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年9月,我军首次实行军衔制。在此次授衔时,帅星璀璨,将星云集,但对于仅只差一步就能获得将军军衔的1260多名大校,却宣传和介绍得较少。平心而论,首次授衔即获大校军衔者,已属相当不易(1955年9月,首次授衔的少将达798人。相对少将与中将(175人)的人数比例,首批授衔的大校人数不多)。其实,这个看上去似乎默默无闻的大校群体,实是藏龙卧虎。接下来,为大家介绍几位开国大校,相信看后你会称奇!
一、资历最深、未获勋章的大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徐介藩(1901—1983),安徽省固镇人。参加过“五四”运动,1923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入黄埔军校第3期步科学习(林彪元帅为4期生),他的同窗有王耀武、戴安澜等国民党军著名将领。徐介藩从黄埔军校毕业后,转入广州航空学校学习。1926年由徐继慎(鄂豫皖苏区创始人之一)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赴苏联入列宁格勒红军航空学校学习,1928年转入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曾在共产国际东方部工作。1931年参加苏联红军,1936年加入苏联国籍,参加了苏联卫国战争。
1948年回国(当属于中共党内地道的海归派),后在中共中央东北局编辑局任职。1949年退出苏联国籍,后任驻苏大使馆参赞,赤塔总领事馆总领事。1952年参加抗美援朝作战,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办公室主任。1955年授衔时,徐介藩任哈军工装甲兵工程系主任,由于他1927年至1950年始终未在军中服役,徒有黄埔军校3期生的资历,竟然与三枚勋章无缘,只能低授大校军衔。1961年,徐介藩晋升为少将军衔。曾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自由独立勋章。1983年4月16日因病逝世,终年82岁。夫人张梅。
二、“越来越退步”的大校

周时源(1914—1974),原名周素元、周世元,安徽省金寨县人。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红四方面军第十一师(王树声、李先念都曾在该师任职)师长,参加过黄安、商潢、苏家埠、潢光等战役,参加了长征。
抗日战争爆发后,周时源1938年10月随军挺进豫皖苏边区,开展游击战争。次年11 月,游击支队改编为新四军第六支队,周时源任支队副参谋长兼第三团团长,率部转战于永城、萧县、砀山等地,多次粉碎了日伪军的进攻,打开了豫皖苏边区的抗战局面。1942年,周时源因故离职,奉命到延安抗大学习。
1945年8月,任吉林省乾安县县长,他密切联系群众,深入基层,积极配合县委,仅用半年时间就建立健全了县境内的区乡政权机构,组建了地方革命武装。1946年7月,调任辽西军区保安一旅第三团团长,率部参加了四平保卫战,先后三渡松花江,在攻打锦州、解放天津等重要战役中,他所率的三团作战勇敢,多次立功,受到军区表扬。
他在1937年至1949年期间的经历实在蹊跷,按照常规解放战争时期是我军大发展的阶段,但由于某种原因,他的职务不升反降,从抗战时的支队(旅职)副参谋长,变成解放战争时的团长。1955年授衔时,周时源任华南军区西江军分区司令员,授大校军衔(1964年晋升为少将)。
依照授勋条例,周时源成为荣获一级八一勋章的三名大校之一(另两位是罗厚福、幸世修);并分别被授予二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三级解放勋章。周大校的勋章由“一级”而到“二级”、再到“三级”,“勋级”越来越低,成为全军之最。不明就里的人看了以后,将这位可敬的老前辈称作“退步大校”。当然这样称呼革命前辈是非常不敬的,应对其亲属和家人深表歉意。
三、“三一勋章”大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罗厚福(1909—1975),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人。1929年参加赤卫队,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鄂东北道委第三路游击师连长,特务营政治委员,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八军营政治委员,中共河南光山县区委书记、县委书记,鄂东北道委第三路游击师师长等,坚持了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抗日战争时期,任中共黄安县区委书记,新四军第六游击大队大队长,豫鄂挺进纵队第一团团长,新四军第五师十四旅旅长,特务旅旅长,第一军分区司令员,第三军分区副司令员等职。解放战争时期,任江汉军区副司令员,鄂西北军区副司令员,中原军区独立旅副旅长,湖北军区孝感军分区司令员等职,参加了著名的中原突围。建国后,任湖北军区副参谋长,军区干部部部长,湖北省军区政治部副主任。1955年罗厚福被授大校军衔,同时被授予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他是唯一以大校军衔获得三枚一级勋章的功臣。
千万不要小看这“三枚勋章”,全军获得“三一勋章”者仅144人,著名战将李天佑上将,也仅获一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开国上将吕正操,因于1937年10月率一团东北军加入八路军,因此无缘八一勋章,只获得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因此,罗厚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当之无愧的“第一大校”。1961年他晋升为少将军衔。
罗厚福是一位李云龙式人物,身上有一股草莽气,作战勇敢,善于出其不意克敌制胜;又时不时犯点军纪,如他抗战时期在家乡任游记大队队长时,遇到部队缺粮他就去地主亲戚家抢粮,上级批评他说:“抗战期间不许侵害地主利益。”他狡辩称:“那是我的亲戚,将来我再还给他。”李先念对这位部将兼老乡格外青睐。罗大校之所以低授军衔,主要是因为1951年他曾受到行政降职和党内警告处分。关于受处分有两种说法:第一种说法是军分区自办工厂,干部拿出自己的钱做垫资。工厂盈利后,每个干部都得了利息。第二种说法是他帮岳父贩大烟土。最后是李先念看在多年同生死的情面上,出面保他大事化小低授衔,但没有影响授勋,因而成就了罗厚福第一大校的美名。(郭世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