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公司20%营收的核心品种,因违反生产工艺规程遭遇停产。

4月12日,益佰制药连发两条公告称,收到贵州省药监局以及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公告:贵州省药监局在对益佰制药开展检查时,发现公司涉嫌在艾迪注射液提取过程中部分工序未严格按照工艺规程进行操作,不符合《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的规定,贵州省药品监督管理局依法立案调查。

依据相关法律,贵州省药监局对益佰制药、公司法定代表人窦啟玲、生产负责人梁建琼、质量负责人邓思雄分别处以200万、383.6万、168.6万、68.46万元的行政处罚,对艾迪注射液做出停产整顿的处罚。

艾迪注射液是益佰制药的核心品种,由斑蝥、黄芪、人参和刺五加的提取物组成,是一款典型的中药注射液,占益佰制药年销售额的20%左右。益佰制药在公告中表示,未来是否生产具有不确定性,对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生产工艺违规操作,核心品种遭遇停产

艾迪注射液临床上主要用于原发性肝癌、肺癌、直肠癌、恶性淋巴瘤、妇科恶性肿瘤等。根据相关资料显示,2014年艾迪注射液销售收入约15亿元,在抗肿瘤中药注射液单品销售中排名第二

好景不长。2015年,原国家卫计委印发《控制公立医院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的若干意见》,要求建立对辅助用药进行跟踪监控制度。艾迪注射液被安徽、云南多省纳入“辅助用药”,导致销量下降。

根据益佰制药的数据显示,2020年至2022年,艾迪注射液的营业收入分别是7.37亿元、6.93亿元、4.80亿元。尽管已呈现出逐年下降之势,但仍占公司整体收入约20%。

贵州省药监局在检查中发现,益佰制药生产艾迪注射液药材提取的部分工序未按照批件工艺进行操作;斑蝥未经净制直接投料煎煮提取;批生产记录中部分工序步骤记录不准确,生产记录保存不齐全,填写的内容不完整,不能保证每批产品生产过程可追溯。同时,生产记录存在涂改但无修改人员签名并说明理由;在未经确认的冷库存放关键物料提取液,对冷库是否达到储存条件未进行评估。

贵州省药监局认为,上述行为不符合《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的相关规定,情节严重,因此依法立案调查,勒令停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对于依赖艾迪注射液的益佰制药来说蒙上了一层阴影。在艾迪注射液被多地纳入重点监控目录之后,益佰制药一直尝试转型,投资民营医院,包括绵阳富临医院、辽阳中奥肿瘤医院、德阳肿瘤医院等,同时,布局大健康,产品覆盖糖果、植物饮料、膏滋等。但收效甚微,2023年益佰制药勉强实现扭亏为盈。

益佰制药表示将认真吸取经验教训,严格按照《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的要求,加强生产各个环节的监管,全面提升产品质量和科学管理水平。

面临多项处罚,提高中药注射剂的安全性

中药注射液频繁出事,凸显了行业监管的难题。

艾迪注射液是被纳入中华中医药学会发布《肿瘤中医诊疗指南》的推荐用药。根据财报显示,艾迪注射液2022年的销售量是2958.91万支,销售范围涉及广东、山西、江西、河南、广西、海南、贵州、青海、宁夏、新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即使是得到学术认可,艾迪注射液依然被列为辅助用药,名不正言不顺地在医院推广使用。2013年底时候,国家药监局召开上市后研究和评价专家工作组成立会议,当时还成立了第一批专家工作组,信誓旦旦要加快开展中药注射剂上市后研究和评价工作。过去十年里,《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每年都点名中药注射剂。

以2023年为例,药品不良反应/事件中,涉及怀疑药品262.7万例次,中药占12.6%。2023年严重不良反应/事件报告涉及怀疑药品47.9万例次,中药占5.4%。而在2023年中药不良反应/事件报告中,注射剂和口服制剂所占比例分别是25.9%和60.6%。

这表明中药注射剂的不良反应并不是个别现象,更不是个别厂家的问题,而是这一大类产品普遍存在的风险。

益佰制药同样深知这一点。2023年,公司重点进行艾迪注射液等核心品种的安全性再评价研究,开展增加规格补充申请的相关研究,初步完成产品质量标准提升研究。

不过,本次益佰制药没有把握住生产工艺的风险,面临着罚款、停产的诸多处罚。

国家药监局力推的中药注射剂上市后评价工作之所以迟迟难以推进,分析人士指出:一旦这项工作进入常态化,国内势必将淘汰一批产品,背后影响一大批企业。临床上目前主要采取重点监控、临床控费等政策限制使用中药注射液,上市后再评价工作依然遥遥无期。

撰稿 | 小米

编辑 | 江芸 贾亭

运营 | 朱颖

图源丨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