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引子

“傅衍鲲,你暴露了!”

2004年,缉毒卧底傅衍鲲外出送完情报,刚进入金三角地区,突然窜出来一个人对他说道。

傅衍鲲定睛一看,熟人。

对方是金三角这边的厨师。

还不等他把一颗心放回肚子里,就听对方压低声音道:

“这里你不能再待了,毒贩在家搭了棚,就等你回去给你做个血裤头呢。”

所谓的“血裤头”,是一种很残忍的刑罚,堪比凌迟。

傅衍鲲浑身一震,意识到金三角这边是不能待了。

但他却没有丝毫遗憾。

这是他潜伏在金三角第11个年头,期间,他为警方传出了900多条情报,就算暴露,那也是赚了!

如此惊心动魄的缉毒事迹,让人钦佩不已。

01
傅衍鲲给自己伪装成一个有钱的大官,独自一人来到金三角地区,以身犯险打到贩毒人员内部,只为了能将情报送给警察,谁能想到他曾是一个语文老师。

贩毒的人都不是善茬,他们能用千百种方式去排查每一个人,好在傅衍鲲通过自己过人的伪装,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就算如此,却还是栽了跟头,杨良茂很快就被其他势力蚕食,倒下了台,很快就有新的势力找上了傅衍鲲,他很快成为了金三角的大名人。

在这里他经历过太多生死,有一次,他负责和几个手下送货,谁知道那几个人想要合伙独吞货物,为了灭口,他们竟然要杀了傅衍鲲,直接把他丢下了船。
幸好傅衍鲲命大,游回了岸,经历这次生死,他依旧不想放弃,想着自己传的情报还远远不够,他又继续搞起了贩毒,因为他能力过强人脉也上,生意也越做越大。
很多毒枭都想要与他合作,因为他有较好的军事知识,且与军方有些关系,所以很多大毒枭都想要与他合办一座兵工厂,渐渐的他在金三角的地位越来越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谁能想到这样一位有能力有人脉的大毒枭,背地里传不少情报给警察,截至2004年,他已经做卧底十一年了,传出900多个情报,对我国缉毒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

02

20世纪90年代的一天,缅甸果敢正在举办一场盛大的宴会,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原来这是缅甸果敢同盟军司令杨茂良长子的婚礼。
突然,婚礼暂停,士兵们自动分成两列,夹道欢迎,杨家老小更是全都出门迎接。一个看起来有五六十岁的老头,带着六名保镖进来了,他出手很是阔绰,不仅掏出了2000块礼金,还带来了38套防弹衣。杨司令摸着防弹衣开心说道“这防弹衣质量怎么样?”
老头悠然说道“这我不好回答,谁愿意试一试?”场上鸦雀无声,他主动上前拿起了手枪,在距离靶子150米开外的地方,“砰!”的一声,击中了防弹衣的第一颗纽扣。
开枪的人就是傅衍鲲,从这之后,他就被杨茂良奉为座上宾,成为了金三角毒贩界无人不知的人物。他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中方卧底,在此之前,不过只是一名普通的退休教师,但就是他在11年期间为中方传递了900多条情报。

03

潜入腹地
他只身前往缅甸寻找贩毒小队头目于七,刚到缅甸,他就在当地黑市购买了一把仿五四手枪,通过多方打听,找到了于七,得知傅衍鲲的来意后,于七并不紧张,他说“我就是给他免费发了纸烟而已啦,卖给他们毒品的还有其他人,你杀了我,他还是能买到毒品。”
他给自己的人设是国家机关的管理人员,平常他穿着一身军装,开着一辆切诺尼,往返在丽江和陇川两地的办事处,住在一栋2层小楼里。他还特地从邮局申请了一个3088邮箱,一般来说只有公安机关和保密部门才能使用这类邮箱。
他这高调的做派,很快就引起了一伙毒枭的注意,有两个年轻的缅甸毒贩赶来特地让他帮忙收购一批武器。傅衍鲲没有推脱,一口答应,两个年轻人觉得有他这个大人物帮忙,一定稳了,没想到一伙人从云南到北京,来来回回折腾了15天,愣是因为各种原因没买到。
虽然没买到武器,但这两个年轻人觉得傅衍鲲这一路上解决了不少问题,没买到也不能怪他,对他的评价非常好。很快缅甸的各大毒枭集团都知道了这个有义气有背景的中国人。
一次偶然的机会,傅衍鲲结识了一位缅甸的珠宝富商,对方邀请他参加大毒枭杨茂良儿子的婚礼。

傅衍鲲故意说:“没有请帖我去干嘛?丢人!”

