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与妻子结婚二十五年,但孩子的父亲却不是我。

为了妻儿,我拼命赚钱,省吃俭用,

他们却为了利益毫不犹豫地抛弃我。

睁开眼,我又回到五年前儿子找我要钱“治病”。

这一次,我叫他去死。

1

“既然得了重病,那就早死早超生,省得祸害别人。”

我冷眼看着理所当然要钱的陶俊熙,面露讽刺。

上辈子,陶俊熙单单发来病例照,我心急如焚,立马相信了他。

为了凑钱,我甚至有过变卖房子的想法。

老板陆尧知道我缺钱后,主动把钱借我。

他的钱不好拿,但为了儿子,我只能咬牙接受。

最后我替陆尧顶罪,在监狱中被人打死。

而妻子沈青青和儿子陶俊熙却踩着我成了人生赢家。

这辈子,我死心了。

我不会再做他们人生路上的垫脚石。

听到我这么说,陶俊熙原本吊儿郎当的表情一僵。

他难以置信地大叫:

“你有病啊,这么咒你儿子?”

我收回递钱的手,冷哼一声:

“想装病骗钱,怎么不断个手更可信?”

说完,转身就走。

想想就觉得可笑,曾经自己就这么相信了陶俊熙虚伪的谎言。

他这次生了“重病”之后,又被迫“摔断了腿”,被人“骗钱”。

一次又一次,我才敢相信,原来他真的只是把我当作个提款机。

是我太傻。

可笑的是,这三十万最后被他赌博输光了。

当他再次欠了巨额债务后,竟然怨我主动拿钱害他。

身后,陶俊熙难以置信地大叫:“爸!”

“陶其彦!”

“你他妈的陶其彦,把钱给我!”

他气愤地直呼其名,伸手来抢钱,被我一拳打倒。

这一拳,夹杂我多年的痛苦和愤懑,带着十足的力道。

他“嘭”地一声倒地,吐出口血沫。

我心中的郁气随着这一拳头抒发出来。

爽!

2

旁边呆愣的沈青青瞬间清醒过来。

“你、你疯了?”

她见我脸色依旧难看,不由得缓了语气,柔声抱怨:“你好端端地怎么打孩子?真的吓到我了。”

说着,眼眶泛红,隐隐流泪。

她最是知道怎么哄我。

或者说掌控我的情绪。

再次看到年轻不少的沈青青,我还有些恍惚。

眼前这个女人是我放在心尖上的妻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为曾经的经历,她敏感脆弱,像个清瘦的白鹤,惹人心怜。

我步步忍让,伏小做低。

只为了她能展开笑颜,放下过去。

然而,二十五年的时间告诉我——

我就是个小丑。

我一字一句开口:“别这样,每次都装,真的很恶心。”

她落泪的神色挂不住了,有些惊疑。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

她上前一步,想要伸手拉我。

我反手推开她。

像是破除了什么咒语,我看着这个踉跄倒地、面露痛苦的女人,心中无动于衷。

不等她开口,我转身就走。

身后,沈青青叫我,陶俊熙骂我。

我都充耳不闻。

真好,我从心里自由了。

3

我把三十万块现金还给陆尧。

毕竟他的钱,实在恶心。

我拿在手里,心里不安。

陆尧慵懒地靠在椅背上,神色有些惊讶:“不用了?”

我点头,并没有解释原因。

他若有所思地扬眉,没再说什么。

我回来上班,继续做陆尧的贴身保镖。

期间,沈青青给我发了不少消息,电话也是一个接一个地打过来。

我始终没有回复。

只是没想到,她们居然敢到陆尧的别墅找我。

也是。

她要是胆子不大,怎么敢背着我多次给我戴绿帽?

沈青青对着陆尧,低头羞涩一笑:

“麻烦您了,陆总,我有急事找一下其彦。”

陶俊熙一改之前的嚣张桀骜,他乖巧地扬起笑脸。

陆尧摆摆手,让我们一家人好好聊聊。

他一走,陶俊熙立马变了脸色,语气变得冷硬。

“爸!我真的需要钱,你就把钱给我吧!”

