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甜说,五年前,自己还是个浪迹天涯,无债一身轻的人。

那时的她是国企中层管理者,拿着四五十万元的年薪,未婚未育,所有的中长假会用来出国旅游,喜欢的东西说买就买,感兴趣的课程随时报名。四年前,她还在北京贷款买了房。

但一切戛然而止,今年,她失业了。“我们事业部全部都被砍掉了。”她没有什么存款,还因为房子背上了沉重的债务。

一瞬间,她成了自媒体口中“一夜返贫、阶层滑落、无力还贷”的“失业中产”。

这几年有个流行词叫“乌卡时代”,说的就是当下充满了不确定性。陈甜刚好就面临这样的情形。工作前景不明,房子不再保值,经济环境不及预期,高歌猛进的生活一去不复返,国内中产的财富安全感,一下子没了。

怎么自救?像陈甜这样的失业中产,将希望放在改变自己上。

失业中产头上的乌云

年初,各行各业迎来裁员潮。中产财富危机的多米诺骨牌开始推动。

陈甜回忆,得知被裁时,她并没有太多难过的情绪,倒是有种“靴子落地”的踏实感。过去一年,她所在的部门预算削减,不再有年终奖和过节费,中层管理者纷纷被降薪10%。

起初她估计,凭借既往的工作经历和业务能力,找新工作应该不是难事。

然而,投出的简历大多石沉大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意识到市场变了后,陈甜开始像上班一样找工作,从早到晚,每天最少八小时,不是在看岗位描述,就是在电话沟通或是准备面试。失业后的半年里,她投出至少7000份简历。期间,有收到一些offer,但薪资无一例外都较此前大幅缩水,甚至无法覆盖她每月1万多元的房贷。她把房子也挂出去了,但来问的买家寥寥无几。

每况愈下的求职环境,难以向下兼容的中产,失去了叫价权。陈甜直言,“被市场好好上了一课”。

失业的阴影同样笼罩了“中年夹心饼干”王梅梅。她上有老下有小,背负着房贷压力,还是家庭主要经济收入来源。踏入职场以来,她从不敢轻易辞职,每一份工作几乎都无缝衔接,最长也不过间隔一周。

可是,一个月前,王梅梅被优化了。

那是场一对一的线上谈话,直到领导开口前,她都还以为这次谈话会围绕“去年的年终考核”展开,聊一聊涨薪幅度和年终奖。毕竟过去一年,她时常白天上班,下班去医院调理颈椎,晚上回家接着干活,加班到十一二点是常有的事情。

谁知最后谈话内容却落在了“经济补偿金”上。

进击不是最好的防守,因为前方可能是断崖。一直向前冲的王梅梅,不得不猛踩刹车。

同样被按下暂停键的还有李晓,接连两次被裁的她,心态彻底崩了。

一年多以前,她还是某互联网大厂里的中层管理者,年薪六七十万,当时她选择主动离职,原因是,无法再忍受长达三年的失眠困扰。

这是长期高强度工作环境下精神压力大的表现。李晓听闻四十岁左右是职业生涯高峰,若没有成为一把手,从此便极大可能走向下坡路。在互联网科技行业工作十年来,她一刻也不敢停歇,“就怕随时被优化,以后的赚钱能力没现在那么强了”。

裸辞后,李晓投入找新工作,但并不顺利。后续入职的两家公司也先后裁员,她因入职时间短,首当其冲。

一线城市的房子、无缝衔接的工作、高管的地位,放在以前,随便哪一样,都会引来周围人的艳羡:“你们都有这些了,还用担心什么?”

事实上,由奢入俭难,从月入几万到月零收入,还背负债务,无不成为失业中产的心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高杠杆、高回报,失灵了

过往,中产的财富增值渠道很大程度上与房地产相关,可现如今,这一高杠杆、高风险的投资方式不再奏效,甚至成为许多失业中产难以承受之重。

陈甜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区,总价近400万元的房产,一度承载着她对资产“保值增值”的期待。然而目前较于购入时已经贬值近20%。而且,已经不好卖了。

过去二十年,楼市的黄金时代,也造就了国人的安全感。据中原地产统计,2004年5月到2014年3月近10年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的房价,分别上涨了374%、346%、505%和420%。不断上涨的房价,与财富安全感画上等号,反过来推动国人与楼市的双向奔赴。

陈甜说,2010年左右就在北京买房的老同学们,每个人的资产在后续几年至少都翻了一番。

不过,近几年,房价狂飙的时代似乎谢幕了。

在房住不炒的趋势下,房价开始“去泡沫”。中指研究院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1月,百城二手住宅价格已连续19个月环比下跌。这让17年到21年加杠杆买房的人痛拍大腿。

