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开通全网维权搬运抄袭必究⚠️

诚邀“关注”真心感谢您的支持!

⩥⩥图文&编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以色列港口

黄金储备

“今日凌晨,伊朗动手了!用无人机和导弹,轰炸了以色列的军事目标,看来黄金又要继续涨了!”

“最近,国际黄金价格涨至2400美元/盎司,1盎司=28.35克,全球金价未来可能突破3000美元/盎司。”

“黄金价格的狂飙起伏与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地缘局势紧张,通胀上升,美元走弱等因素紧密相连。”

黄金的重要作用,一次次的被历史所证实,提到有关黄金的话题,不禁让人想起近80年前的一幕:

在1945年10月的一天,一支三万多人的新四军官兵,在奉命完成资产拍卖后,离开了皖江地区北撤。

“此时全师的大部人都专门发了马甲背心,战士们身上都揣着银元,排以上干部都背金条和金戒指。”

“这批财产物资,除少量留到师部外,绝大部分上交给了新四军军部,苏皖边区政府和山东分局。”

“数万人携带大量贵重财物行军,在我军历史上难得一见!这个师能有多豪?这么多钱,怎么来的?”

新四军参谋长赖传珠日记中记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银元

民国金条

“从1942年底,到1947年初,第七师上交新四军总部的全部现金和物资,诸如:黄金、现金、药品、装备等,总值折合100多万两黄金!”

“其中,最少有约价值70多万两黄金的药品、弹药、棉布、黄金、银元等各类物资被辗转送到延安。”

“每年第七师上交的相当20多万量黄金的现金和物资,在当时情况下足可装备,20个国民党甲种师!”

新四军这个师,曾被称为“印钞机”师,“富七师,甲全军”!

提到八路军和新四军,大多数人的印象中,都是在敌后建立根据地,装备很落后,生活条件比较艰苦。

但是,新四军第七师却富得流油,什么“小米加步枪?”,对该部队来说很陌生,似乎从来就没有过。

“整个抗战时期,新四军七师是我党领导武装力量中,军费最充足,伙食最好,军容最好的部队。”

二年左右部队从不足2000人发展到3万多人,甚至七师军服用的都是进口龙头细布,全军绝无仅有。

第七师伙食标准为每人每月十元,几乎每天都有大米吃,基层士兵们竟然有零用钱,每月还有一支牙膏,三条香烟,牙刷香皂等供应!

该部在武器装备上,更是我军众多抗日部队之中,数一数二的,整个第七师几乎装备的都是日式武器。

这不是妥妥的土豪那是啥?这条件,这生活,全军没有之一,只有最豪!周围的日伪见了都流口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新四军

抗战最艰难时,在延安窑洞日夜操劳工作的毛主席,有时候都吃不饱饭,这第七师富的有些“过分”了!

然而,伟人却笑称其“掌上明珠”!

其实,刚成立的新四军是这样的:

根据国共两党的抗日合作协议,新四军的军费应该是每月16.6万元,但何应钦克扣改为每月6.5万元。

当时负责协调此事的周恩来同志说不行,这点钱连生活都不够,怎么能抗日,必须得加钱!何应钦最后感觉实在理亏,才涨到每月8万。

“当时,国民政府的师级军费标准有3个等级,甲等野战师是每月20万,乙等师15万,丙等师10万。”

“而整个新四军的军费,还不如国军一个丙等师的水平,新四军太艰难,没有钱怎么活,怎么打仗!”

新四军逼得没办法,必须要想办法赚钱,第七师的根据地即将被打造成我党的“金库”!

因以上种种情况,新四军时任政委饶漱石,依托第七师的位置,把第七师的工作重点定为“发展经济”。

饶漱石主张结合实际情况,利用当时七师兵力薄弱,战斗力不强,对日军威胁小等特点,搞个“特区”。

1941年5 月,第七师在安徽无为县成立,师长张鼎丞,政委曾希圣,参谋长李志高,政治部主任何伟。

长江

全师下辖第十九旅、挺进团、独立1 营、独立3 营、特务营,当时全师人马只有1900余人。

主要范围是皖江地区,即现在安徽的池州、铜陵、芜湖、马鞍山一带,是长江到南京的重要关口。

这里下游就是南京、杭州、上海等地,都是日军关注的大城市,交通便利,商业发达,位置非常优越。

1943年3月,第七师根据地开始实行党的统一领导,皖江区党委和皖江行署改组,七师政委曾希圣兼区党委书记,蔡辉兼货管总局局长。

1943年4月,经蔡辉提议货管总局更名为皖江贸易总局。

皖江贸易总局在无为三宫殿成立后,当月即移到汤家沟,西北部的陈家村,迅速开展工作。

不久之后,对外宣布汤家沟为开放商埠,广招各地客商,总局在汤家沟挂牌成立“集成号商行”。

蔡辉化名张光华,兼任总经理,聘民主人士,商界首领,与我党有密切关系的沈济民先生,出任经理。

蔡辉总经理,把汤家沟作为全战区贸易振兴的突破点,其人的经济战略眼光,十分敏锐,能力卓越!

