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妈妈是娘道文里一朵璀璨的圣母白莲花,
她累死累活一生,把整个家里操持得井井有条,
却因为没有给周家生个儿子而被永远地钉在了耻辱柱上。
为了给表哥出钱复读,她抢走了我辛辛苦苦攒下的学费。
后来更是贪图彩礼把我嫁给一个家暴男。
警察发现我死亡时,我已经被绳子绑在浴室一周有余。
再睁眼,我回到了上大学的前一晚。
妈妈正拉着我的手苦口婆心地劝说。
「女孩子读太多书没用,你把这阵子你攒的钱都拿给耀康上学,这样咱们娘俩也算对得起周家了!」
1.
「来娣,你回来得正好,快进来!妈妈正好有事想跟你商量。」
妈妈的嘴上说着商量,却动作强硬的将我直接拽进房间。
累了一天,我强忍着胳膊上的酸痛坐在椅子上。
明天就是大学开学的日子,
我的成绩还不错,高考考了全市第三,被清华大学顺利录取。
可妈妈却说家里没有多余的钱供我继续读书。
爸爸的腿受伤后,平日里一直是妈妈操持着这个家。
我心疼妈妈的付出,于是决定暑假自己打工赚取学费。
「来娣,妈妈听说你这些天都在学校附近的奶茶店打工?」
前世妈妈说出这句话时,我原本以为她是心疼我。
可她下一秒的话却让我怔在原地。
「女孩子读太多的书没用,你把这阵子你攒的钱都拿出来供耀康复读,这样咱们娘俩也算对得起周家了!」
她拉着我的手苦口婆心地絮叨,可我的心却如同坠入冰窖一般。
妈妈口中的耀康是婶婶家的孩子,我的表哥周耀康。
他平日里不学无术,只知道逃学打架调戏女同学。
他能静下心来学习,我是一万个不信的。
晚上妈妈破天荒地放下家里的活亲手给我做了一顿饭。
我狠狠地咬了一口碗中的排骨,真香啊!
这些在平时都是留给周耀康吃的,我只能喝一点他不要的肉汤,要是偷吃了一块肉,定会被抽上三耳光。

从我有记忆起家里就一直很穷,
妈妈累死累活一生,把家里上上下下操持得井井有条,
却因为没有给周家生个儿子而被永远地钉在了耻辱柱上。
叔叔英年早逝,婶婶仗着自己有个儿子在家里耀武扬威,
妈妈的性格也极为懦弱,永远活在没有生儿子的阴影下。
所以每天被婶婶呼来唤去,连带着十分溺爱周耀康。
2.
「来娣,你别光顾着吃啊!妈妈刚才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听进去?一会就把钱都拿出来,明天就要交学费了,可不能让耀康没有学上。」
前世的我听了这话,还以为妈妈是在跟我商量。
于是我嘴里咬着排骨含含糊糊地回答。
「妈妈,周耀康复读不应该婶婶出钱吗?更何况这笔钱是我攒的用来上大学的。」
砰!妈妈重重的将手中的碗放在桌子上,
我被吓了一跳却还努力辩解。
「周耀康读书那么差,根本不可能考上大学。我一定会努力学习,将来好好孝顺您和爸爸,您......」
我的那句您放心还没有说出口,
妈妈高高扬起的巴掌就重重的落到我的脸上。
「你这死丫头片子说什么大逆不道的话呢!耀康是男孩!是老周家的根!你一个女孩子上什么学?你有什么资格上学!」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懵了,久久不能回神。
最终我辛辛苦苦攒的钱被她拿走了。
再一次见她扬起手,我迅速躲开。
许是我的闪躲激怒了妈妈,她又冲过来拼命撕扯我身上的口袋。
重生回来,我攒够钱后便早早地存到卡里藏起来了。
任她怎么翻找都无济于事。
她翻了半天都没有找到一个钢镚儿,最终累得气喘吁吁地瘫在椅子上。
等她平息了一会,我凑过去压低声音。
「妈妈,这笔钱我不是不想给你,而是......而是都为了小弟弟。」
闻言妈妈懵了,也忘了周耀康的事,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我又夹了一筷子排骨缓缓道:「妈妈,我有个同学是隔壁村的,她说他们村里有个叫孙婆的赤脚大夫,手里有祖传的生子秘方,特别灵验!隔壁村吃过她药的妇女,无一例外可都生了儿子。」
3.