我冷眼看他,始终一语不发。

他脸色纠结片刻,烦躁地抓了把头发。

“爸,是我错了,我不该造假病历骗你。”

他只能承认:“……我赌钱输了三十多万。”

“他们说,要是我没还钱,就会把我手砍断……”

他低声哀求:“爸,求你!”

上辈子,我一心为他着想,以为他只是一时误入歧途。

那时我把整整三十万的现金给他,他却责怪我怎么不多给他一点。

可他忘了。

这么多年我的工资全部上交给沈青青。

为了让她拥有更富裕的生活,我拼了命地工作,帮着陆尧做些杂活脏活。

因为不能陪伴孩子,我心中愧疚,十分纵容陶俊熙。

而现在我对他冷言冷语,他倒是对我有个好脸色。

但,又不是我的孩子,我凭什么要替他负责?

我轻嗤一声:“砍断也好,让你长个教训。”

陶俊熙压抑在心底的焦躁、愤怒猛然爆发。

甚至在陆尧家中不管不顾地大叫出来:

“你是不是疯了?我是你儿子,你居然要看我去死?”

“我没你这个爸!”

沈青青急忙拦住陶俊熙。

她哀怨地瞪了我一眼:“你怎么能这样说?”

“俊熙这次是犯了错,可他还小,以后总能改好的。”

“是不是工作久了心里不舒服?要不请假几天,我在家里好好陪你……”

我打断她的话,眼神厌恶。

“你们两个,这么装就没意思了,我说没钱就是没钱。”

“或者……”

我转头看着沈青青:“你不是有挺多‘朋友’吗?怎么没想着找他们帮忙?”

她眼皮一颤,下意识避开我的视线,心中惊疑不定。

陶俊熙怒了。

他毕竟年轻,还压不住脾气。

更受不了原本任劳任怨老父亲的讽刺。

“行,既然你这次不帮忙,那以后我们就断了关系。”

他叫嚣着:“以后我没你这个爸,你就一个人去死吧!”

我毫不在意地点头。

4

陆尧关心我,问我出什么事。

我看着他,无所谓地开口:

“没什么,就是沈青青给我戴绿帽。”

“她这个女人也就一般,真不知道有钱男人放着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不选,反而包养她?”

陆尧面色不变,拍着肩膀安慰我:“女人吗,多的是。”

我笑着点头。

他既然明白这个道理,又为什么非得盯上沈青青?

恶心。

只是我没想到他隔天便邀请陶俊熙到家里。

陆尧留他喝茶,我作为保镖站在他身后。

陶俊熙坐下时,看了我一眼,眼神嘲弄。

我没理他。

此时他看起来神采奕奕,全然没有昨天被讨债的惶恐无措。

陆尧随口说了句:“去泡杯茶。”

下一秒,他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对陶俊熙解释:

“我真是习惯了,你在这呢,我怎么好意思使唤你爸。”

陶俊熙笑道:

“没什么的,我爸现在是您的保镖,让他做什么事是应该的。”

他惬意地靠在椅背上,挑眉看我。

我心中觉得好笑。

他还是太年轻了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是当面给他们干活,这种事情,我上辈子做得可不少。

更何况,更卑微、更屈辱的事情,我都做过。

他们聊了不少,突然陶俊熙不小心洒了杯茶到地上。

他拍了下额头,连忙道歉。

陆尧笑道:“没事,让人拖了就好。”

他淡淡道:“拿抹布擦仔细点。”

我点头,拿了块抹布,当着他们的面蹲下来细细擦拭地上的茶渍。

陆尧抿了口茶:“要不是佣人休息了,我也不好意思麻烦你做这种事。”

我没说什么。

他这人向来这样,虚伪得很。

5

我在一旁听完他们的谈话,才知道陆尧找陶俊熙是为了女儿陆璐。

陆璐在大学被人欺负,是陶俊熙帮她。

事后,她情绪仍然不大稳定。

她和陶俊熙原本便是同学,再加上我与陆尧的关系,更是熟识。

陆尧请他在学校帮忙照顾陆璐,他欣然应允。

只是我之前一直不同意两人时常来往。

因为我知道陆尧始终不怀好意。

但现在,我已经没有管他的必要了。

只是冷眼看他,一步步走向陆尧布下的陷阱。

陶俊熙走时,陆尧要我去送送他。

“父子之间哪有隔夜的仇?”

