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新智元报道

编辑:Aeneas 好困

【新智元导读】昔日共同创业好兄弟,如今对簿公堂。马斯克在46页诉状中曝出一封重量级的秘密信件,透露OpenAI的成立初衷。OpenAI发内部公开信坚决反驳。现在的矛盾焦点就是:GPT-4究竟是AGI吗?

好久没见这么精彩的大戏了。

就在昨天下午,马斯克一纸长达46页的诉状,把OpenAI实体(共8个)、首席执行官Sam Altman、联创兼总裁Greg Brockman告上法庭。

文件地址:https://static01.nyt.com/newsgraphics/documenttools/bef6a017b1b97906/e56c47be-full.pdf

状告的理由,是Altman违背了OpenAI成立时的宗旨——开发技术造福全人类,致力于公共的开源AGI。

马斯克认为,在OpenAI和微软的合作中,GPT-4已经在向AGI发展,而且它是闭源的,因此这完全是出于商业目的,而非人类利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大家发现,对于自己一直非常欣赏的OpenAI首席科学家Ilya Sutskever,马斯克倒是手下留情了,被告名单中并没有他。

网友做出梗图,调侃马斯克只是想看看Ilya究竟看到了什么东西

两大科技顶流的对峙,顿时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网友们都沸腾了!

在递交诉状后不久,马斯克火力全开,直接在X上点名OpenAI和它刚投资的机器人独角兽Figure AI,表示要硬刚。

而位于风暴中心的Altman,只是意味深长地默默置顶了一条两人曾经的对话。

在这条对话中,他对当时正面临舆论压力的特斯拉表达了支持,而好兄弟马斯克对他表示了感谢。

Altman po出一个敬礼的表情,表示只要兄弟需要,自己随时站出来支持。言下之意,似乎是在内涵马斯克落井下石的不义之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另一位被告Greg Brockman,则更是云淡风轻了。他轻松地转发了一条OpenAI上线深色模式的消息,仿佛完全没把马斯克的起诉当回事。

OpenAI发内部信:对诉讼坚决不同意

对此,OpenAI已经给员工发了内部信,表示「坚决反对」马斯克的诉讼。

彭博社记者根据看到的内部备忘录描述道——

OpenAI 首席战略官Jason Kwon反驳了马斯克关于OpenAI是微软「准子公司」的说法,并表示马斯克的言论可能是源于「对现在未能参与OpenAI事务的遗憾」。

Kwon在备忘录中强调,公司的宗旨是让通用人工智能(AGI)——一种理论上能够比人类更出色地完成各种任务的软件——造福于全人类。

Kwon还明确表示,OpenAI一直都保持着自己的独立性,并且也是微软的直接竞争对手。

而在另一份备忘录中,Altman甚至称马斯克是他的英雄,并表示自己很怀念那个通过构建更好的技术与他人竞争的人。

多年来,马斯克一直与OpenAI保持着错综复杂的关系。

2015年OpenAI成立时,他是联合创始人之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是OpenAI最大的财务支持者,掏出了不少真金白银。

但2018年,马斯克依然从董事会辞职,首先是因为看不惯OpenAI离成立初衷越来越远,其次也是为了避免与自己在特斯拉的AI研究产生利益冲突。

而在之后的几年里,马斯克多次批评OpenAI,尤其集中在AI模型的安全性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目前,国外AI领域的各位大佬,都不约而同地对此事表示沉默。