几天后,傅衍鲲就收到了杨茂良派人送来的请帖。

请帖上竟是有杨茂良的亲笔签名,可见重视程度。

傅衍鲲这才勉强答应了下来。

婚礼现场,傅衍鲲“阔气”地包了一个2000元的红包。

不过红包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还带来了38件军用防弹衣作为贺礼。

杨茂良看到防弹衣的那一瞬间,眼睛噌地一下就亮了。

但他还想试试傅衍鲲,就故意说:

“不知道防弹衣质量如何?”

傅衍鲲当即让人把防弹衣拿到150米开外,只见他抬手就是一枪,击中了防弹衣的第一颗纽扣。

防弹衣纽扣当场破碎,衣服却完好无损。

这一举动,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杨茂良大喜过望:这傅衍鲲出手如此阔气,枪法还如此精准,果然大有来头!

傅衍鲲之所能如此镇定,是因为他早年当兵时枪法就十分好,退伍后也没有停止练习,这才敢露这么一手。

从此之后,杨茂良奉傅衍鲲为座上宾,还聘请他做军事顾问。

军事顾问这一身份,意味着傅衍鲲可以在毒枭的大本营里随意活动。

借着这个身份,傅衍鲲摸清了大大小小生产毒品的工厂分布图和许多制毒贩毒的秘密。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他开始向国内输送情报。

十年间,他向国家有关部门输送了九百多份重要情报,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运毒方式。

比如动物尸体藏毒、矿石粉藏毒、氧气瓶藏毒等等。

除此之外,他还协助缉毒警察破获多起贩毒案。

随后,傅衍鲲又热心地提点杨茂良在武装部署方面的一些缺陷,俨然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军师。
恰好杨茂良这人本就学历不高,巴不得将傅衍鲲这样的高手拉入自己的阵营。
于是,他便带傅衍鲲参观了自己制毒工厂和制毒过程,更拍着傅衍鲲的肩膀说:
“我可以安排你打理我手下的那两个毒品工厂,这一年下来都能有至少六千万的收入。”
傅衍鲲却笑着婉拒了他,表示自己更合适替他管理军事方面的事宜。
杨茂良听到后便更高兴了。
七天宴席结束后,傅衍鲲正式成为了他的军事顾问,从此获得了自由出入金三角的身份。

