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汽车工业史70余年,合资合作的篇章长达40载,这当中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当属上汽大众。

1984年,上汽大众成立,由此拉开中国汽车合资合作的序幕。合资企业给中国汽车工业带来先进的技术和经营理念,培养了一批专业的人才和配套企业,推动中国汽车市场的快速增长。如今,中国汽车产销双双突破3000万辆,连续15年稳居全球第一,汽车出口也首次取代日本成为全球第一。

从筚路蓝缕到全球第一,上汽大众与中国现代汽车工业的发展同频共振,40载鎏金岁月,承载了中德互信合作的一段佳话。而故事的开篇,还要从40年前那场“双向奔赴”开始说起。

一锤定音,搞合资

世纪参数图片)70年代末,改革开放的春风拂过神州大地,一切都是欣欣向荣的模样。而国内汽车产业却是百废待兴,造车环境的窘迫、人力物力技术资源的有限,让中国和欧美国家相距甚远。发展汽车工业的现实课题已经摆在眼前。另一方面,由于国内汽车工业无法满足当时急剧上升的轿车需求,因此每年大量进口汽车使得国家外汇储备入不敷出。为解决出口创汇问题,国家决定引进轿车装配线,并把这条装配线放到上海,改造上海汽车厂。

彼时,中国汽车工业之父,时任中国一机部副部长的饶斌正视国内汽车工业发展困境,与时任上海市副市长的陈锦华联合向国务院报送《关于引进轿车制造技术和改造上海轿车厂的报告》,打响发展轿车工业的第一枪。万众瞩目的“上海轿车项目”应运而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合资前的上海汽车厂外景

之后,一机部就开始向全球各大汽车集团发出邀请,通用、福特、丰田、日产、奔驰、大众、雷诺等汽车公司先后派代表团来华商谈,其中,就有公司代表提出可以采用“中外合资经营”的合作建议。在饶斌的判断下,引进外方的产品、技术和管理模式,对于我国轿车工业长远发展是有利的,并且也符合当时的国情。于是,饶斌随即转告上级,并由时任国家计委副主任顾明向邓小平副主席作了请示。

邓副主席也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可以,不但轿车可以,重型汽车也可以嘛"。正是在邓小平同志一锤定音的指引下,轿车项目开始按照中外合资经营项目来与外商进行谈判。然而,合资经营项目的谈判,远远没有想象中顺利。

是运气,更是勇气

面对一穷二白的中国汽车工业市场,美国通用、日本丰田等多家公司在与中方谈判合资经营事宜过程中,都提出了苛刻条件,比如日本坚持“只卖商品,不卖技术”原则,美国通用则建议中方生产部分汽车零部件,再由他们提供其余的零部件在中国装配,产品纳入他们的世界生产体系。显然这些条件都与中国的合资意向相差甚远,最后谈判事宜都纷纷告吹。

穷途末路之际,“另类”的德国人抛出了橄榄枝。1978年冬,德国沃尔夫斯堡市,当时还在德国考察的时任机械工业部部长周子健,在狼堡大众工厂门前,让门卫拨通了时任德国大众董事长施密特的电话,就是这次计划外的登门拜访,让中德双方结下了深厚的缘分。中方参观完生产线后,当场提出了“合资经营”的意向,施密特也一拍即合,表示愿意与中国合作。德国大众是当时惟一愿意提供新产品技术又愿意投入资金的大公司,在这种情况下,饶斌认为,还是德国大众的条件较好,这才选定德国大众汽车公司作为谈判伙伴。

1980年3月,中国汽车代表团访问当时的德国联邦大众

这次会面之后,在双方的推进下,德国大众很快便派代表访华,中德双方由此展开了历时6年多达30次的谈判。在初期,中国尚未有严谨细致的合资法规,使得双方谈判陷入无法可依的瓶颈。为此,国家中央吸收了中德谈判代表的意见,快速起草并细化法条,诞生了中国第一部《合资法》。而见证了这场“谈判马拉松”的武康路390号老洋房,如今已是上海汽车工业销售有限公司的办公场所,这幢老洋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中国现代汽车工业的诞生地!

1984年10月10日,上海拖拉机汽车工业公司、中国汽车工业总公司和大众汽车在人民大会堂正式签订《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合营合同》,中德投资比例各占50%,合同期为25年,由此开启了中国汽车合资合作波澜壮阔的40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合营合同签字仪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

回望上汽与大众的“牵手”,是运气,更是勇气。当时的中国还不是今日之雄狮,工业基础极其薄弱,现代汽车工业更无从谈起,对德国大众来说无疑是场豪赌,而对彼时上海轿车项目组而言更是需要拿出敢为人先的勇气。正是双方这种勇于变革、不断突破的劲头,铸就了今日上汽大众开拓进取、敢为人先的精神底色,经过40载风雨磨砺,始终砥砺前行、向着更出众的未来坚实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