟的可能性,而且基本上排除了匈奴人干涉西域的可能。同时乌孙已经势力衰弱,无法作为西域世界中的一极发挥独立的影响力。眼看扫平西域的功业完成了一大半,班超马头东向,放心地朝着他朝思暮想的终极目标:龟兹和焉耆进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龟兹和焉耆 是西域地区反对汉朝最激烈的邦国

公元91年,班超领兵进入今天的库车-阿克苏地区,接受了龟兹、温宿、姑墨的投降。班超废掉了长期与汉为敌的龟兹王尤利多、并率军进驻龟兹国它乾城,并拥立龟兹侍子白霸为新的龟兹王。汉朝也重新设置了西域都护府,让班超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新的都护。在最强的敌人境内设置西域都护府,无疑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三年后的永元六年(94年)秋天,在等待塔里木盆地的谷物成熟之后,班超用充足的军粮喂饱士卒,调发龟兹、鄯善等八个属国的部队7万人,还有汉朝在西域的屯田军人、商贾移民1400人,进攻敌人最后的堡垒--焉耆、危须和尉犁。这是班超指挥过的规模最大的军队,大批长相各异、装备风格各异的战士都是他广受爱戴、具备跨文化亲和力的最好证据。由于焉耆国位于四面环山、中间下陷的盆地当中,四面的山地为这里提供了极好的地理屏障,所以易守难攻,虽然是最后的堡垒,但班超仍旧要谨慎面对。

焉耆的特殊盆地地形

大军行到尉犁国,班超派使者通告焉耆、尉犁、危须三国的国王:都护这次到这里来,只想要安抚三国。你们如果想要改过从善,就应该派贵族出城迎接我们,那么三国的人民都会得到赏赐。抚慰完毕我们便会回军。现在我先赏赐你们国王彩色的丝绸五百匹。

看班超似乎不想大开杀戒,焉耆王广先派左将北鞬支送来牛酒迎接。班超指责他说:“你虽然是焉耆国送到匈奴去的人质王子,可你掌握了国家大权,我大汉的都护亲自带兵到来,你们国王不按时欢迎,都是你的罪过。”班超的手下劝他杀死北鞬支,班超不同意,他说:“这个人的权力比焉耆的国王还要重。现在我们还没有进入他们的国境便杀了他,会让他们产生怀疑,如果他们加强防备,守住险要,我们怎么能够到得他们的城市呢?”为了避免引发焉耆贵族的警惕心,班超送给北鞬支不少礼物,让他安心回国。焉耆王广看到北鞬支安然无恙,就放下了警惕、还亲率高官在尉犁迎接班超,奉献礼物。

班超的大军 让焉耆王不得不认怂

但焉耆王深知自己长期和班超为敌,也知道班超此行来者不善,所以他不想真的让班超进入焉耆国境。焉耆王一从班超那里返回,立即下令封锁焉耆盆地,拆毁了进入焉耆国山口的桥梁,但班超却从别的道路进入其国,在距王城二十里的地方驻扎部队。焉耆王见班超突然到来,大惊,想逃入山中顽抗。焉耆国左侯元孟,过去曾在汉朝当过人质,悄悄派使者向班超报信。班超为了稳定焉耆国贵族,斩杀了元孟的使者。班超定下时间宴请三国国王及大臣,声言届时将厚加赏赐。焉耆王广、尉犁王泛及北鞬支等三十多人信以为真,一起到会。焉耆国相腹久等十七人害怕被杀,逃跑了,危须王也没有来。

宴会开始,大家坐定,班超突然变了脸色责问焉耆王等:“危须王为什么不来?腹久一班人为什么逃跑?”班超大手一挥,喝令手下武士把广、泛等贵族一举拿下,然后将这些人带到当年陈睦所驻的故城,把他们全部斩杀,传首京师。几十年前,新朝的西域都护李崇和东汉的西域都护的陈睦的战败牺牲和尉犁、焉耆等国颇有关系,拥立新的龟兹王、斩杀焉耆王也有为前辈报仇雪恨之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表现恭顺 但焉耆王依旧难逃被斩首的厄运

考虑到焉耆国长期和汉朝为敌,焉耆盆地的地理位置又十分重要、物产相当丰富,这样的地区强国是一定要削弱的。再加上随行的几万名西域列国士兵都需要丰厚的财物犒赏。在西域征伐了十几年后,向来谨慎、几乎不纵兵劫掠的班超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大肆劫掠焉耆国都,联军总共杀死了五千多人,俘获一万五千人,马畜牛羊三十多万头。

此战之后,焉耆依旧是丝路北道的大国。倘若算上被班超杀掠的人口、财富,足以这说明焉耆在此之前更加繁盛。也正是凭着险要的地理位置、充沛的人力资源,焉耆才敢多次和新朝、东汉正面对抗。这一细节同样暗示了一点,那就是其他的西域大王国——于阗和疏勒、龟兹等国,在掠夺了莎车和焉耆的资源之后同样变得比之前更强大,他们的国王也注定会更加桀骜不驯,这当然给班超之后的西域政局埋下了伏笔。班超的接班人将要面对更加波诡云谲的局面,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班超每次搞定一个邦国 都会立即安插自己的傀儡继位

在一番令人满足的劫掠和宴会之后,班超册封曾在汉朝当人质的元孟为焉耆国王。为稳定局势、弹压前朝余孽,班超又在焉耆国多驻扎了半年。至此,班超在西域的数次征伐大功告成,班超的征途从东往西环绕了塔里木盆地一周,以半圆形的大包围圈合围西域列国,最终攻陷了吐火罗人的顽强堡垒。

后来,东汉出于以夷制夷的战略考量,让北匈奴的部下右谷蠡王于除鞬自立为单于。他们选择西迁,逃到了蒲类海附近,与游牧在西域的匈奴呼衍王部落会合。在于除鞬单于被班超的继任者、汉将任尚杀掉之后,这位单于的残余势力也来到蒲类海边,与呼衍王汇合。这批北匈奴的残余虽然只是曾经强大的匈奴帝国的一点残影,但他们又前后活跃了数十年,给东汉经略西域造成了干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