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联储内部影响力日益攀升的理事沃勒(Christopher Waller)高呼,希望美联储提高短期美债占比,美国2年期国债收益率大幅回落,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程度缓解。

3月1日周五,曾准确预言了美国经济走向的沃勒在美国货币政策论坛上称,美联储应该提高短期美债在资产负债表中的比例,并将所持机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降至零。

分析指出,沃勒在暗示美联储将实施“新扭转操作”,“增持短期国债并将MBS降至零”能使美联储更灵活地调整资产负债表。未来若美联储需要向市场注入更多流动性,可以通过短期国债到期不续的方式,避免在注入流动性的同时导致资产负债表大幅扩张。

所谓扭转操作 (Operation twist, OT) 为美联储在1961年以及2011年-2012年间实施的一种货币政策,通过购入五年期的长期美国国债,同时卖出短债,降低长债利率。卖短买长”可以降低中小企业借货成本,刺激经济。而沃勒呼吁的OT则是反向操作“买短卖长”。

沃勒称,缩减资产负债表(QT)和决定美国基准利率的决定是相互独立的,是否决定增加短债占比将是这FOMC在接下来几年需要决定的问题。

根据最新数据,美联储持有价值2103.5亿美元的短期国债,占其美债总资产规模的4.5%。沃勒指出,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前,美联储的投资组合中短期国债的占比达到了三分之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同一日的活动中,达拉斯联储主席洛瑞·洛根再次强调,随着银行储备金数降,美联储可能会开始放缓其缩表速度。

值得注意的是,自美联储开启加息周期以来,2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高于10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已经超过一年多,倒挂程度一度达到了100多个基点,被视为美国经济即将衰退的信号。而沃勒的讲话暗示将降低短债收益率,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收益率曲线倒挂幅度。

沃勒讲话后,对利率敏感的两年期美债收益率降幅进一步扩大,回落超过10个基点至4.52%,创下2月15日以来的最低水平。更长期限的美债收益率下降幅度较小,10年期美债回落6个基点至4.18%,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程度缓解。

黄金收创历史新高,收涨2%创两个半月最大涨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标普纳指收盘再创历史新高,道指连续两个交易日反弹。

三月有大戏?

媒体分析指出,沃勒和洛根的发言恰逢其时,因为美联储隔夜逆回购(RRP)这一重要的美联储流动性工具,两天内被抽走了1280亿美元的流动性,余额下降了22%,降至4412.65亿美元,2月15日以来再次低于5000亿美元。

华尔街见闻此前文章提及,逆回购可能会在今年3月完全耗尽。与此同时,一些人预计逆回购余额会维持在一个“持续的低水平”,即2000亿-3000亿美元。

回购利率自去年四季度以来几度跳涨,释放了流动性压力的价格信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另外,美联储在去年银行业危机时期推出的紧急救助工具银行定期融资计划(BTFP)将在3月到期且不再续作,银行将被迫通过贴现窗口为其1600亿美元的缺口提供资金。

这均暗示流动性风险可能会在3月份集中爆发。届时美联储将被迫再度站在十字路口,为了应对危机会作何选择?

沃勒提供的解决方案——“买短卖长”

华尔街见闻此前提及,有“新美联储通讯社”之称的华尔街日报记者Nick Timiraos撰文称,两年前沃勒对美国经济走向的准确判断让其影响力攀升,若特朗普再次当选,沃勒或将成为下一任美联储主席的有力候选人。

沃勒在两年前曾设立了新颖的经济框架,展示了美联储何以在维持低失业率的同时将通胀率拉回到2%的目标。Timiraos认为,沃勒在“贝弗里奇曲线之争”(劳动力市场的降温更大程度通过减少职位空缺来实现,从而避免失业率受到明显的影响)上大获全胜奠定了其在美联储内部的影响力。

当前为了应对流动性危机,沃勒表示他希望看到美联储投资组合出现两项关键进展:1.首先希望看到机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降至零;2.其次希望提高短期美债在资产负债表中的比例: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称,FOMC将讨论放缓缩表的速度,这是为了保证银行储备金保持在“充足”水平,不会因过度缩表对金融市场产生负面影响。但放缓缩表与美联储的政策路径相互独立,这并不意味着美联储对利率政策立场的任何暗示。
在思考与美联储投资组合相关的长期问题时,我希望看到两件事:
首先,我希望看到机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降至零,因为这些资产的流动性较低,减少速度较慢,每月MBS的平均减少量约为150亿美元。抵押贷款的利率非常低,导致提前还款的速度较慢。
其次,我希望提高短债的占比,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前,我们的投资组合中大约有三分之一是短期国债。今天,短期国债规模不到我们国债持有量的5%,不到我们总证券资产规模的3%。
一方面,增加短期国债的占比可以使美联储更好的调整资产负债表中资产的到期时间结构,更加贴近隔夜联邦基金利率。另一方面,持有更多短期国债将使美联储的投资收入与其支付给银行的利息支出联系的更为紧密。
此外,提高短期国债占比意味着美联储可以更灵活地调整其资产负债表的规模和结构,通过短期国债到期不续,美联储可以避免在提供市场流动性支持时需要大量购买或持有额外的长期资产,从而控制其资产负债表总规模的增长。

媒体分析指出,沃勒的策略与美国财政部最近的表态一致,即财政部计划增加其短期国债的发行量,超过之前设定的占总债务发行量20%的指导原则。美国财政部将发行更多的短期国债,而美联储将购买这些国债,来支持国债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