04

白鹤行动

柯蕴是傅衍鲲的卧底同事,卧底代号为白鹤。柯蕴在“天域”酒吧当了两个月陪酒小妹终于引鱼上钩,自己成功被那群做人口贩卖生意的小混混盯上,在陪客人时被灌了放入艾.司唑仑的酒,昏迷过去。
净边0457号卧底行动全面展开。这次行动被称为白鹤行动。
这次行动是临江市公安局联合云滇省公安厅展开的,是一次极为紧急的行动。
这些年,卧底人员几乎已经渗透了金三角最大的毒枭白三的贩毒集团,而这名代号白鹤的缉毒卧底,在白三贩毒集团中的级别很高。
白鹤行动已经到了收网阶段,但代号0378的卧底不幸暴露身份被捕,在面对毒贩残忍的审问时,无法忍受其残忍手段而反水,交代了白鹤行动中许多重要的卧底人员。
那一批卧底,几乎都被抓捕,被毒贩折磨致死,白鹤行动就此失败,警方多年来的成果毁于一旦。
好在白鹤的身份极为隐蔽,没有暴露。但半年前与他单线联系的那名卧底已经去世,警方从此与白鹤失联。
时隔小半年,警方展开了这次0457号卧底行动,派傅衍鲲与白鹤取得联系,重新铺展卧底计划。
但由于不久前那么多名卧底身份暴露,所以警方也不敢动作太大,这次只派了白鹤一个人潜伏进贩毒集团。
白鹤伪装成被贩卖的人口前往金三角,醒过来时,发现周围一片漆黑,他摸了摸地板,是木制的,有些潮湿,应该是在走私的船上了,心里松了口气。
借着从这间船舱外照进的灯光,可以隐隐看清她身边还有几个年轻貌美的女孩,有的在低声啜泣,有的还没醒来。
这些女孩都是被下了药拐来的。差不多是大学刚毕业的年纪,却被送到那个遍地是厉鬼的地方,从此便断送了自己的一生,这是何等罪恶。
白鹤想着,忽听船舱外传来脚步声。“哐当”一声,门被打开,走廊中的光照射进来,白鹤几乎是下意识的捂住眼睛。
进来的十几个身材矮小精瘦,面容黝黑的男人,看着年纪不大。他们先是乌拉乌拉的交谈着,说的不是中文,别的女孩可能听不懂,但白鹤能听懂他们去说的是缅语,大致说的是:
“这批货谁来接?”
“先送到三爷那里去,三爷挑完送到军区。”
“看来这批货质量很高吗,三爷亲自挑选。”
说罢,男人们用猥琐目光扫视着蜷缩在地板上衣衫不整的少女们,人类最原始的渴望在他们脸上展现,“这次老大又能大赚一笔了。”
白鹤从他们的话中确认自己要背送到三爷那里。白三,人称三爷,便是白鹤这次的目标。他的背后是整个金三角最大的贩毒集团。
白鹤只觉得船身颠簸了一下,靠岸了。
那几个男人用生疏的汉语催促少女们,“站起来,下船了!”
这是一个专门运送贩卖人口的“港口”,四下里荒无人烟。正因为这是白三的地界,他的货自然可以自由出入,当地的警察早已视而不见。
从船上下来后,没走多远,白鹤她们就又被蒙住眼睛,进入一辆货车后身。
白鹤曾经过特殊训练,这使得她在眼睛看不见的情况下也可以通过听觉,以及车身的移动,明确所行动的路径,她在心中暗记这条从港口,到白三所处地的路径。
约莫半个小时,车停了。
被男人拉扯着走下车,眼睛还是被蒙着,少女们跌跌撞撞地走进大厅,身上不住地颤抖着。
耳边是是一片嘈杂声,有刺耳的音乐,和男男女女们大喊交谈的声音,白鹤知道他们来到的应该是白三手底下的一个酒吧。这种酒吧表面看起来正常无比,其实背地里干的都是些阴暗恶心的交易。
进入一间屋子,白鹤耳边霎时安静了不少。
那几个押运她们的男人粗鲁地扯下她们的眼罩,白鹤得以看清这是酒吧的一间豪华包房,坐在沙发中间的是一位老者,手中拄着拐杖,他的两个瞳孔的颜色不太一样,其中一只是灰色的,应该是义眼。
白鹤知道,他就是白三。
坐在白三旁边的男人身材高大颀长,头发染成灰黑色,在他右眼下眼睑的位置有一块不大不小的刀疤,他手指尖夹着烟,一口一口地吸着。
白鹤能够猜到,他是库拉,白三的义子,主要负责的是人口贩卖的生意,他还拥有几家酒吧和赌场,作为毒品运输的中转站。
当然真正的毒源和毒品生产线都是掌握在白三手中的,至于毒品贩卖,则是交给白三的另一个义子达勐。
“老大,货到了。”
库拉灭了烟,嘴角勾起一抹笑,指着白鹤她们向白三介绍,“三爷,这批货是我的人在大陆盯了好久的,每一个都是干净的,特意拿过来孝敬三爷的,您随便挑。”
“呵,”三爷笑了一声,不知是不是冷笑,拄着拐杖,站起身,向面前跪在地上的一排少女们走过去。
粗.壮的手指轻轻划过少女们的脸庞,三爷弯下腰靠近少女们的发丝,仔细嗅了嗅,闭上眼,长舒一口气,阴狠的脸上露出扭曲满足。
“的确是上等的货啊。”
少女们身体颤抖得更厉害了,因为她们认识到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被卖做什么。
殊不知她们含着泪水的眼眸,成了厉鬼们欲望的催化剂。
三爷一一打量着少女们,当他经过白鹤时,突然停下脚步。
白鹤心中一紧,他要干什么?难道是自己表现得太冷静?
白鹤对上三爷阴冷的眸子,装作慌张地低下头。
白三缓缓伸出手,钳住柯蕴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直视白三的眼睛,三爷静静打量了她一会,忽的露出一副戏谑的笑容,“阿明,过来看。”
库拉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三爷身边 , 看清了跪坐在地上的柯蕴,看清了她凌乱的头发、袒露的香肩,更重要的是她那张纯真却又妖艳的脸。
“别说,和你那个妹妹长得有几分神似呢。”白三说道。
“是吗?”虽是问句,但确实陈述的语气,像是默认了三爷的话。
库拉微微眯上眼,紧盯着白鹤的眼,眸子中出现了一种白鹤看不懂的幽深。
“这两个我带走了,这于这个,”三爷看了看了一眼白鹤,“就留给你吧。”
白三的手下抓起柯蕴身边的两个女孩,“阿明,秦老板那批货你最好盯好了,不然,后果是什么你应该清楚。”
“明白。”
三爷说罢,搂着两个少女离开了酒吧,上了他的车,至于他要和她们做什么,不用说大家都知道。
整个酒吧包间里就剩下白鹤和库拉两个人,库拉的手下也都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