一听到生子秘方四个字眼,
妈妈的眼睛亮了一下,就连瘸了腿的爸爸也拄着拐走到我面前。
我的话无疑勾起了他们的兴趣,于是我继续谆谆善诱。
「妈妈我也是为了咱们一家好,你想啊,我的成绩不错,将来有了弟弟后我还能辅导他学习,等我大学毕业赚了大钱都留给弟弟花。」
妈妈脸上露出动容的神色,爸爸也欣慰地笑了。
「爸妈,我当然想要一个自己的弟弟了,你们为周家留个自己的后,还管婶婶他们一家干什么!」
说曹操,曹操就到。
我话音刚落,婶婶皮笑肉不笑地揣着兜推门走进来。
「哟,原来是来娣回来了!瞧瞧这一个暑假东奔西跑晒的,都成黑肉皮儿了。」
我看着婶婶如面盆般的大脸,没忍住笑出声来。
她倒是没在意,盯着桌子上的排骨两眼放光。
「嫂子,你前阵子答应给耀康的复读钱呢?明天可就要交了!」
妈妈尴尬地搓了搓手没出声,似乎是在心理作斗争。
爸爸的脸色一瞬间阴沉下来,手里的拐杖敲在地上发出咚咚咚的响声。
我摆出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坐在饭桌前,目光在这三个人身上转来转去。我倒是要看看,在给周家留后这座大山压在爸妈身上时,
周耀康的存在还有没有那么珍贵。
「弟妹,我和你哥思来想去,这笔钱还是留给来娣去念大学了。毕竟是她自己攒的,我们也不好说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甭管是真心还是假意,这是我第一次在我妈嘴里听到这么开明的话。
果不其然,
当爸妈梦寐以求的生儿子愿望有一丝希望实现时,
周耀康的未来对于他们来说算个什么东西。
4.
婶婶立马急了,坐在地上开始撒泼打滚。
「哥!嫂子!你们怎么能出尔反尔呢?明明都答应我了!要是耀康以后没学上,我看将来谁给你们俩摔盆!」
这句话可是触碰在我爸的逆鳞上,
他当初在工地出事故差点丢了命,幸好救治得及时,只失去了半条腿。
手里的拐棍被他高高扬起,作势就要打在婶婶身上。
妈妈反应快及时拉住了他。
婶婶被吓得脸色苍白,连滚带爬地往门外奔去。
「哥,你竟然要打我!耀祖啊!你死了可就没人护着我们娘俩儿了,这谁都要来踩上我一脚!」
她口中哭喊的耀祖就是我那短命的叔叔,
听见弟弟的名字,爸爸也放下了拐杖。
婶婶却在开门的一瞬间扭过头来道:「耀康最爱吃排骨了,嫂子你看这盘排骨......」
我妈急忙将那盘排骨又往我面前推了推。
「弟妹,来娣明天就要去大学念书了,以后怕是很少有机会吃我做的饭菜了。这排骨还是留给她补充营养吧,耀康想吃我下次再给他做。」
婶婶黑着脸摔门离开了,不一会我听见她的屋里传来周耀康的喊声。
「我要吃排骨!我要吃排骨!凭什么不给我吃排骨!周家的一切都是我的!我就要!我就要!妈你去给我抢回来!」
以往对周耀康有求必应的爸妈这次也只是沉默着锁上了门。
夜幕降临,婶婶的房里还亮着灯。
看见爸妈的屋内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我蹑手蹑脚地端着那盘排骨来到婶婶的屋内。
敲门时,我提前在眼眶里蓄满眼泪,一进门就顺势滑落。
「婶婶,是我。我来给表哥送排骨了。」
婶婶的脸上还带着怒色,冷哼一声。
「你这死丫头怎么会这么好心?还不是跟你爸妈一个德行,说话不算话!快滚快滚!」
我拿衣袖胡乱抹了把眼泪。
「婶婶,我当然也想让表哥上学,可我拗不过我爸妈。」
虽然生气,但是她的眼里还是闪过一丝疑惑。
「咋回事?你爸妈不是说这钱留着给你上大学吗?」
我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隔壁村呜呜呜孙婆呜呜呜有生子秘方,爸妈说呜呜呜呜要拿钱去生小弟弟呜呜呜......」

5.
