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蒙古帝国在亚欧大陆大扩张的时代,是一个充满世界主义精神的时代。当时各种各样的人会往来于亚欧大陆之间,其中有普通的商人,有僧侣还有教团使者,甚至是一国之君。

其中,小亚美尼亚王国的国王海屯,就曾亲自去朝拜过刚刚即位的蒙哥大汗。而且还记载了他的中亚之旅,留下了非常宝贵的游记--《海屯王东游记》。

大汗的邀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埃尔代姆利以西海面的岛上建造的小亚美尼亚王国的城堡

公元1245-50年前后,蒙古西征已经给东欧的基辅罗斯、波兰和保加利亚造成巨大压力,位于东南欧和小亚细亚的各方势力也都感受到时局巨变。由于蒙古人对罗姆苏丹国的冲击,几个希腊人国家,十字军诸国还有奇里奇亚亚美尼亚王国感觉长舒一口气。

同时,蒙古人开始广泛接触东地中海的各种势力。准备将他们揽入麾下,为未来潜在的征战做准备。他们一面肢解罗姆苏丹,一面遣使特拉布宗和尼西亚帝国,向对方释放蒙古人不会征伐他们的“善意”,还邀请对方的使者回访。也是在这一时期,和十字军国家交集颇深的奇里乞亚亚美尼亚王国也纳入了蒙古人的外交范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位于乞里西亚的 小亚美尼亚王国版图

这个由亚美尼亚流亡者建立的政权,在周边强权之间八面玲珑、随机应变。不仅成功维护自身独立,还和十字军及欧洲国家结盟。他们模仿十字军国家进行封建化改革,还将自己打造成地中海东北一角的基督教堡垒加贸易中转站。

公元1247年,国王海屯派兄弟森帕德到蒙古帝国的中心哈拉和林商议结盟。森帕德于1250年回到奇里乞亚,并得蒙古人保证维持奇里乞亚王国的完整的承诺,甚至愿意协助他们重夺被塞尔柱人占领的土地。而且蒙古人也邀请海屯国王进行回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正与穆斯林交战的小亚美尼亚军队

硕果丰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蒙古与罗姆苏丹的战争中 亚美尼亚人也派兵参与

由于海屯曾经在蒙古人作战时进行支援,所以罗姆苏丹国的地方统治者阿萨丁对他耿耿于怀。为了逃避追杀,一行人乔装打扮成突厥人穿越罗姆苏丹国的领土,到达了蒙古军占领的卡尔斯城。他们在那里拜见蒙古军统帅拜住那颜。

随后,一行人进入了大亚美尼亚的地界,穿过亚雷山来到阿拉加措特恩附近的瓦尔丹尼斯村驻扎。沿途得到大亚美尼亚国王康斯坦丁,大主教康斯坦丁,还有王后萨博乐(也就是伊丽莎白)的热情欢迎,也为了向新大汗蒙哥致意。大亚美尼亚国王康斯坦丁派出了博学的教长雅各布、主教斯蒂潘诺斯和主教穆锡帖儿,以及一些贵族随行。他们穿越了高加索山区的阿尔巴尼亚人领土,经过伊朗的达尔班德地区,最后来到拔都的大帐前受到热情欢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金帐汗国的建立者 拔都汗

很快,一行人发现大汗的宫廷中已经有各种基督徒。其中既有来自乃蛮等部族的涅斯托利派,也有信奉东正教,归顺蒙古的罗斯系王公。当然很可能还有少量天主教徒。

在众人进行蒙古式娱乐和游戏后,拔都派士兵护送一大群人向着蒙哥大汗的驻地和林进发。他们鞍马兼程,先后渡过了乌拉尔河,楚河和额尔齐斯河流域,进入了乃蛮部的领土。终于,在1254年9月13日十字架献祭节那天,拜见了威风凛凛的蒙哥大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蒙哥汗时代的中亚商路网络

