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叫许海东,自打我记事起,父母每天去生产队干活挣工分,换来的粮食刚够我们一家人吃的,那时候虽然苦,但是一家人能在一起也很知足。

每次我写作业的时候,母亲都会说:“海东,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啊!将来考个好学校,以后有出息了在外面工作。”

我点了点头,因为老师也告诉我们,只有好好学习考上大学,才能走出这片地。那时候我最大的愿望,是能考上大学。

每天放学后,很多同学都会帮父母干活,因为这样能多挣点工分,到时候能多分点粮食。我也想去帮父母干活,可是父母却不让我去。

母亲让我在家好好学习,别因为干活耽误了做作业,所以我几乎没有去过地里干活。到了高中的时候,我读书更加刻苦,晚上点着煤油灯,鼻孔被煤油灯熏得黑黑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78年,我考上了大学,那时候我们十里八乡的,也没出几个大学生,父亲拿着通知书,见人就说我孩子要去读大学了。

村里的人纷纷来我家祝贺,都想来看看通知书是长什么样的,母亲因为长时间干活有点驼着的背,在那一刻也挺直了。

转眼间就该到了报到的时间,为了省下九角八分钱的路费,父亲找他堂哥,也就是我堂伯,问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让我不花钱搭车到学校。

堂伯说:“这恐怕不好找去学校的车,过会我去找朋友,让他想办法去乡拖拉机站问问,看有没有到市里的车。”

过了一天,堂伯过来找我父亲,他开心地说:“弟,海东去上学的事你不要操心了,后天我们一起带海东去乡拖拉机站,到时候搭乘便车去市里。”

父亲听完,开心地在院子里踱步,因为我读大学的书本费还是父亲四处筹借的,九角八分钱的路费,父亲实在是没能力帮我拿了。

父亲也做过另一种打算,如果没有顺路的车,他就再去远方的表亲家借钱,说啥也要让我到学校报到,不能因为路费的钱,耽误了我读大学。

母亲把我那条打过两个补丁的裤子又缝了缝,她说这样能结实点。父亲叮嘱我说:“到了学校,要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不能给咱家丢人。”

母亲把缝好的裤子叠起来,帮我放在箱子里,母亲说:“咱虽然穿得不好,但是咱穿得干净,我把衣服都给你收拾好。”

天刚亮,父亲帮我拿着箱子,我拿着被子,我们俩一起去堂伯家。路上村里的人问这是干什么去,父亲挺直了腰杆说:“送孩子去大学报到。”

到了堂伯家后,堂伯穿了一身干净立整的衣服,他笑着说:“今天要送海东去乡拖拉机站读大学,我得穿立整点,这样显得有面儿。”

到了乡拖拉机站的时候,父亲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皱皱巴巴的钱,他说:“海东,这是五块钱,你拿着到学校节省点花。”

这时堂伯也拿出来两块钱,他说:“海东,这是堂伯悄悄攒的钱,虽然不多,但这是堂伯的心意,以后一定要好好学习,争取出人头地。”

我接过父亲和堂伯给的钱,心里很不是滋味,一是不舍得离开家,二是他们本来也没有多少钱,还拿出钱给我,我不能辜负他们对我的期望。

坐上了乡拖拉机站的便车,快进市区的时候,司机告诉我前面有交通路口岗亭,不允许车厢里搭人,让我下来自己走。

司机又告诉我,顺着这条路走,走三公里路就能到市区,无论坐公交,还是坐船,都有办法到我报到的大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只能把行李箱和被子从车厢拿下来,望着来来往往的车,我有些迷茫,我这是头一回来市里,也不知道公交怎么做,只能按照司机的话,顺着这条路往前走。

由于一只手拿着被子,另一只手拿着行李箱实在不方便,我在路边找到一根木棍,把箱子和被子固定在棍子两头,像个挑夫一样,挑着被子和行李箱往前走。

越往前走人越多,路边的人看到我,都会好奇的多看几眼。我找当地的人问清去学校的路后,得知要先到码头坐一段船,上岸后再过几公里就到学校了。

在市区里每走一会,就会到一个路口,我头一回走,迷路了好几次,好在在傍晚的时候,来到码头坐上了船。

上岸后,天已经快黑了,外面又开始刮起风来,天空中飘着阴云,雨说下就下,我知道我今天可能赶不到学校了。

我抱着被子和行李箱来到一家小饭馆,接待我的是一位大叔,他看到我过来,上前说:“小伙子,你要吃点什么东西。”

我回答说:“我是头一回来市里,准备去大学报到,因为路不熟耽搁了时间,能在你店里避会雨吗?”

大叔上下打量了我,顿了顿说:“那你把行李箱和被子放在一边,等雨停了再走。”我对大叔说了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