马斯克公开「秘密邮件」

为了打赢官司,马斯克首次公开了一封重量级的「秘密邮件」。

OpenAI正式成立之前,马斯克在2015年6月发给Sam Altman的一封关于「AI Lab」的邮件。

1. 我们的使命是创造首个通用人工智能,并将其用于增强个人能力,即创建一个看似最安全的分布式未来版本。更广泛地说,安全性应该是我们的首要考虑。 2. 我认为我们最好从一个7到10人的小团队开始,并计划从此基础上扩大。我们在Mountain View有一座额外的建筑,可以供他们使用。 3. 关于治理结构,我建议我们起初由5人组成,包括你、[空白]、[空白]、[空白]和我。技术归基金会所有,旨在『造福世界』。对于如何应用这些技术的不明确情况,由我们五人做出决定。研究人员将获得重大的财务回报,但这与他们的研发成果无关,这样可以避免一些利益冲突(我们会提供具有竞争力的薪酬,并通过YC股权分享增值收益)。我们将持续讨论哪些成果应公开,哪些不应公开。我们计划最终找人来负责团队,但这个人最好不要参与治理委员会。 4. 除了参与治理,你是否还会以其他方式参与?我认为这对于确保工作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吸引顶尖人才非常重要。理想情况下,你能定期来访,每月或根据需要与他们讨论进展。我们通常称这种有限参与YC的人为「兼职合伙人」(例如,我们和Peter Thiei就是这样合作的,虽然他现在参与得非常深入),但我们可以根据你的偏好来命名。即使你实际上没有太多时间参与,但如果能公开表示支持,也将极大助力于团队的招募工作。 5. 关于监管信函,我认为最好的策略是等到这个项目启动后再发布,届时我可以附上一条信息,比如「现在我们已经开始这项工作,我深入思考了世界为了安全需要设定的限制。」我完全尊重你选择不作为签名人。我也相信,一旦信函发布,会有更多人愿意支持我们的立场。

起诉有道理吗?

所以,马斯克的诉状究竟有没有道理?

从事实层面来看,OpenAI确实已经违背了曾经的初衷。如今和微软以及各公司的合作,都夹杂了商业利益,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非营利组织了。

也是因为这个理由,Altman去年直接被踢出董事会,好一番波折后才重返OpenAI。

而如今马斯克的起诉理由,确实属于有理有据,白纸黑字就写在OpenAI的非股份公司注册证书里。

- 第三条:本公司是一家非营利性公司。公司将在适用的情况下寻求开源技术以造福于公众。公司不是为任何人的私人利益而组建的。

- 第五条:本公司的财产严格按照第三条规定的目的使用,不得撤销。任何净收入或资产都不得归董事、高级职员或成员所有,也不得用于任何私人的利益。

- 第五条:本公司不得拥有任何股本。

显然,作为创始人之一,马斯克在OpenAI成立时,曾与CEO Sam Altman和总裁Greg Brockman达成协议,约定OpenAI是为了人类利益。

左右滑动查看

AGI是怎么推出来的?

在马斯克的眼里,GPT-4已经达到了通用人工智能(AGI)的雏形。

而OpenAI也没有像承诺的那样,为人类开发开源AI模型,而是成为微软的「帮凶」,去谋求商业利益。

根据诉讼文件,2023年推出的GPT-4不仅在推理方面表现出色,甚至超过了一般人类。

其核心部分指出:「基于所掌握的信息和相信为真的内容,GPT-4是一个AGI算法,因此明显超出了微软2020年9月与OpenAI签订的独家许可协议的范围。」因为那份协议只针对AGI发展之前的技术。

同时,微软研究人员也曾公开表示,考虑到GPT-4在能力上的广度和深度,可以认为它是AGI系统的一个早期版本(虽然还不完善)。

不仅如此,OpenAI正在研发的神秘模型神秘模型——Q*(Q star),似乎展现出了更为明确的AGI特征。

但根据微软的许可证,是否达到AGI的判断权在于OpenAI的董事会。

而在动荡之后的新任董事会成员,是由奥特曼先生挑选并得到微软认可的。

这些新董事会成员在AI的专业知识不足,并且很可能是有意设计成无法独立判断OpenAI是否达到了AGI,以及何时开发出了超出微软许可范围的算法的。

诉状中 「on information and belief」这个短语,指的是起诉不是基于第一手资料,而是「基于声明人认为是真实的二手信息」的陈述。此类投诉经常用在此类诉讼中,可以保护马斯克免受伪证指控。

文件指出,OpenAI已经凭借GPT-4触及到了AGI的边界。

但他们并没有将GPT-4开源,因此违背了创立之初的协议。

根据谷歌DeepMind的分类,GPT-4被视为处于五个可能AGI级别中的第一级,被称为「AGI的涌现」。

所以,GPT-4、Q*以及「OpenAI正在研发中的下一代LLM」真的是AGI吗?如果不是,它究竟是什么?