汤家沟,历史上一直就是无为县沿江的大商埠,也是江南芜湖流域与江北之间三大商品集散地之一。

“汤家沟的北部是皖江根据地及第7师,东部是新四军的第2师,西部是新四军的第5师,南部是长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除了汤家沟,长江两岸没有比它更适合新四军,搞经济的地方了!

为更好更快把根据地经济搞起来,蔡辉陆续推进了一系列的工作:

第一,组织兵力沿江河、湖泊和道路对粮食封锁,实行粮食贸易的垄断经营,切断日伪军粮食供应。

第二,实行盐业贸易公有化,并统一组织供销。

第三,支持民间贸易自由,对来自敌战区或解放区的商人一视同仁。

同时,派遣部队全力保障过往商旅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并在重要通道设立关卡,进行全方位的税收。

第四,发展公营经济及合作社的壮大,推进公私合营,以促进民营商贸和手工业的发展。

第五,依托长江航运,向粮价奇高的上海出口少量粮食,从工业品价格较低的上海,大规模采购所需的军事物资和民用工业品。

第六,选派素质高、能力强的县区级领导干部加入财经队伍,推动战时经济快速发展。

第七,成立银行,发行抗币,控制金融保障军队,军工所需的物资。

实施粮食贸易管制和垄断经营后,很快皖中地区的粮食价格飙升,原先储备的大量粮油得以出口。

“集成号”专做战略物资的生意,垄断根据地的粮食、油、棉、麻、烟等物资出口,以及食盐、布、军需品和工业品的进口贸易。

“短短3个月左右时间,大江南北的商人纷纷来汤家沟做生意,他们开了米行、盐行、百货行、钱庄等店铺,常住人口迅速达到数千人。”

当时的汤家沟,被人称为“小上海”,的确是很恰当。

“发展到后来,小小的汤家沟,竟云集了日本商社,国民党公司,汪伪资本,数目众多的小商店。”

“甚至煤矿、肥皂厂、银行等等,日伪顽背景的商人,用大量禁运物品,钢材、药品、五金机电、机床、枪支弹药,换粮食、食盐!”

1942年,汤家沟自贸区成立的当年,皖江根据地就实现上交新四军军部749万元,到1944年,皖江根据地财政收入已达6000万。

1943年冬天,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日伪头目汪子东坐船来到汤家沟,和蔡辉达成了一项交易协议:

“新四军方面出售大米、烟草等物资,日伪以布、盐、糖等物品购买,但是每次交易要有30%的军用品。”

“初次交易后,双方都很满意。”

接着,交易持续进行,规模和范围不断扩大,后来发展到:

“新四军出售70%的粮食和30%的山货,日伪方面出30%的雷管火药,30%的钢材机床,40%的药材食盐等日用品。”

而且,新四军和日伪交易时,乘坐日本的轮船和汽车,新四军和日伪军合作关系开始越来越“愉快”了!

后来一次日伪大扫荡,我党有200多人被捕,蔡辉得知后报告曾希圣政委,打通汪伪的汪子东等人。

“利用乡绅保释的方式,两根金条换一个人,营救了很多同志。”

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驻芜湖日军司令官吉村,决定向第七师投降,但遭到上级拒绝。

吉村有些不高兴,但军令如山他没办法,于是决定回日本前,再给新四军提供一批武器装备和弹药。

最后,通过双方之前的贸易渠道,陆续给新四军送去100多吨的物资,包括轻机枪、弹药和衣物。

“有时一个商队就几百人,一条商船几百吨货物,甚至后来一天进出货船上千艘,每天都收过境税。”

“当时进口税率:布匹、棉制品、药品和食盐是5%,化妆品10%,奢侈品20%,军需用品、农业生产资料则免税,最高一天收税百万。”

这其中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依靠爱国商人,进口军需及特种物资:

用粮食、棉花、土特产品等农产品易货棉布、盐、民用工业品等的同时,蔡辉还建立了与上海爱国商人盛慕莱、朱玉龙、蔡志锷的联系。

并让他们设法为根据地采购:

“电台、西药、医疗用材、特种纸、油墨、炸药、雷管、印刷设备、无缝钢管等特种军用物品。”

据新四军第七师的记载:

“利用日伪的贪财,在敌占区设立采购网,从车床到炸药、无缝钢管等物质都能安全运回到兵工厂。“

“后来,通过贿赂汪伪政府兵工厂的厂长,甚至让他卖给我军大批枪械毛坯及零配件...”

