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接棒父亲,在不稳定的环境之下,她选择多做储备。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郭立琦

编辑|张昊

头图来源|受访者

在同事眼中,通威股份(以下简称“通威”)董事长、CEO刘舒琪非常“飒”。这个本来是北方女性的专属形容词,被放在一个四川人身上,可以想象她在公司里所呈现出来的特质:果断、直接、不纠结。

“快点,说重点。”刘舒琪总是会把会议的节奏拉得很满,这是她应对公司压力的一种方式。外界用“火箭式”来形容她的接班:才进入公司两年时间,34岁的她就从父亲、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手里接过了这家千亿元市值的公司。

“我会觉得自己有些‘抓大放小’,这是我还要继续学习父亲的地方,他不会放过任何细节。”除了出差,刘舒琪每天的日程被会议填满,她在大量且频繁地触及公司的每一个模块。效率至关重要,她只能强制自己提速。

这可能就是父亲“专门”为她设置的一个成长路径,虽然在她看来,父亲从没有要求她干任何事情,“他只会说有这样一个职位,你愿不愿意接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源:视觉中国

刘舒琪刚进入通威时,负责光伏商务部,这是一个新的部门。在她的描述中,该部门涉及到供应链、市场、销售和成本管理等环节。从某种层面来讲,刘舒琪既可以迅速地融入公司的实际业务流程中,又可以站在全盘的视角,去审视每一个环节。

也许正是她的性格所致,让她在这个位置上如鱼得水。在述职会上她提到,“实现了硅料、电池、组件三个环节密切联动,顺利完成各项销售目标,而且超额完成年度降本任务,不管是产品还是服务,都得到了客户的肯定和认可。”而父亲刘汉元也不吝认可,称光伏商务部中途涉及到行业里的很多此起彼伏,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但也取得了明显的成绩。

直到去年初接任通威股份董事长、CEO,刘舒琪给自己的要求是,“不要多想、去做,踏踏实实把所有的事情做了,就不焦虑了。”她对《中国企业家》说,“总体挺顺利的,外界可能有一些质疑声音,但我不会听太多,我愿意更多感受大家对我的善意和鼓励。”

周期“逆行”

“不幸”的是,刘舒琪刚接管公司,就遇上了行业产能过剩的问题。但这也是她的幸运所在,一开始,这个行业的本质就根深蒂固地烙在了她的基因里:光伏具有很强的周期性,波峰波谷交替出现是常态。

刘舒琪说,过去几年行业整体处于良性发展态势中,尤其是2021年和2022年发展很快,利润情况也好,吸引了很多新玩家进来。“去年前三季度都挺顺利的,到了第四季度,产能过剩的问题开始集中凸显,行业不确定性也大幅增加。”

她说得很平静,因为她并不担心,“未来5年到10年的行业趋势,父亲比我看得更清楚,而且我们也做了充分的准备。”

刘汉元把通威的“架子”搭得很好。他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提到,成本控制和盈利能力已经成了公司企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没有办法做好,就无法做大,“我们内部经常说,奥林匹克运动只有金、银、铜牌能被人记住。对应到行业也是这样,甚至不少行业第二、第三都只是陪练。所以,只有领先才能够真正有商业机会,只有领先,做大才有前提和必要。”

耳濡目染之下,对成本和盈利的极度敏感性,使得刘舒琪虽然不是技术出身,但也不会偏离本质问题。比如在扩产上,她会亲自抓团队的调研,“要看跟第二名拉开了多少成本优势,如果可以达到10%,甚至20%,就可以保持我们的绝对优势”。

“2021年的时候,我们是4万员工,到今年底预计就超6万了。公司到了这个规模,内部管理能不能跟得上非常关键。”刘舒琪说,“在行业没有高利润,大家都在卷的时候,就是考验企业内功练得怎么样,对成本控制得怎么样。”

在电池技术这个光伏行业最核心的问题上,刘舒琪要求自己保持足够敏锐,尤其是在行业技术路线还没有定论的情况下。“我们自己做电池这么多年,很清楚一个技术上的迭代,就可以把你所有的产能全部淘汰掉。”通威的打法是同步跟进市面上的每一项技术,不论是TOPCon、HJT、BC还是钙钛矿/硅叠层(上述均为光伏技术标准)等。

今年,通威在研发上继续加码。通威全球创新研发中心正式开工建设,据介绍,该项目将建成面积最大、产能最高、可升级能力最强的一体化研发车间,主要开展新型电池和组件技术、关键核心技术的研发,为下一代高效电池产业化提供技术支持和专利储备。

在一个不稳定的环境之下,刘舒琪选择为未来多做储备。

双向奔赴

刘舒琪回答问题总是很简单直接,不粉饰,也不“画饼”。

“可能会让你们失望了。”在被问到接班前后遇到过什么困难时,她说:“我跟父亲不论是在工作上还是平常生活的相处中,都非常顺畅。”她甚至用“没有什么挫折”来概括自己之前的经历。

刘汉元 摄影:邓攀

外界眼中的刘汉元是四川首富,是产业横跨农业和新能源的头部企业家。在刘舒琪眼里,父亲则是榜样和标杆,是导师和朋友,也是“领导”。“如果是工作相关的事,我发信息会以‘主席’开头,如果是生活上的事,则以‘爸爸’称呼,所以我发的信息,他只要看一眼就知道是关于啥的。而他对我也是一样,工作场合会称我‘董事长’。”

在进入公司之前,刘舒琪活得很自我,“我人生的选择都是自己做的,父亲从来都是抛出一个问题让我自己来做选择。”朋友老问刘汉元如何教育女儿,“父亲会给我更好的教育资源,也会更在意给我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但没时间管那么细的事,都是‘散养’的。”

进入公司之后,刘汉元也给了她极大的空间,“他非常放权,愿意相信我。虽然我是一个新人,但我的意见、想法,他会每一条都认真考虑,也会给我反馈。工作接触多了,我也开始意识到父亲的‘价值’,会仔细琢磨他的每一条建议。”

她内心也渴望一些“变革”。她推崇的企业家是美的集团董事长方洪波,原因是他在内部推进的数字化转型,“短短几年时间,迭代了好几个版本,把美的内部以及各个条线都打通了,这非常不容易”。映射在通威上,这可能也是她最想寻找的答案——智能制造、数字化、平台化,之于一个传统制造业企业,究竟能产生多大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