这些问题,就都留给陪审团了。

宫斗风波,竟然还有余响

没想到,23年11月发生的OpenAI宫斗大戏,竟还没有落幕。

当时,Altman遭遇了董事会的不信任投票,被赶出OpenAI。不过他很快卷土重来,重新担任CEO。并且组建了新的董事会。

那时,马斯克就曾批评董事会缺乏「大量的人工智能专业知识」,根本没有能力就「OpenAI是否以及何时实现AGI」做出独立决定,这违反了与微软商定的合同框架。

而几乎就在同时,坊间开始流传OpenAI在开发Q*(Q-Star)的传闻,大家都怀疑Q*已经达到了AGI。

很多人猜测,Altman向董事会隐瞒了Q*的进展。

对xAI只字不提

有趣的是,马斯克却在诉状中对自己的xAI只字不提。

xAI是对应OpenAI成立的组织,宗旨是「创建一个能够解决复杂科学和数学问题的超级智能AI系统」。

然而,到目前为止,xAI语言模型Grok更像是GPT-3.5的水平。而且目前既没有关于Grok的科学论文,模型也没有开源。

可以说,OpenAI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最近对OpenAI采取法律行动的人,可不止马斯克一个。

欧盟和美国的监管机构正在调查微软最近对OpenAI的投资,怀疑这是否构成收购。CEO Altman也因涉嫌误导投资者而受到审查。

而虎视眈眈的媒体们也一再发难,版权侵权的纠纷,让OpenAI很难应对。

有人调侃到,这轮开撕之后,英伟达直接躺赢又成最大赢家,马斯克转发并配以「笑哭」的表情

二人对彼此的评价

而《纽约时报》的Yiwen Lu和Tripp Mickle则紧跟热点,扒出了两人曾经对彼此的评价,令人唏嘘。

「他们曾因对人工智能未来的共同憧憬而团结在一起,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彼此之间的关系却变得越来越冷淡。」

马斯克对奥特曼的看法

在2023年11月的推特上:

「关键是要有那些深刻理解AI并且敢于挑战Sam的董事们。这关系到人类文明的未来。」

在2023年11月的DealBook峰会上:

「我对Sam有着复杂的情感。权力可能会腐蚀人心,Sam手握权力。所以我有些拿不准。」

「我真的很担心他们可能创造出来的AI中含有危险的成分。」

在2024年3月的诉讼中:

「奥特曼让OpenAI背离了其最初的使命,即向公众开放其技术和知识。」

奥特曼对马斯克的看法

在2015年12月的《名利场》采访中:

「我非常信任他,这对所有人都极为重要。」

在2019年1月的个人博客中:

「多年前,当埃隆·马斯克带我参观SpaceX工厂时,他详细介绍了火箭的每一个部分。但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当他谈到向火星发送大型火箭时,脸上那股坚定的自信。我离开时思考,『这就是坚定信念的标杆。』」

在2019年5月的推特上:

「看到这么多人反对特斯拉真让人不舒服。要站在气候和创新这边,而不是希望通过做空来赚钱。而且,历史上,押注反对埃隆通常都是错误的……优秀的产品最终会胜出。」

(马斯克回复:「谢谢Sam!」)

在2023年3月「On With Kara Swisher」播客中:

「不管你怎么看他,他是个混蛋——他采用了一种我自己绝不会选择的风格。但我认为他真的很关心,并且对人类的未来感到非常焦虑。」

在2023年9月的「In Good Company」播客中:

「毫无疑问,埃隆是吸引人才和注意力的大磁铁。他还拥有一些真正的超能力,在早期对我们帮助极大,除此之外还有很多。」

共同出现时关于AI的言论

2015年10月,在《名利场》New Establishment上的对话:

奥特曼:「美好的未来愿景是人类和AI共生,分布式AI赋予了许多个体权力,而不是由一个比任何其他实体都要聪明一百万倍的单一AI控制一切。」

马斯克:「我同意Sam的观点。我们实际上已经是一个人机集体共生体,如同一个巨大的电子生物。」

2016年9月,奥特曼对马斯克的采访:

奥特曼:「说到非常重要的问题——AI——你一直非常直言不讳。你能否谈谈你认为AI的积极未来是什么样的,以及我们如何实现它?」

马斯克:「我认为我们必须使AI技术广泛可用。这正是你、我以及其他团队成员创建OpenAI的原因,我们希望帮助推广AI技术,防止它被少数人垄断。」

参考资料:

https://www.wsj.com/tech/ai/elon-musk-sues-openai-sam-altman-for-breach-of-contract-0864979d?mod=tech_lead_story

https://www.nytimes.com/2024/03/01/technology/elon-musk-sam-altman-conversations-lawsuit.html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4-03-01/openai-says-it-categorically-disagrees-with-musk-s-suit

https://the-decoder.com/elon-musk-thinks-gpt-4-is-agi-sues-openai-and-wants-to-force-it-back-into-open-develop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