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室友徐思思将全寝拐进大山,让我们被谩骂、殴打、凌辱。

她揪着衣角眼眶泛红不断道歉:“对不起,他们逼我,我也是没有办法……”

却死活不肯放我们离开。

我们不堪受辱最终自杀。

再睁眼,我们重生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梦里是散发恶臭的墙,封闭所有阳光。

几个醉酒男人踹开门,哭叫声顷刻间响起,又迅速被谩骂声和巴掌声硬压下去。

石楠花与酒味激烈冲撞出一股恶臭,熏得我们止不住干呕,然后被拽着头发往地上撞,粗犷的唾弃声响起,一口浓痰砸到脸上。

眼泪已经哭干了,喉咙像塞了一团火,烧得人耳骨疼。

许曼雅躺在身旁、眼神空洞;舒羽蜷成一团,手上神经质地扣着石墙。

将我们骗到此处的罪魁祸首徐思思跑来查看情况,眼眶泛红:“对不起,他们逼我,我实在没有办法……”

许曼雅无动于衷,舒羽转过脸来,昔日明亮的眼珠此刻爬满红血丝,溢满的仇恨几乎要化为实质。

我掐紧她的手腕一字一顿:“放我们走!”

她触电般甩开,落荒而逃:“不可能!”

良久,许曼雅动了动,声音干哑:“我们自己逃。”

月黑风高,我们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朝不知哪个方向狂奔离开。

却没想到徐思思还没睡,她一声惊叫,那句“她们跑了,快追!”穿过一大段距离扎入耳膜。

沉静的村庄迅速亮起灯,骂骂咧咧的声音隔了大老远传来。

绝望席卷而来,我们甚至连能跳下去的山崖都找不到。

只能被拖回去,被拽出手掌,大刀狠狠剁下,手指被震飞出去,鲜血砸到人脸上,混杂着恐惧铺天盖地将我们牢牢禁锢。

然后我们学乖了,才拥有了一定自由,也发现了一片湖水。冰冷的湖水灌进眼耳口鼻,是那段日子里最为美妙的感觉。

窒息的感觉随之传来,意识渐渐剥离……

我猛地坐起身,大口大口呼吸,双眼惊魂未定地打量四周,然后对上了同样惊魂未定的两双眼睛。

荒谬的想法涌上心头,我们不约而同脱口而出:“我们重生了?”

2

惊喜的感觉从头冲到脚,完整的、完好的躯体显得愈发轻松,我们激动到失声,最终纷纷露出带泪的笑容。

却在此时,门口传来悉悉索索开门的声音,我们猛地转头,心脏揪紧,都有点PTSD。

却见徐思思颓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看到我们不由一愣:“你们,你们干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暗暗松了一口气,我迅速收敛神色,同许曼雅和舒羽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藏起情绪。

我故作轻松:“没事,倒是你,怎么一副丧气样?”

徐思思翻个白眼,拉着脸抱怨:“还不是舞蹈社那个苏学姐!”

“她怎么了?”拽住舒羽握成拳蠢蠢欲动的手,许曼雅微微摇头。

这一下徐思思眼泪就出来了,语带气愤地哭诉。

却原来她想追许曼言被他的未婚妻苏学姐发现了,稍加了些阻拦。

我们不由皱起眉头,已然清楚重生在哪个时间。

如上一世,许曼雅的手机响了起来,许曼言要求她劝阻徐思思的信息被看见。

“他是你哥哥!”徐思思转头死死盯住许曼雅,失声尖叫,“那你为什么不帮我!看我追人寻开心?”

当然不是,当初只是不好插手所以放任许曼言处理问题。

就在上一世,我们怕她出身不好会自卑,处处考虑她。

借饭卡、借包包、借衣服,甚至她日常用品时常有缺,我们也偷偷给她送。

可她怎么对我们的?

上一世那些场景一幕一幕,令人心神俱焚,舒羽终于忍不住一巴掌扇了上去!

3

“啪”一声脆响,向来暴脾气的舒羽终于找到机会借题发挥,恨声道:“她为什么要帮你?她哥哥根本不喜欢你,而且人家有未婚妻,这件事全校都知道!”