2021年1月至2023年11月百城二手住宅价格及环比变化/图源:中指研究院

陈甜就是其中之一。她回忆,2020年全国楼市经历了一波意想不到的火热行情,举债买房太常见了。她也果断加杠杆上车,如今背着房贷,卖不动、不好租,骑虎难下。

楼市、就业双双遇冷,两向挤压的终点可能是断供,房产被法拍。2024年1月全国各类法拍房挂拍10.04万套,同比增加48.2%,这一热度还在持续升温。

2022年—2024年1月全国355城法拍市场挂拍、成交趋势/图源:中指研究院

王梅梅押注的股市,行情同样不容乐观。

2024年伊始,A股市场持续震荡,上证指数在2900点附近反复拉锯战,甚至一度跌破2700点,创2020年4月以来新低。

王梅梅并非临渴掘井,在决定“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前,她还特地学习了股票、基金投资相关的知识,并谨慎地拿出了家庭收入的5%放在股票市场。后来,这笔钱还是亏了近一半。

“行情好时确实能挣点小钱,行情不好时,大概率只能成为韭菜。”王梅梅坦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房产、股票等高杠杆高风险资产的祛魅,是大环境给中产们上的第一课。

向前行,目的地遥遥无期时,向后退守,或能从困局中脱身。依靠房产和股票步入中产行列、又因为裁员潮而陷入财富危机的人们,想方设法自救。

李晓发现,身边能够维持既往生活水平,镇定自若地应对中年失业危机的朋友,大都早早预备了后路。他们井井有条地进行家庭资产配置,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

从买房、炒股到资产配置,找回安全感

王梅梅就是李晓口中那一类镇定自若的失业中产。

她敏锐地察觉到经济环境下行,早早布局家庭资产配置。她有意识地把钱规划成三笔,分别用来存钱、买保险、选择中低风险理财产品。大厂裁员新闻不断后,她更是培养起记账和做年度、月度收支规划的习惯。

在留足家庭年收入的五六成作为日常开销和紧急备用金后,这些年来,王梅梅陆续为自己和家人配置了包括医疗险、重疾险在内的各类保险。失业前,她还特地给自己和丈夫配置了商业养老年金险。整个家庭共计有17张保单,每年的保费需要支出6万~7万。年金险这样的储蓄险,会让她强制管住手,并通过复利的方式来稳妥地生钱。

除了上述的开支外,剩下的两三成余钱,继续被拿来“钱生钱”。

有了股市教训后,王梅梅在靠投资获取收益方面越来越保守,现在的她,股票碰不得一点,只会在银行或是支付宝上购买一些中低风险基金、债券等理财产品,收益虽低,但风险也低,心里安稳。

最近她重新做了投资风险测评,原来的“成长型”变成了“平衡型”,三笔钱配置工具也显示她对钱的分配更合理了。

“短期经济上的压力不是很大,工作上的压力全无,我老公都说我情绪非常稳定。”电话那端,传来王梅梅爽朗的笑声,当前的她并没有立即再就业的焦虑。

失业中产的家庭资产配置需求非常明显,两个字,求稳。

公开资料显示,支付宝app上使用“三笔钱”工具进行资产配置的用户中,“第一笔钱”即用余额宝攒灵活取用的钱,平均金额占总体的44%。“第二笔钱”未来保障中,55%的用户都给自己买了医疗险。

保持流动性和为生活兜底,成为失业中产当务之急要填补的窟窿。

李晓失业后,第一件做的事是给自己托底。把裁员补偿金作为长期储蓄存入银行后,她也开始考虑未来保障问题,为自己购买了额外的医疗险和重疾险,之前她只有公司统一购入的员工基础保险。万一真的生病,生活也不至于坍塌。

如果在房贷、日常开销、保费缴纳等支出后还有些余钱,李晓会从中抽出部分放余额宝,或是购买短期的债券或货币基金。

陈甜则更担心不稳定的收入,她决定卖房取回现金流,“等卖了房之后,打算去北京郊区租房,房租控制在每月一两千。”

选择在当下卖房很难说是个好时机,即便是按购入价卖出,根据北京的房地产政策,各项缴纳的税款再加上中介费用,陈甜大概也要损失超80万元。

“总得先止损吧,房子股票基金都一个样,选错了,就得割肉。”陈甜叹了口气说道。

打算卖房换现金流的失业中产,不止陈甜一个。社交媒体平台上,以此为话题的分享,比比皆是。大家想法一致,都争取房子能够以好价位尽快卖出后,好好规划这笔钱。

在充满不确定性的乌卡时代,经历过职场颠沛和经济压力考验的失业中产越来越想明白一件事:生活的稳定与幸福,并不完全取决于外在的职业成就和经济收入的多寡,而是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有没有足够的准备和应对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