在我含糊其辞的解释下,
婶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脸色越来越难看。
「这两口子!心眼子还真是多,连我都差点被玩进去了!」
我又假装哭诉了一阵,最后在婶婶貌似好心的劝说下离开了。
还没等我走远,就听见屋内传来婶婶低声的咒骂。
「从前嘴上说对耀康这好那好,还说耀康才是老周家唯一的根儿。我当他们是好心呢,原来背地里玩心眼子!」
「我生的耀康才能给老周家传宗接代!」
「真是越老越不要脸,还想老蚌生珠!做他们的春秋美梦去吧!」
......
我勾勾嘴角,我不在的日子里就让他们两家互相猜忌去吧,
看来周家马上就要鸡飞狗跳了。
一晃到了寒假,家里果然如我所料般乱成一锅粥。
婶婶最终也忍痛掏出了自家的小金库,送周耀康进了高中复读。
而周耀康复读之后依旧吊儿郎当,听说最近还和同学搞起了早恋。
婶婶听说这件事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逢人就夸赞自己的儿子有魅力,真是无可救药。
至于我向妈妈提到的孙婆确有其人,她也确实有祖传的生子秘方。
只不过价格不菲,而且限量,每年只卖三户人家。
前世隔壁村很多妇女服用了她的生子秘方,
确实也有欢欢喜喜产下儿子的,但也是少数。
后来她被大部分生女孩的人家举报卖假药,
经查证她确实售卖的是假冒伪劣产品。
现如今她的名声还算不错,妈妈去隔壁村打听后更加动心。
回来后跟爸爸两个人一商量,忍痛取出了爸爸之前的赔偿款。
我一回家,给妈妈熬药的工作理所当然地轮在我的头上。
那药在熬煮过程中极其难闻,我只能拿到院子里看着。
弄得整个周家上上下下都是浓浓的中药味儿,
婶婶明里暗里讽刺不少次。
自此开始,两家算是彻底决裂了,再无前世的表面和谐。
随着一碗一碗苦涩难闻的汤药灌下去,妈妈逐渐有了恶心呕吐的症状。
找村里的赤脚大夫一检查,妈妈竟然真的怀孕了。
6.
听到怀孕的消息,爸爸妈妈笑得嘴角要咧到耳根子去。
连带着在家里看我都顺眼不少。
那孙婆以肚子里的男胎要巩固为由,又哄着爸妈买了几服药。
这样一来家里的老底快被掏空了。
可爸妈却甘之如饴,每天捧着那几服假药当宝贝。
孙婆还向妈妈推荐了一位接生婆,长得与她有几分相似。
据孙婆所说她家祖上曾当过太医,为宫里的娘娘接生过。
妈妈自然一千个一万个愿意,欢欢喜喜地接进家门热情招待。
她和爸爸是信奉自然生产的,认为这样才能顺利生下儿子。
因为当初周耀康就是在家里出生的,
妈妈一直认为是医院的产检仪器改变了我的性别。
随着她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很快也到了我开学的日子。
在大学的时光里,我抓住每一个机会努力学习。
恨不得把时间掰成两半用。
业余期间,我受邀进入学长成立的律所实习。

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我就拿到了法律职业资格证书和律师证。
并且成功提前转正,留在了学长的律所。
在我入职仪式当天,许久未联系的爸爸打来电话。
他说妈妈肚子里的胎儿一天天成型,她以陪产为由叫我回去。
虽然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但我挂了电话后还是买了回家的车票。
一进院子里,我就听见屋内传来嘈杂的声音。
我带着疑惑推开门,却当场愣在原地。
也许是我的重生加快了事情发展的进程,
我竟然在屋内看见了那张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脸。
前世杀害我的罪魁祸首——孙常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