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消息人士称唐一军3月27日在江西被带走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微敖 实习生 程丹妮 2024年4月2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开通报:江西省政协主席唐一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多位消息人士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唐一军是在2024年3月27日,在江西被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工作人员带走调查的。

唐一军曾在2020年4月至2023年年初出任司法部部长。他的“落马”是近十年来,继吴爱英、傅政华之后,司法部第三位“落马”的部长。

唐一军,1961年3月生,其父辈为山东日照莒县人。1977年,时年16岁的唐一军在浙江丽水青田县、丽水县、永康县等地下乡做知青。

1980年10月,唐一军回城,在浙江省丽水地委党校(今丽水市委党校)担任资料员。在此期间,他也在浙江省委党校理论本科班政治经济学专业学习。

1986年7月,唐一军调至浙江省委宣传部工作理论处工作,先后任干事、副主任干事、主任干事。1991年7月,他转至浙江省委办公厅,先后任秘书、副处级秘书、正处级秘书。

1997年,唐一军下派到浙江省舟山市,任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

2002年,回到省城,任浙江省纪委常委、秘书长。

2005年,45岁的唐一军赴任宁波,先后任宁波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宁波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等职。

2011年2月,时年50岁的唐一军,转任宁波市政协主席。这在当时被部分政坛人士视为唐一军是“退居二线”。

然而,5年多后,即2016年5月,唐一军却出任宁波市代市长;当年8月,又任浙江省委常委、宁波市委书记。

次年4月,唐一军转任浙江省委副书记、宁波市委书记。

6个月后,即2017年10月,唐一军离开浙江,北上辽宁,升任辽宁省代省长;2018年1月,任辽宁省省长。

2020年4月,唐一军进京,接替傅政华,出任司法部部长。

此后,他又兼任了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委员兼办公室副主任,中央教育工作领导小组成员,中央政法委员会委员,中央司法体制改革领导小组成员,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及节能减排工作领导小组成员等职务。

2023年1月,62岁的唐一军离京南下,就任江西省政协主席,直至此番案发。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延伸阅读

落马女干部8名亲属被查:妹妹保管赃款滞留国外十几年

广东省清远市清新区委原书记郑小燕严重违纪违法案涉及亲属人数多、贪腐时间长、介入公权力程度深,发人深省。

图为郑小燕资料图,她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

2008年至2019年,郑小燕利用职务便利,在土地开发、征地拆迁、建设用地指标调配、政府工程项目承揽、工程款拨付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亲属非法收受巨额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4428万余元。2023年8月,郑小燕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24年1月,郑小燕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万元;查封、冻结在案的股权、房产、车位等及其退缴的违法所得被依法予以没收;其余违法所得及其收益,依法继续追缴。

作为领导干部,郑小燕非但没能正确看待亲情,严格约束亲属,反倒当起了家族“生意”的操盘手,如今,苦果自尝。

家风是一个家庭的精神内核,也是一个社会的价值缩影。家风建设并非一家一姓的小事,而是关乎党风政风社风民风向善向上的大事。家庭和睦、家教良好、家风端正,子女才能健康成长,社会才能健康发展。

国内有“中间人”“代理人”,国外有赃款“保管员”,精心打造家人腐败圈

对郑小燕来说,家庭已成为权力变现的“交易所”。按照血缘亲疏“分层授权”原则,她将职权当特权,将公权当私器,精心打造家人腐败圈,为敛财各司其职。

2003年1月,郑小燕前往清新县(清新县于2012年改县为区)任职,其后便处心积虑为自己和亲属谋取利益。国内有“中间人”“代理人”,国外有赃款“保管员”……在郑小燕的“操盘”下,她的丈夫、弟弟、妹妹、女婿,甚至丈夫的妹夫、弟弟的连襟等多人牵涉其中。

“别人是‘夫唱妇随’,她家是‘妻腐夫贵’。”清远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同志说。2006年,郑小燕指使当时47岁的丈夫陈某提前退休,充当“大堂经理”。每当社会老板有所请托,郑小燕不置可否,暗示对方“有空找陈某喝茶”;有工程项目即将开标,郑小燕便与陈某商量给哪位老板承接,让陈某出面对接、洽谈“好处费”。

郑小燕对亲属同样有安排。她指使弟弟郑某夫妇双双辞去公职,成为清新有名的政府工程“二道贩子”。她还安排已移民加拿大的妹妹代为接收、保管巨额贿赂,仅两笔贿赂款总额就逾2000万元。为了逃避组织调查,郑小燕甚至强令其十几年间滞留国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郑小燕资料图,她被批精心打造家人腐败圈

2008年8月,郑小燕升任清新县县长后,一些旁系亲属也被吸纳进郑家腐败圈。在其帮助下,黄某(陈某的妹夫)、欧某(郑某的连襟)承接了数亿元政府工程项目,郑家从中获利数千万元。郑小燕的女婿及其亲属,在清新涉足房地产等多个领域,背后全靠郑小燕。

郑小燕主要按亲疏程度确定好处费比例。对亲弟弟郑某,她分文不取;对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帮忙可以,该收的钱“分文不能少”,如黄某需按利润的40%支付好处费,欧某则要将利润的75%分给郑家。

