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 本文系真实案件,资料来源:今日说法---《被毒害的青春》
  • 本文所用素材源于互联网,部分图片非案件真实画像,仅用于叙事呈现,请知悉。

“佳佳,算妈求你了,你跟法官坦白,咱好好改造行嘛!”

赵佳的母亲喻秀芳泣不成声,当众向着带着镣铐的女儿欺身下跪。

“妈不想看着你为那个男人受罪啊!”

一直低头沉默的赵佳缓缓抬起头,望向法庭大门,脸上浮现一丝释然与痛苦。

赵佳目光愈发坚定,猛地回过头来,接下来她说出的话,让众人为之一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赵佳是个苦命人,从小她便跟着母亲独自生活。

但她并不是没有父亲,她只是打心底里对她的父亲充满厌恶与失望,不想认可他。

赵佳的父亲叫赵立,是个酒鬼,同时染上了赌瘾,整日无所事事,游手好闲。

每天赵佳期待的不是回家,而是上学,这样她就能逃离遍地狼藉的如同废墟的家。

没错,赵立性情乖张,喜怒无常,他经常对家人实施家暴,首当其冲的便是赵佳的母亲。

赵佳自幼便生活在这样恶劣的家庭环境里,她总想着父母干脆抛弃自己算了,她惶恐着每天的生活,避而不及。

但喻秀芬却对她出奇的好,也许是心怀愧疚,在赵立发狂时,她总会第一时间护住赵佳。

母亲的小心呵护并没换来赵佳的好脸色,赵佳顽固地认为母亲太过懦弱,总是事后关心,就像逢场作戏般。

时光如流水般浸透淌过生活,它带走了苦痛,却留下依旧默默忍受的人。

心智越发成熟的赵佳自知未来决不能被囚困于此,自掘死路,她暗地里谋划着离家出走的计划。

“妈,他呢?”赵佳左顾右盼地四处寻找赵立的踪影,眼神狡黠。

赵佳口中的他就是赵立,她从来没叫过“爸”这个称呼。

本是周末放假,赵佳却起了个大早,还一反常态地询问赵立的下落,这让喻秀芳很是诧异。

“你爸昨晚没回来,可能在哪个朋友家喝醉过夜了吧”

正弯腰默默收拾一地酒瓶的喻秀芬似乎根本不去制止赵立的所作所为。

“妈,说实话,你有没有想过跟他离婚”

赵佳直勾勾地盯着喻秀芬,眸光闪烁,似乎在思索考虑着什么。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

啪!听到这话的喻秀芬身子一抖,双手一松,手里的拖把不受控制地滑落在地。

“我告诉你,你千万别在你爸面前说这话!”

喻秀芬焦急地一把拉过赵佳,拉到角落,用手指着赵佳,小声嗔怒道,生怕触犯霉头。

“妈,我没开玩笑,我现在不是小孩子,我不忌讳这些,这些年他是怎么对我们的,你应该心知肚明……”

赵佳目光怨毒,一字一句地控诉着赵立的恶行,她无法忍受这样惶惶不可终日的生活。

“那他也是你爸!”

喻秀芬突然大声喊道,出言制止了赵佳对其父亲的斥责,她天真地认为血缘关系可以原谅一切。

“哼!我从来都没承认他是我爸,他不配做我爸,妈,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赵佳情绪激动,极力否认着赵立与自己的关系,她要与那个恶魔一刀两断!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该去写作业就去写作业”

喻秀芬眼神闪躲,用力推开了赵佳,捡起地上的扫把,她不想再谈论,她害怕谈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痛苦的经历在人的心底刻下烙印,隐隐作痛,萦绕心头的阴影终会让人失去反抗的勇气,喻秀芬就是如此。

赵佳看着避而不谈、慌乱失措的母亲,深知她可能要永远承受这份痛苦。

赵佳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已经做出决定,她要离开这里!

