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讲电影

迷糊讲电影

网易号

关注
1176粉丝
0关注
1951被推荐
IP属地:江苏

1枚勋章

看电影可以解闷

  • 2014年,湖北省巴东县发生了一起民愤事件,有群众举报,县政府花4500万修筑的新河堤,在竣工没多久,就倒塌了好几段,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当时湖北巴东县委书记陈行甲收到了好封群众举报信,直指县政府花4500万专门修筑的溪丘湾平阳坝河堤工程存在严重质量问题,举报信上称,新修建的河堤,竟然还不如上世纪70年代修建的河堤,这刚竣工没多久,就被洪水冲毁,是一彻头彻尾的豆腐渣工程。 这位群众的举报很详细,有图有真相,陈行甲不敢耽搁,立马带领几个人到平阳坝现场察看,发现确实存在举报信上所说的问题,随后他将举报信签批到县纪委和公安机关,并专门成立了领导小组立案调查。 但4个多月过去,作为县委书记,陈甲行签批了两次,案子却基本没什么进展,期间,他还召集过多个部门的相关负责人,在会议室里追问多种情况,可他们汇报了很多情况都是这个案子进行不下去的困难,说这个案子是多么的合理合法。 直到此时,陈行甲才发现贪腐的严重性之深,面对官员的不作为,陈行甲愤怒了,不仅对他们第一次爆了粗口,为了彻查这个案件,陈行甲还写了一篇讲话稿,痛批官场潜规则,并公开披露办这个案件遭遇的求情和威胁。 在陈行甲的施压下,一个多月后,案子终于有了新进展,巴东县公安局抓了5个参与围标者,本以为能从他们口中获得核心证据,但陈行甲发现,似乎县纪委和县公安经侦大队的一举一动,被调查对象都一清二楚,中标大王甚至买通看守所的警员,与里面的5个人见面互通消息,对此,陈行甲表示震惊。 但更让他震惊的是,接下来的威胁,陈行甲的领导,朋友,家人,都来求情,意思有三类: 1:让他遇事留一线,工程质量问题花点钱再把工程搞好不就完了吗? 2:其实你住的地方我们都知道,何必把这件事闹的全县皆知。 3:既然陈行甲要搞死我们,我们也要搞死他,搞不死也要搞臭他。 甚至还有人说,串标,围标的行为很普通,是潜规则,可能全中国都这样,为什么巴东非得这么抓呢?也有朋友提醒陈行甲,收着点,做人不要太高调,说又没人逼你,你自己何苦主动站出来做靶子呢? 面对威胁和请求,陈行甲丝毫不为所动,而是慷慨激昂说到:既然他们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也算是在成全我了,我从小就有英雄情结,总梦想有朝一日白马轻袭仗剑走天涯,去斩妖除魔惩恶扬善。 很快在陈行甲的亲力亲为下,正义终于到来,此案初步收网,一共被抓捕9人,其中包括中标大王和副县长等。 2015年陈行甲被评为“全国优秀县委书记 ”,也被列为了干部提拔名单,正当大家都以为他将高升时,陈行甲却突然宣布辞职。 这让大家非常不解,对此陈行甲说:我已经厌倦带着面具做官了,但网上流传最广的是很多人认为陈行甲是怕被一些别有用心之人打击报复,可真相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从2011年任职,到2016年辞职,这五年时间陈行甲,一心为民,为了整顿风气,他把87名包括县长、副县长、局长以及当地的“中标大王”在内的贪腐分子送进了监狱。让巴东的政治生态发生了巨大改变,民风也大逆转。 虽然离开了巴东,但陈行甲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为了帮助到更多人,他转身投身于公益,一做又是五年。 因为他说:人生没有长久的蜜月,但是只要找到了心灵安放的地方,爱是可以一直持续的。 2021年,在朋友的建议下,陈行甲出版了《在峡江的转弯处:陈行甲人生笔记》一书,这是一本关于陈行甲的自传书籍。 陈行甲从童年岁月写起,写母亲,写爱人,写了从大学毕业到基层工作九年多的生活经历,回顾了作者在巴东任县委书记期间的工作和生活。 讲述了作者转场公益几年来的经历和感受,在本书中,作者用鲜活的故事和大量的细节讲述了他如何带领数万万百姓从“黑暗”走向“光明”的从政经历,以及如何在世事变幻中守住内心和实间的知行合一的心路历程。 对于为何要写这样一本书,陈行甲说:我只是想把我们这一代的故事写下来,把我历经一切的所见所思所想,详细地记录下来,无论酸甜苦辣,无论美好或丑恶,我都要告诉你们关于这个世界的真相。 所以很多人在读完《在峡江的转弯处:陈行甲人生笔记》这本书都忍不住泪流满面,同时也忍不住被陈行甲身上的刚正,正气所折服,他的不惧生死,为民除害,以及为他对人民的无私奉献却不求回报的真情所感动! 所以不管你是深陷困境的打工者,还是事业有成的企业家,都推荐你去看看这本《在峡江的转弯处:陈行甲人生笔记》,因为这里不仅有陈行甲的学习习得、官场传奇,升职经验,而且他的敢于亮剑,敢于奋斗的精神也会给你带来精神得洗礼,让你对你的人生有一个全新的思考。 现在只需一顿外卖钱,就能在你在文字中感受陈行甲的人生与智慧,感受到人生的正能量,还再犹豫什么呢?
    内涵搞笑发车站
  • 又多了一圈肉啦!真是让人有点儿烦恼呢!太难了[微笑]
    内涵搞笑发车站
  • 上海宋老师不知道30万人怎么来的?今天算算