他们在蒙哥大汗的宫帐里饮酒作乐,并领取了大量礼物之后。整整50天后,在双方的会谈中,海屯向蒙古方面提出了以下七点要求:

1 皈依基督教并受洗;

2 双方建立和平和友好关系;

3 在所有鞑靼人的土地上建立基督教教堂,免除亚美尼亚人的赋税和其他压迫;

4 从突厥人手中夺回亚美尼亚人的圣地和圣墓,并归还给基督徒;

5联合攻打巴格达的哈里发;

6 在亚美尼亚人需要的时候,所有鞑靼人给他们提供帮助;

7 归还突厥人占领的亚美尼亚各行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蒙古帝国的第四任大汗 蒙哥

除第一点外,蒙哥汗几乎同意了海屯一世的全部要求。双方正式签署《和林盟约》,其主要内容为:

1 签署国在战争期间互相援助: 亚美尼亚协助蒙古人在美索不达米亚、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开展军事行动,蒙古保卫亚美尼亚王国,对付塞尔柱突厥人、埃及的马穆鲁克人和其他周边的穆斯林势力;

2 签署国之间保持永久的和平与友谊;

3只有在得到亚美尼亚王国的官方批准后,蒙古士兵和官员才能进入奇里乞亚领土;

4所有以前被他国和蒙古夺取的奇里乞亚土地、城市和城堡都归还亚美尼亚王国;

5蒙古对巴格达发动袭击时,如果基督徒提供帮助,将把耶路撒冷交还给基督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世纪手抄本上的 海屯拜见蒙哥汗

光荣返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海屯绕道返乡 拜访西域古城别失八里

随后一行人就踏上了返程之旅。他们从宫帐出发,先来到了乌伦古河流域的胡木升吉尔,随后通过今天昌吉地区的木垒县一带,来到了高昌回鹘曾经的都城。唐代的北庭都护府故地别失八里,也就是今天的吉木萨尔地区。在这附近,海屯国王听当地人讲述了野人的传说:这里的沙漠中有野人,一丝不挂,她们身形修长,长相俊美,妇女的胸脯大而且下垂。

无独有偶,12世纪的伊斯兰作家内扎姆-阿鲁迪也有过类似的记载。在一支商队经过西域地区前往中国贸易的途中,他们遇到了一个女野人,一丝不挂,形体极美,体似丝柏,面如明月,但是却不懂人的语言。当商人试图骑马过去的时候她就飞快地跑开了,速度快得连马都追不上。也许他们是塔克拉玛干深处与世隔绝,长期不与外族接触的古代居民的一种。也是在北疆地区游历的途中,海屯王见到了黄黑色的野马(普氏野马),比普通马更大的黑白色驴子(蒙古野驴),还有双峰骆驼,这都是很准确的野外观察,无疑也增加了海屯王游记的可信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普氏野马

除自然景观,海屯王还饶有兴致的记载了当时西域地区的回鹘(畏兀尔)佛教徒的信仰和生活习俗。海屯王回忆道:他们给释迦牟尼佛修建了华丽的巨型泥塑雕像,海屯还特别提到了作为未来佛的弥勒佛,还看到了他的巨大泥塑像。

海屯还记载了这些寺庙的僧人叫做toyin。这也许是从汉语中借来的借词,海屯王说这些僧侣要剃光头发,还要穿上黄色的僧袍,但是他们的衣服不是贯头衣,而是从肩上穿袍子,这说的是东方僧袍的交衽结构。海屯王和教廷使者韩布鲁克都提到回鹘佛教徒可以娶妻,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会逐渐停止和妻子行房,对这些习俗的记载大体是比较可信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西域地区的佛教文化 给海屯留下深刻印象

此后,亚美尼亚使团从别失八里地区出发,到达今天乌鲁木齐附近的阿尔里黑(柏杨驿)和曲鲁格(阜康)一带。接着又到昌吉、呼图壁还有玛纳斯附近。这时正是秋天,天空碧蓝地空灵澄澈,沙漠金黄的闪闪发光。