“你虽然当我保镖,但心底我把你当做好兄弟。我也关心你的事,你们父子好好聊聊。”

我似笑非笑地扯着嘴角。

陶俊熙离开陆尧的视线后,脸上的笑意猛然落下来。

“我告诉你,没有你,我照样能凑来三十万!”

“陆总有钱还大方,他要是我爸,我做梦都会笑醒。”

“有钱真好,能把你当狗一样使唤,你还不得不听。”

他上下打量我一眼:“行了,陶保镖,你就别跟来了。”

看着他这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我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曾经,我为他的冲动愚蠢而忧心万分,生怕他日后吃亏。

现在,我真的觉得他很可笑。

他根本不知道,一切都是陆尧的阴谋。

就连他被人引入赌博,借高利贷,都是陆尧的设计。

上辈子,我替他挡了刀,他到死都以为陆尧是他可望而不可即的亲生父亲。

这辈子,我倒是期待他发现真相那一刻。

(卡点)

5

这个月的工资到账后,我便推掉工作。

陆尧有些惊讶,随即淡色道:

“我尊重你的选择,不过这个工作会一直替你保留的。”

“这是我这个兄弟能为你做的。”

我点头应好。

但心里怎么想,只有自己知道。

几天后,我回到“家”里找沈青青。

她开门见我回来,惊喜的脸色瞬间僵住。

我眉头一挑,瞬间懂了。

是在家里找刺激,将要被我发现。

我倒是忘了,她现在背着我和别人打得火热。

沈青青原本柔婉的声音猛然拔高,有些尖锐:

“你怎么回来了?怎么这时候回来?”

她强笑着说道:“我正想出去……”

她说着,急忙披了件外套想开门出去。

我叫住她:“我来说一下离婚的事。”

空气沉默了几秒。

她泪流满面地转头看我:“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离婚?”

“俊熙的事我都没怪你,你现在连基本的生活费也不给我……”

“我不想见你,你也好好冷静一下!”

她转身就走。

我连连点头感叹。

不愧是沈青青,上辈子在陆尧的重重情妇中杀出重围,成功坐上陆夫人的宝座。

演技浑然天成,要不是我知道真相,还真容易被她骗过去。

我没说什么,只是把这几天蹲点拍到的照片给她看。

沈青青身子猛然绷直,眼神一慌。

她呆愣片刻,呜咽一声哭出来:

“你长年不在家,我一个女人真的很无助……”

还装呢。

“确实挺无助的,有时候需要好几人才能帮助你。”

我冷冷嘲讽一句:“陆尧和他们是一个圈子的,都认识吧?”

沈青青浑身颤抖。

她突然冷笑一声。

“你给不了我想要的一切,凭什么要求我做好你的妻子。”

“你就是个小小的保镖,说难听点就是打手。”

她一字一句哽咽道:“我想要住别墅、想要坐豪车、想要做富太太……”

我打断她:“结婚前,你就知道我不是那些有钱的大老板。既然如此,为什么要答应我?”

她被我问得噎住,半晌没回我。

我没工夫和她多说,再次强调离婚的事。

“我手上的证据,足够你净身出户。”

“你!”她颤抖着说,“我至少帮你养大了俊熙。”

我嗤笑一声:“别搞笑了,他根本不是我儿子。”

她眼皮轻颤,瞳孔猛然收缩。

“这件事,我一开始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