    上海震旦职业学院的宋老师,姑且暂时称你为老师,你不是要这30万人数是怎么来的吗? 今天就给你数一数: 1.世界红字会南京分会收埋尸体43123具。数据来源:《民国二十六年至三十四年慈善工作报告书》; 2.世界红字会八卦洲分会收尸1559具。数据来源是会长刘蓝田、责任副会长赵静仁等向中华总会呈报的信函:“沿洲江岸,被敌舰机枪射死者一百八十四名,沿江两岸浮尸一千二百十八具,在江中打捞者一百五十七具,分别掩埋” 。 3.南京市崇善堂收尸112266具。数据来源是崇善堂战后呈送给审判战犯军事法庭的统计表:“自1937年12月下旬至1938年4月上旬,共于城区收埋尸体7548具;自4月7日起,开始转往乡区工作,至5月1日,共收埋尸体104718具。总计收埋尸体112266具。 4.中国红十字会南京分会收尸22691具。数据来源是该会1938年7月14日的工作报告:“本分会掩埋队自二十六年(指1937年)十二月间起,即在下关沿江及和平门外附近一带,从事掩埋工作。综计在此六阅月内,共掩埋军民尸体二万二千三百七十一具(经逐日相加核实,应为22691具)。 ” 5.南京同善堂收埋军民尸体7000余具。数据来源是同善堂掩埋组组长刘德才在审判战犯谷寿夫的军事法庭上出庭作证的证言。 6.南京代葬局收尸1万余具。数据来源是掩埋队队长夏元芝1946年10月的证词:“迨首都沦陷后,本市军民为敌军残杀者为数甚众,因之尸体遍地,伤心惨目。被告焉忧之,遂即派员率领代葬局全体掩埋伕役,终日收埋被惨杀之军民尸体约万余具。 ” 7.顺安善堂收尸约1500具。数据来源是该堂的调查登记表:“迨至南京事变后,对于掩埋沿江野岸遗尸露骨,人工费用,约去陆佰元。”按当时计件工资计算,收1具尸体付给0.4元,600元应收埋1500具尸体。 8.明德慈善堂收尸700余具。数据来源是堂主陈家伟于1940年12月26日写给伪南京市长的信件:“事变后,家伟由难民区回堂……一面雇用十余人,掩埋尸首,廿七年春,掩埋七百余具。” 9.城西市民掩埋队共埋尸28730具。数据来源是盛世征、昌开运于1946年1月9日呈文南京市抗战损失调查委员会的信件:“民等被拉扛掳物,心惊胆跳,可怜死者抛尸露骨,民等不忍,助款雇工收尸掩埋。每具尸体以法币四角,共费法币一万余元,此系安慰死者瞭(聊)表衷心。” 10.城南市民掩埋队共埋尸7000余具。数据来源是市民芮芳缘、张鸿儒、杨广才等的叙述:“民国二十六年十一月十三日,日寇中岛部队入城后,民等由沙洲圩避难回归,眼见沿途尸横遍野,惨不忍睹,......经四十余日积极工作,计掩埋难民尸体约五千余具,又在兵工厂内宿舍二楼、三楼上经掩埋国军兵士尸体约二千余具,分别埋葬雨花台山下及望江矶、花神庙等处,现有骨堆可证。” 11.回民掩埋队共埋尸400余具。数据来源是阿訇沈锡恩的回忆录:“我们一直工作了三个多月,天天都有人来找我们去收尸,少时一天二三具,多时七八具,一般都是四五具,有时照应不过来,就分成两个组。最初是埋一具登记一次,以后无法再逐个登记,收埋的总数不下四百具,而且都是鸡鹅巷清真寺周围被杀的回族人。” 12.市民胡春庭联合难民收埋了300余具同胞的尸体。他在一份结文中写道:“于民国二十六年十一月十六日亲见日本军人将我国军人及难民等约三百余名,集合在南通路之北麦地内,用机枪射杀,无一生还,将死尸抛弃麦地内。余联合有力难民,就地屈(掘)土埋葬。后有日本人挑土填垫海运(军)码头,致将所埋尸骨痕迹毁灭无余。” 13.市民群体自行收埋的尸体4.2万余具。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主席马吉牧师在一封信函中说:“还有一些尸体是由亲友自行掩埋。例如城门以外约1英里处,我们教会公墓的守墓人告诉我,在城外被杀平民,是由当地老百姓自行掩埋的。” 14.汪伪政权共收埋尸体1.6万余具。数据来源是日本南京特务机关调制的掩埋队工作统计表 :“在1938年中,经由伪南京市卫生机构,共掩埋男尸8966具、女尸146具、孩尸205具、尸骨24具,合计9341具。综计伪政权埋尸一项,计有各区收尸4500余具,伪南京市政公署督办高冠吾主持收埋尸骨3000余具,伪南京市卫生机构掩埋队收尸9341具,合计16800余具。” 15.美国时代周刊统计日均抛尸入江和焚尸1万余具。 以上数据相加结果是303269人。 这还只是白纸黑字记载保留到今天的铁证中的一部分而已,大量日本焚烧抛尸、万人坑掩埋毁灭证据、经过战乱和日军销毁的有文字记载的证据、民间自行掩埋或根本就无人掩埋的尸体数目并未统计在内。 数十万国人惨遭日寇屠戮,沉冤未雪,你有何面目站在三尺讲台上大放厥词!!!
    内涵搞笑发车站
  • 美国宣布不承认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国日报、中国全球电视网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是媒体,外交部:坚决反对!
    内涵搞笑发车站
  • 你不必成为别人,只需做自己。
    内涵搞笑发车站
  • 该怎么形容这鬼天气呢
    内涵搞笑发车站
正在载入...
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