嘭!一声关门的声响回荡在昏暗的房间里,透进的一丝光亮无力地落在地上。

赵佳带着不多的行李离开了这个让她讨厌的家,可让她没想到的是,不过一天时间,她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02

傍晚,正在干农活的喻秀芬听到开门声,探头一看,是自己的丈夫赵立,赶忙低下头来,一声不响地忙着手里的活儿。

“赵佳呢?!把她给我……我叫出来,有……有事儿!”

只见醉醺醺的赵立脸色通红,口齿含糊不清,脚下的步子摇晃不稳,酒精的刺激让他看起来十分狼狈。

“她不在家,找同学一起写作业去了”

喻秀芬面容抽搐了一下,不着痕迹地捂了捂口鼻,赵立呼出的气息中弥漫着浓重的酒精气息,让人无法忍受。

其实喻秀芬并不知道赵佳去了哪里,大概想来是在与早上的谈话作气,只得随便编了个谎,反正她觉得赵佳还会回到家就行了。

“写……写写,天天就知道写,女人读书有什么用,老子赔这么多钱养她这么大,不如卖给别人狠狠赚一笔!”

赵立满脸赤红油光,双手胡乱挥着,手舞足蹈的样子滑稽的像个小丑,嘴里说出的话却偏执疯狂。

“什么!你要卖了佳佳,我绝对不允许!”

喻秀芬一下子就坐不住了,起身就要找赵立要个说法。

“要你管,臭婆娘!我已经跟隔壁卖猪的老马说好了,人快40岁了,还没个老婆,赵佳正好卖给他做老婆,他可会给我一大笔钱呐哈哈!”

赵立瞪大了双眼,目光充斥着不明的意图,丑态百出,他狠狠推开上来纠缠的喻秀芬,旋即又是一番发泄殴打。

“我警告你喻秀芬,别来搅乱老子的事情,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子走,小心我弄死你!”

赵立一巴掌重重地扇在喻秀芬的脸上,鲜红的印记昭示着赵立的罪行。

“喂,老赵,这怎么回事啊!”

突然门外一声大喊声传来,是隔壁屠夫马强的声音,也就是赵立口中的老马。

只见马强揪着一个女孩的衣服,手里拖着一个破旧的行李箱,一把连人带箱子扔在赵立的面前。

“赵立,这是你女儿吧,我可看到她想跑啊,不是说好的给我做老婆的嘛,你不厚道啊!”

面露惊恐的赵佳手足无措,一听自己要被赵立当作商品交易给别人,一脸震惊与无助。

原来,正欲逃走的赵佳迎面撞上了马强,被其识破给强行带了回来。

“你个死东西,还想跑,今天我就打断你的腿,看你跑哪去!”

了解到前因后果的赵立操起一旁的拖把就要挥打过去,却被马强给拦住制止了。

“别给我打坏了你,我还指望着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呢!”

马强毫不遮掩眼中的欲念贪婪,上下打量着慌乱蜷缩角落的赵佳。

“哼!你要再想跑就别想好过”

赵立撂下一句话,二话不说就把赵佳用绳子给捆着了手脚。

难以想象这居然是一个父亲能做出的行为!

看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始终被囚禁在房间里不得外出的赵佳渐渐失去了逃脱的希望。

真就如她所想的那般,这里成为了她下半辈子的牢笼,她即将被自己的亲生父亲为了一己私欲而卖给别人。

喻秀芬每天都来找赵佳谈心,她看着赵佳沉默寡言的样子,一时间心痛无比,也内疚痛心着自己懦弱而无力反抗的事实。

赵佳日渐消瘦,而就在把赵佳正式许配给马强的前一天,喻秀芬瞒着所有人放走了赵佳。

“佳佳,我没能力,没保护好你,也没办法给你好的生活,你是对的,妈希望你未来能幸福,你走吧,别回来了”

这是喻秀芬身为母亲最后给赵佳说的一句话,在那天之后,赵佳便远走他乡,和家里再也没有了联系。

她不知道自己的出逃会给母亲带来何种难以想象的后果,她也不想再纠结这个了。

赵佳终于逃脱了她的父亲,开始了一直畅想的一个人的生活,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渐渐地从一个数丈的泥潭走入了无底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