“你打我干什么!”徐思思不可置信地捂住脸,刚止住的眼泪唰地就下来了,“就算他有未婚妻又怎么样,他喜欢的分明是我!”

“啪”,舒羽又是一巴掌,眼里隐隐泛着快意:“他哪里喜欢你了?”

徐思思将舒羽推开,厉声尖叫:“他怎么不喜欢我!就前天下大雨,还是他借给我一把伞,他对我永远那么温柔,分明是喜欢我的表现!”

“那是因为他想把你支走好跟我嫂子撑一把伞!”许曼雅也忍无可忍。

我没说话,眼里却忍不住泛上厌烦。

徐思思有点崩溃:“你们,你们根本就没把我当朋友!我们绝交!”

“绝交?”我终于冷笑着开口:“好啊,那麻烦你把从我们这里借走的衣服包包全部还回来,我们好一一扔进垃圾桶。”

“你们这群垃圾!霸凌者!”徐思思愤恨地站起身,踹了椅子一脚,跑了出去。

这一幕上辈子也发生过,只是温和许多。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校园里很快就会出现我们三个校园霸凌她的传言。

我们每一个人都会记得很清楚,她会在我们厌烦流言蜚语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跟我们道歉,央求我们不要展露真相,然后请我们去她家某个风景区玩作为赔罪。

我们自是不需要的,却看不得她每天那副哭丧着脸的死样,还是被拗得答应了,然后就一去不复返。

现在想想,我们真是,太蠢了。

脸色彻底阴沉下来,我们一合计,开始寻找证据。

4

次日,关于我们三人校园霸凌徐思思的传言满天飞,我们却不慌不忙,无视徐思思的哀求把三张清单发上了校园论坛,上面记录了徐思思从我们这里拿走的许多东西,不完整,只十之六七,总价值却达到了二十多万。

舒羽愤愤附言:“徐思思,你造谣之前能不能先把这二十多万还了!这段时间所有东西借给你都收不回来,我们念在你家里困难不跟你计较,你还造上谣了?”

许曼雅淡定发言:“打你是我不对,我道歉,也请你不要再纠缠我哥哥,更不要逼我帮你。”

我似乎很伤心:“我还记得你说我们是最好的朋友,结果你转头就卖了我借给你的手链。可那是妈妈买给我的成人礼物啊,我只是想让你还回来而已,这也算霸凌吗?”

我们的帖子被飞快顶上热门,许多同学看向我们的目光不再是厌恶,而是同情,更有人当着徐思思的面大声感叹:“你们也太惨了,被个吸血鬼讹诈了这么多东西,还要被造谣,啧啧啧,还不如喂狗呢!”

一连几日,徐思思的脸色都很阴沉,终于还是哭着求我们:“求求你们了,我真的受不了了,他们都骂我,说我不要脸。我知道错了,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删掉帖子好不好?”

“不可能!”我斩钉截铁,且几乎一下子就看到了她溢满怨毒的眼神。

后来徐思思也发了一个帖子,是“道歉”帖。

里面是那个噩梦一般的地方,破旧又脏乱,她附上一篇小作文,看似道歉,却句句都说着我们为富不仁,明明有钱,却不乐意施舍她一分一毫,还说她也是实在困难才会做错事云云。

5

许多人被打动了,甚至要给她捐款。

舒羽恨恨捶打桌面:“能不能杀了她!”

答案当然是不能,但是可以借这件事把那个地方的罪恶一一揭露,我与许曼雅对视一眼,俱都攥紧了拳头。

可是谁也没想到,就在这个时间点,徐思思也重生了,而且明显察觉到了我们的重生!

她结结实实跪在我们面前,眼泪不要钱一样往下掉,很快湿了一块地面。

巴掌一个一个往自己脸上扇,她似乎真的很后悔,开口时声音都在颤抖:“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骗你们,不该把你们骗到那个地方去,可我真的没有办法。他们捏着我的裸照,我不听话,他们就会纠缠不休。”

“我试过逃走,可是没有用,他们总能找到我,找到了,就是一顿毒打。”

“你们会原谅我的,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