由于上述地区都是畏吾尔人故地,而且还是典型的佛教文化区,所以海屯没有将当地算作突厥斯坦。直到乌兰乌苏(额果波鲁)和精河(丁科巴里)附近,海屯才将这些地区称为突厥斯坦。在当时的博尔塔拉地区(普拉),海屯意外地看到了一群欧洲人。他们是蒙古人远征东欧、中欧时抓来的日耳曼俘虏,现在被安排在博尔塔拉河谷安顿,负责开采金矿、铁矿和锻造武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海屯在西域 还见到被蒙古人俘虏的日耳曼工匠

从博尔塔拉地区出发,一行人又饱览了西域游牧民族口中的“乳湖”,也就是北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即今日的塞里木湖的美景。赛里木湖如同蓝宝石般散发着幽蓝的神秘和诱惑。

他们又在金秋时节穿过了风景如画的依拉苏(今天的伊犁河),进入了一片被当地人叫做“苹果园”的地方,这里疑似位于伊犁河谷,盛产甜美的苹果,事实上,元代人对伊犁地区的称呼是“阿力麻里”,而这正是苹果的意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日的塞里木湖美景

在朝见主要的蒙古首领后,亚美尼亚王公们继续踏上回家之路。他们穿越今天的哈萨克斯坦和伊朗高原等地,于1255年返回了旅途开始时的大亚美尼亚。和当初接待过自己的大亚美尼亚贵族欣喜重逢,一行人一起满怀感激的感谢上帝的保佑,并祈祷世界上所有的基督徒都能相亲相爱,亲如如一家人。

也是这次远行,奠定了日后旭烈兀在远征阿拉伯地区时,蒙古军队和奇里奇亚亚美尼亚王国,十字军公国的合作。1258年,海屯一世还第二次前往蒙古朝廷续签协议。最终,经过多次协商和联姻,奇里乞亚亚美尼亚王国与蒙古人建立了军事同盟关系。在1258-60 年间,亚美尼亚和蒙古联军发动了对叙利亚和美索不达米亚的进攻,并在1258年洗劫了阿拔斯王朝都城巴格达。接着又攻打阿尤布王朝的叙利亚领土,还在1260年夺取了大马士革。1262年,马穆鲁克苏丹拜巴尔斯攻打安条克城。在蒙古的干预下,海屯一世还成功地击退了穆斯林的进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亚美尼亚骑士 成为蒙古西征军的主要辅助力量

沿途趣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古代的所谓狗国 多半是指北极圈内的因纽特人

除游览和外交活动外,海屯国王一路上很注意收集各种和博物学有关的信息。无论他自己,还是早一点的辽金时代的使者笔记,都提到中原北方的极北之地有一个狗国。

无独有偶,中国五代和宋朝之交的文献《胡峤陷虏记》,同样提到在契丹北方有一个狗国。契丹人曾经让人骑着快马探索他们北方的国土,结果发现男子长着狗的形状,女子是人形,穴居吃生食,生下的孩子男孩是狗,女子是人。后来南宋使者彭大雅的《黑鞑事略》中,也记载蒙古人的北方有一个狗国。这里女子长得很好看,但是男子是狗头人身。而且打败过蒙古人的入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明朝地图上的狗国 恰恰位于北极圈附近

海屯留下的狗国记载与上述材料大同小异。这不仅证明了海屯王记载的准确性,说明关于狗国的传说确实流行于当时中国的北方。这里所谓的狗国和狗人,其实就是北极圈里的因纽特人。他们的男子喜欢穿厚皮衣,戴着毛绒绒的头饰,让他们看起来很像狗头人。也许这才是对狗头人的合理化解释。

