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周广龙往这一来,里边有一个像石棉瓦似的,啪的一打开,里边三把五连子,广龙拿了其中的一把,坐上车奔当时番禺来了。

往当时连鹏这公司门口,就斜对面的位置,找一个地方把车停那儿了,广龙也没着急,在这儿点根烟,等着呗,你今天出来我就打死你,你不打我兄弟吗?

你们不牛逼吗?行,你等着吧!这一等,一直等到晚上,得接近七点半了,当时公司门口那个大门是电动的,眼看着里边一台红旗轿奔这个门口来了,电动门哒哒哒哒这一打开,眼看着车头刚出来,这边广龙一直盯着呢,这也就看见了。

车一打着火,这一给油,呲啦的一下子,眼看着这边就已经反应不过来了,到跟前了,哐当的一下子,直接怼上去了,什么车灯,保险杠,车前脸干的稀碎稀碎的。

里边有个司机,副驾驶是老黄,后边坐个谁,还不是连鹏,连鹏的亲弟弟,连旭。

那司机都吓完了,哐当的一下子,广龙车门啪的一打开,拿把五连子,啪的一撸:“下来来,下来!”

司机也不知道咋回事儿,就看着老黄:“黄哥,黄哥!”老黄这一看,认识,一看是周广龙,这边车门啪的一打开:“周哥,你不能这样,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牛逼吗,你不打我兄弟吗?”

“周哥,算了,那钱我给你,以我自己的名义,我给你拿3万块钱,你看行不行?”

“你都没瞧起我,属实 没瞧起我们这帮兄弟,我说过,钱我不要了,我要你一条腿!”

“周哥,不是,周哥,你不能这么干!”

广龙还管你那个吗?就就叫周爷也不好使呀!五连子往腿上哐当的一逼,你就听哐当的一下子,眼看着连那个皮带骨头的,嘎嘣的一声,直接打稀碎,那场面就没法形容了。

当时给那个连旭吓的,当时就吓傻了,眼珠都直了,一股热流奔那个裤腿脚喷涌而出!

眼看着老黄在前边就啥样了,疼的就是叫唤都已经费劲了。广龙提溜把五连子,到后边,车门啪的一拽开,直接顶连旭脑袋上了:“ Nm的,你就连鹏呀?“

广龙没见过连鹏,他也不认识呀,说你 就连鹏呀?连旭早吓懵逼了:“大哥,大哥,我不是连鹏,我是连鹏的弟弟,我叫连旭。”

“他找我打仗这事儿你知道不?”

“大哥,我不知道,我今天第一天来厂子里。”

“行,冤有头债有主,我不打你,你给你大哥带个话,你告诉他,我要50个w,这钱如果说不给,我打死他!听到没?我打死你!“

连旭在这儿吓懵逼了,一个劲点头:“我知道了哥,我知道了!”广龙往后一看,黄秘书还在副驾驶坐着呢,捂着自己腿在那儿鬼哭狼嚎呢,广龙也没管他,回身上自己车啦,提溜把五连子们,往副驾驶啪的一扔,开着这台车,撞的破头烂尾的,直接回南站了。

这边,过了得有五六分钟,连旭加上这司机都没敢动弹,眼看着广龙开车走远了,老黄在副驾驶坐着呢,已经疼昏迷了,俩人给老黄整医院去了。

这边,广龙提溜着这把五连子,转身进到这个旅店了,身上嘣的全是西瓜汁,往屋里这一进,宝军,春秋,贵启,都在屋里呢,一看龙哥:“龙哥,你这身上…”

“你们什么也别问,记住了,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所有事都是哥一个人做的。”

“哥,你看你这…”

“你们甭管了,你们就安心养伤。”

春秋脑袋反应还是快一点:“哥,你看那边不得报相关部门吗,或者说找一伙社会打咱们?”