1943年6月,大江银行成立,并对外发行“抗币”,由于技术条件限制,初期发行的炒票为木刻。

发行的票额为:

“小额100元和1000元,大额面值5000元、1万元,最高5万元。”

“印钞机”师之名,从此开始了。

“大江银行每天兑换的伪币、顽币要用麻袋装、汽车和轮船运输。”

“除上缴军部、支持各师数千万及用于敌区采购外,还兑换成大量美钞、日币,存入南京敌区银行。”

“这些储蓄存款为日后解放战争期间,开展对国民党统区的经济、政治斗争奠定了丰厚的资金基础。”

“特殊物资的特殊政策,发挥出了重要的作用。”

因七师的防区临近南京、西控淮南线、东迫津浦线,战略位置重要。

南京沦陷后,即为敌、伪、顽、我四股势力犬牙交错,反复割据,多方收租收粮,对生产力破坏极大。

“当地百姓,迫于生计压力大量种植鸦片,一时竟成了长江三角洲,最重要的鸦片生产和贸易中心。”

“控制该地区之后,当即设立货检机构,开始禁止种植和销售大烟,这事遭当地老百姓的强烈抵制。”

“后来只能实行特税,税率30%~40%,但百姓仍私下交易防不胜防,没收的鸦片不知如何处理。”

“1943年夏,蔡辉根据实际发生的情况,向希圣和区党委汇报,建议利用该地区查获的大量鸦片,作为对日伪敌进行贸易的特殊武器。”

抗战期间国内鸦片贸易都有官方为背景,鸦片贸易是暴利性交易,抗战期间由各方特务机构秘密掌控。

“在敌伪顽区,鸦片是某些特权的象征,掌控军政大权的人才有权支配,很多富商不惜千金求购。”

利用掌握的特殊物资,在对敌方的经济战中发挥了重要积极作用:

“通过与汪伪内部高层的秘密交易,七师获得了很多内部情报,以及大量的军火、黄金、美钞等。”

“同时,通过鸦片交易,收买、控制了敌伪一些重要岗位,还有各个环节上一批有实权的军警人员。”

“时常在货物运输被堵住的时刻,拿出一包鸦片就能化险为夷!”

“这种交易几乎都是百倍的差价,根据地因此获得了巨额利润,客观上对抗日斗争起到了重要作用!”

“1943年3月,第七师的兵工厂已形成生产能力,可制作子弹、手榴弹、掷榴弹、刺刀、掷弹筒、迫击炮、炮弹、地雷等军事装备。”

“同时,还具备改造和维修各类枪、炮的技术,七师的兵工厂改装的平曲两用82mm口径迫击炮,在100米内平射,可摧毁敌军据点。”

1945年皖江根据地从不足1000平方公里,扩大到3.7万平方公里,人口从几十万扩大到300多万。

新四军第七师的兵力,从初期的1900人发展到了3万余人,同时,拥有10余万人的地方民兵武装。

1945年10月,第七师奉命编为第19、20、21旅,撤离皖江地区北调山东,改为华东野战军第七纵队。

“1944年,第七师和皖江根据地年财政支配收入已不少于1.5亿元。”

“按当时当地的实物价格情况:10元可购买约四五百斤的大米,约相当同期陕甘宁边区的50倍以上。”

到1947年,新四军编制取消时,据新四军清点财产的工作人员回忆:

“新四军第七师的总资产,最少超过50万两黄金!”

“第七师师部和华东局国统区部,分别多次向苏皖区政府、华中分局、山东分局。”

“以及向华东局移交的工厂设备、黄金、资金、及在国统区的银行存款,总资产应在1亿元以上!”

“在整个中国近代的战争中,甚至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上,七师的成就都堪称战时经济的奇迹。”

Y-20运输机

某部合成旅

结束语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一支强大的军队不但需要有坚定的精神力量和先进的装备及综合作战水平。”

“还得有足够坚实的后勤保障体系,这一切都来源于充足的经济实力,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新四军第七师,中国抗战时期一个红色传奇!”

声明:本文信息及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