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16日,一代书法大师孙伯翔先生去世,享年90岁。孙伯翔先生是当代中国书坛魏碑领域的持旗者,是近现代中国书坛少有的魏碑书法大师,孙伯翔先生的去世,是当代中国书坛的巨大损失,孙伯翔先生的名字将用在历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孙伯翔自幼学书,临池不辍。受教于王学仲、孙其峰两位大师,书画兼修,以书扬名,曾获中国书法兰亭奖终身成就奖。早年研习唐楷未能脱俗,后专攻北碑有所得,兼涉隶、篆、行、草,书作雄强古拙,形散神聚,气质不凡。

孙伯翔先生的书艺代表了当代中国书坛魏碑领域的最高峰,他的去世,让中国当代书坛魏碑一路书法的整体水平受挫,当代无人能接棒,可谓后继无人。造成这样一种现状的主要原因还在于书协一段时间的错误引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国书法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对唐楷推崇备至,学书必从唐楷入门几乎成为一个真理,所有学书者都会从欧颜柳当中选择一本字帖开始入门临习,三家楷书几乎统治了唐以后的中国书坛,后世书家的楷书都能看到三家的影子。

泛滥必然显俗,特别是当书法的实用性被时代科技淘汰后,书法已经进入了纯艺术的发展阶段,比对艺术的标准,书法开始更为崇尚个性风格,这让很多遵从唐楷风格的作品出现审美疲劳,不再被重视。

特别是在大型书法展当中,唐楷似乎都遭受到了些许不公正的评审,于是更多人开始另辟蹊径从魏碑中寻找突破,魏碑体楷书对笔法和结字的要求更为宽泛,并且风格多样,很多人通过对魏碑的学习可以创作出新奇的风格作品,以此博取评审的重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曾有书协领导说过,在楷书中加入些魏碑的东西会让风格立刻鲜明起来,更容易做到与众不同,更容易让人感到新奇。对于这种言论其实是遭到很多书法家反对的,因为他所主张的并不是深入研究魏碑楷书,而是通过魏碑楷书来投机取巧。

在这种错误引导下,很多人都开始研究魏碑楷书,特别是一些比较罕见的魏碑特别受欢迎,因为这样的作品不常见,更会给人新奇感,于是很多人在书写时用笔再狞厉一点,结字再放纵一些,就有了明显的魏碑味道。

但是,书法讲究的不是新奇,而是法度,书协错误的引导导致魏碑泛滥,唐楷受挫,但是好的魏碑作品却很稀少,曾有人说过,这几年大展中被淘汰的魏碑作品比例远高于唐楷,但是每年都会有更多的魏碑作品投送。

一些人学习魏碑并非深入研究,只是为了投机取巧,导致劣质魏碑风格作品泛滥,相比之下可以看出孙伯翔先生书法的珍贵,孙伯翔先生对魏碑书法的研究极为深入,无论是技法还是理论都有所成,真正将魏碑书法写出了自己的风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由于魏碑体的泛滥,当代很多书家又开始回到唐楷的研究道路上,孙伯翔先生的去世可以算是中国书坛一个时期魏楷的终结,也许魏楷还会迎来再次辉煌,但是依旧需要像孙伯翔先生这样专心研究书法的人来推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