咱们说实话,周广龙狠归狠,但是对自己兄弟,真的是没话说,包括加代,包括小贤,也包括宋留根,火推子手叶涛,都一样,对兄弟都是没话说的。

周广龙感觉还有点儿愧疚:“没事,老弟,我是你们哥哥,有人打你们,哥心里不得劲,哥不能带你们挣大钱,哥对不住你们。”

“哥,不要这么说,兄弟们愿意跟着你,你说这些干啥呀!”

“啥事儿没有,你们放心吧,你们安心在这儿养伤,一切啥事儿有哥呢!”

你说这边,老黄被送到医院去了,这老黄开始动手术,完了给整到重症监护室去了。

他这打的挺严重的,大夫当时就说了,这腿肯定是保不住了,因为里边骨头啥的都给打碎了,接不上了,都是碎渣子,你咋接呀?

在里边就一直昏迷,这边的连旭把电话也打给他哥了,啪嚓的一干过去:“哥,我连旭。”

“小旭呀,到家了吗?”

“哥,这边出事了,黄哥让人给打了,腿给打折了。”

“啥?谁打的?”

“说一个叫什么周广龙的。”

“是那个广州南站那个吧?”

“我不知道,你们这事儿我也不太明白,说让你给拿50个w,如果说这钱不给的话,他还要找你。”

“行,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电话啪的一撂下,连鹏火急火燎的赶到当时医院了,往里头一进,也问这个连旭了:”小旭,你没事儿吧?”

“哥,我没事儿。”

“他一个人来的吗?拿的什么打的?”

“我不知道那叫什么,一打哐哐的,老响了。”

“行,我知道了,小旭,你先回家吧,这事儿哥来处理。”把连旭支走以后,司机在这儿呢,连鹏一看他:“把公司里边内保叫来七八个,在这儿陪着老黄。”

连鹏脑袋也够用,确实想找一帮社会对付广龙,这正是有血性男人该干的事儿,你打我秘书,那不等于打我一样的吗?那我就打你就完了。

但是,左右这么一寻思,没怎么办,他也知道广龙比较生硬,敢打敢磕,而且说敢自己一个人来,拿把五连子在自己公司门口给黄秘书腿打折了,连鹏这一下就有点儿不敢了!

他也许想到了,周广龙他们真是一群光脚的,我这家大业大的,跟你们一群地赖子拼生死,我这脑袋不有水吗?不有病吗?我倒不如直接收拾你就完了。

而且,他跟番禺分公司关系特别好,拿个电话直接给赶过去了:“喂,李经理,我是连鹏,有点儿小事需要麻烦你,我身边的秘书,跟我很多年了。让这一伙儿地癞子把腿给打折了,性质极其恶劣,我希望呀,李经理能够维持正义,替我们老百姓找回公道,现在就在番禺医院呢,你最好过来一趟,做个笔录,过来看一看,对,非常严重,好,谢谢李经理!”

电话这一撂下,这个领导姓李,叫李伟,在当时的番禺区,马上派手底下的同事过去啦。

到医院以后,四个相关部门的,往屋里这一进,老黄昏迷着呢,但是司机在这儿呢,一五一十跟这相关部门也说了,有个队长姓马,连鹏也告诉他啦:“马队长,这件事办成以后必有重谢。”

“连老板,您放心,职责所在,我们回去会成立一个小组,尽快帮你抓捕,放心吧,就这样,我们告辞了。”

一摆愣手,掉头也回去,连鹏这算心里有底了:“ Nm的了,这回我不往死整你,还跟我要钱,我钱就那么好要啊!”

这边,番禺相关部门的一回到分公司,马队长把整个事件跟李伟这一汇报,李伟也下令了:“马上抓人,马上抓,这种恶劣的性质,能不抓吗?”

当时是可以跨区抓人的,因为你在我的管辖区闹的事儿,你跑到哪我都可以给你抓回来!番禺这边得派出30多相关部门的,直接奔这个海珠南站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