海屯王还记载,在北极圈附近有一个小岛出产巨大“鱼齿”。在将“鱼齿”拔走之后还能继续长出来。这个岛说的就是新西伯利亚岛,而“鱼齿”其实就是古代的猛犸象化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盛产猛犸象化石的新西伯利亚岛

此外,亚美尼亚教会和蒙古人也建立了不错关系。公元1242年,在蒙古那颜安古拉格的支持下,亚美尼亚人完 成了被战争摧毁的圣撒迪厄斯修道院的重建。13世纪60年代,蒙古统治者免除了所有亚美尼亚教会和神职人员的赋税。到1264年,旭烈兀接见了一批亚美尼亚神职人员,探讨了基督教神职人员对蒙古政策的态度。

在这样的友好氛围中,一份抄写于公元1286年的《海屯二世经文选》的一页里出现了大量的中国元素:凤凰、狮子和中国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海屯二世经文选》里的中国元素:凤凰、狮子和中国龙

这幅图的左右页边,是互为对称的百合花卷轴。从视觉上看,页面上半部两条装饰豪华的花环逐渐向中间的耶稣无胡须半身像靠拢,背景为纯金打造。在耶稣像两侧各有一只灰棕色的中国狮子,尾巴是典型的中国结状,它们昂首面向中心的基督。耶稣肖像下方两侧还各有一只狮子,眼睛呈亮蓝色,四肢着地蹲着。身上画有呈中国祥云的图案,但面孔略有不同。

历史上,狮子和佛教一起引入中国。在中国文化里,狮子常常被视为权力的象征和寺庙的守护者。显然,亚美尼亚艺术家将中国文化与亚美尼亚基督教文化有机融合在一起。基督肖像的上方两侧各有一只欲展翅飞翔的凤凰,拱围着中间的法轮,画中的龙被置于突出地位,张着大嘴,龙鼻向上。总之,所有装饰物都以耶稣基督为核心,显示了亚美尼亚人对基督的敬畏和他们的宗教情结。至于图画中的中国元素,无疑就是亚美尼亚和蒙古结盟之后东方元素进入亚美尼亚地区的最好证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乞里西亚大主教的礼服上 也有中国龙形象

此外,在20世纪中国新疆地区出土了海屯一世时期铸造的钱币。钱币正面是国王坐在宝座上,右边是带有一 朵百合花的权杖,左边是带有灌木状十字架的球形物,钱币周圈铭文为“亚美尼亚海屯国王” 。背面中央是灌木状十字架,并有象征闪光的四个小符号。

这组图案并不是汉字的“米” 字。周圈铭文为“ … … 在西斯城制造” 。这些钱币的出现,也从侧面证明了当年亚美尼亚和蒙古之间存在过的深刻联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海屯国王的珍贵的1254-1255年的中亚游记,被齐拉克斯-冈札克塞收录在《亚美尼亚史》中。在亚美尼亚和蒙古联盟数十年后,也就是公元1822年,亚美尼亚亲王康斯坦丁将这本古老的游记翻译成俄文,并发表在《西伯利亚杂志》中。后俄国学者又将此作品翻译成英文。

到20世纪,此书被唐长孺和张星烺翻译为中文。通过和唐宋至元代的汉文文献可以互相参照,具有极高的历史学、民俗学同样博物学价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记录海屯访问蒙古帝国行程的 齐拉克斯-冈札克塞

可惜的是,这本游记是海屯国王口授给宫廷书记官的。由于信奉基督教的书记官对于异教风俗感到陌生和不愉快,所以他很可能省略了很多国王口述的中亚见闻

但作为十字军之王,海屯拥有视野、财富和蒙古人给的待遇,远在一个意大利游商之上。他没有必要也没有动机胡编乱造,有关旅途的连贯性和形成的密集型性也让所有信息能够互相对应。

相比于真假难辨,混杂了事实和道听途说的马可波罗游记,这本简短的游记无疑更加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