2013年至2019年间,郑家承担了清新区大部分政府工程项目,其他经营者如果没有向郑小燕行贿,很难顺利承揽项目,当地营商环境遭到严重破坏。

树立精准理念,前移审查调查关口,对案件进行深挖细查

2019年,郑小燕被调离清新区,相关信访举报持续不断。2022年,清远市纪委监委对郑小燕相关问题线索开展全面初核。

“从一开始我们就树立精准理念,将审查调查关口前移。”清远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同志介绍:一是精准研判问题线索。筛选出一批可信度高、可查性强的问题线索,首批针对涉案人员72人、涉及企业24家,进行房产、车辆、银行流水等全面排查,逐一构筑涉案人员、事件、财产链条,制定核实查证“作战图”。二是精细核实重点问题。围绕郑小燕及其亲属、朋友、相关老板等可能涉嫌的违纪违法问题,建立起核查的关系网、树状图。如通过追查房产及银行流水初步核实黄某涉嫌充当“代理人”等重要证据。三是精密谋划初步核实取证,为案件深入查办打下坚实基础。

广东省清远市纪委监委紧盯重要岗位“关键少数”腐败问题,坚决查处领导干部为亲谋利、以公谋私的违纪违法行为。图为该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围绕清新区委原书记郑小燕案相关案情进行分析讨论 彭诗瑶 摄

2023年2月6日,清远市纪委监委对郑小燕立案审查调查,并先后对郑小燕及陈某、郑某、黄某等采取留置措施。

“夫妻同日留置、姐弟先后落网、亲属一起被查,郑小燕案呈现出裙带风严重、权力渗透深、贪腐时间长和共谋型腐败四大特点。”清远市纪委监委专案组负责同志指出,除郑小燕外,该案还涉及其8名亲属,其中,被立案4人、留置3人、移送司法机关1人。

郑小燕通过在住建规划、国土、水利、交通等关键部门、重要岗位安插“自己人”,利用亲属充当代理人和“白手套”,大肆垄断市政道路、水利、学校、绿化等各个领域工程,深度介入项目立项、招投标、工程建设及款项拨付等全过程。

家风家教绝不是小事,管好身边人是大事

“当初以为是爱他,结果却是害了他,连累了他,这都是我对家风建设的内涵弄错了,对家庭和谐的要义弄反了,将爱的方式颠倒了……”留置期间,郑小燕向办案人员坦陈,自己走上县区领导岗位后,由于忙于工作,一度与丈夫关系紧张,她试图修复关系,发现“只要听他的话,把钱交给他,他就觉得我尊重他、爱他,所以我就将所有收入,不管合法非法,全部交给他。”

亲情异化,家风溃败。对于丈夫陈某和弟弟郑某,郑小燕极度纵容,以钱权作为“关爱”,助长其享乐奢靡风气,让不法商人有了可乘之机;对于亲戚黄某和欧某,她难却亲情,将亲情关系异化为共同敛财的“链条”、权钱交易的“幌子”。在这种“崇尚金钱、追求面子”的不良家风下,一家人相互影响、相互裹挟,逐渐形成亲情和血缘、权力与利益相互勾连的关系网、利益链,最终从“全家腐”走向“全家覆”。

深究该案的根本成因,要害在于一个“权”字。“不管是她利用职权帮亲属、老板谋利,还是其亲属利用其影响力谋取私利,本质上都是监管不到位下的权力滥用。”清远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同志说。

大量资金投入、大批工程上马、大片土地开发……郑小燕在任时,清新正处于城市化发展的重要阶段。作为“一把手”,郑小燕可以操控工程项目承接、用地指标的分配去向。恭维附和的人多了,批评劝诫的人少了,各个环节的监督也成为一纸空文,让郑小燕的违纪违法行为得以畅通无阻。

办案人员分析称,事实表明,县区“一把手”主政一方、掌管一域,容易成为不法分子拉拢、“围猎”的重点对象,而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太软等监督“空白”,对“一把手”权力监督制约的整体效能弱化,也容易导致“一把手”权力出轨越界。

扎实做好以案促改促治工作,着力实现“查处一案、教育一片、治理一域”

“通过贪腐无止境满足家人的欲望,到头来只能是一场空。我们必须引以为戒,修身齐家。”参加警示教育后,清新区委一位领导班子成员深受触动。郑小燕腐败案件被查处后,清远市纪委监委督促系统施治,扎实做好以案促改促治工作。

深入剖析案件根源。专案组在办案过程中同步开展案件剖析工作,对清新区党员干部精神面貌、工作生活作风、制度机制建设等方面进行深入分析,形成案件剖析报告书,并向发案地区发出纪检监察建议,全面梳理清新区党的建设弱化虚化、家风建设重视不足、权力运行约束不力、审核工作把关不严等4方面突出问题,为深入开展以案促改促治提供重要基础。

强化同级同类警示教育。在全市及各县(市、区)领导干部党章党规党纪教育培训班上组织3884名“关键少数”观看该案警示片,用“片中人”警示“看片人”。

建章立制堵塞漏洞。该市纪委监委推动进一步规范工程领域监管,指导清新区建立工程项目备案制度,着力排查发现领导干部为亲属在承揽工程方面“打牌子”“提篮子”等突出问题,严防领导干部身边人利用特殊身份谋取非法利益。

深入开展家庭家教家风建设。组织全市48名市直单位“一把手”家属召开警示教育会议,选取当地“家风不正”典型案例以案说纪说法。同时,督促清新区纪委监委对该区领导干部家风建设、家庭成员违规从事营利性活动等情况开展全面排查。

“下一步,我们将保持零容忍震慑不变、高压反腐力量常在,紧盯‘关键少数’,坚决查处领导干部为亲谋利、以公谋私的违纪违法行为,积极改善营商环境。”清远市纪委监委主要负责同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