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2月29日晚,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以违反合同为由,向旧金山高等法院起诉OpenAI及其CEO萨姆·奥特曼,称OpenAI违背了技术造福人类的创立初衷,要求GPT开源。

马斯克在诉讼中指出,OpenAI及其CEO奥特曼和违背了这家人工智能研究公司成立时达成的一项协议,即开发技术是以造福人类为目的而不是利润。

马斯克称OpenAI最近与微软间的关系已经损害了公司开发公共开源通用人工智能的初衷,马斯克说:

“OpenAI实际上已变为科技巨头——微软的闭源子公司。在OpenAI新董事会的领导下,其不仅是在进一步开发,且实际上是在以实现微软的利润最大化为目的完善AGI,而不是造福人类的目的。”

法院文件显示,马斯克对OpenAI提出了包括违约、违反信托义务和不公平商业行为在内的指控,并要求该公司恢复开源。马斯克还要求法院下达禁令,禁止OpenAI、其总裁 Gregory Brockman(共同被告)、CEO萨姆·奥特曼以及微软,从OpenAI的AGI技术中获利。

马斯克表示,AGI是一种被开发用于自主展现与人类相当认知水平的AI类型,其在OpenAI的GPT-4模型中得到了体现。马斯克指出,于2023年3月发布的GPT-4与之前的版本相比仍是一个封闭模型,而这一举措是出于商业考虑,而不是人类利益。

马斯克在诉讼中指出,GPT-4的细节只有OpenAI内部和微软了解。因此,GPT-4与其宣称的‘开源AI’截然相反,“GPT-4因商业专有原因而变成了闭源模型:微软希望通过出售GPT-4来获利。如果OpenAI遵循其初衷,将技术免费提供给公众,那么微软就无法从中获得收益”,马斯克补充道。

马斯克补充说:“与创始协议相反,OpenAI和微软发布GPT-4不是为了人类的利益,而是作为专有技术来牟利。”

马斯克在诉讼中还特别提到了2023年OpenAI的“宫斗”戏码,奥特曼被解雇后很快又被重新任命为CEO其中就有微软的参与。马斯克称,奥特曼被罢免后微软被迫介入,试图通过解雇同意罢免奥特曼的董事会成员。这一事件后,马斯克声称,OpenAI的董事会内部发生了变化,新的成员不再是之前那些支持并深入理解技术革新的科学家和研究者。

马斯克进一步指出:

OpenAI最初是以一个非盈利组织的身份成立的,旨在促进人工智能技术的开发和研究,同时确保这些技术能够造福全人类。 然而,现在的OpenAI已经偏离了这一初衷,被一个纯粹以利润为导向的CEO和一个在AGI和AI公共政策方面不具备高专业技能的董事会所取代。董事会现在为微软保留了一个观察员席位。

马斯克为OpenAI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但于2018年离开董事会。他表示,董事会与奥特曼之间的冲突源于GPT-4的开发和AGI技术可能出现的下一次迭代,马斯克担心这可能会危及公共安全。

近日,美国OpenAI发布首个视频生成模型“Sora”。该模型通过接收文本指令,即可生成60秒的短视频。不仅会颠覆传统的影视业、广告业、游戏业和教育业,而且会推动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直接引爆元宇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笔者更为关注的是Sora视频栩栩如生、真假难辨,让“深伪”技术如虎添翼、登峰造极,彻底打破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的界限,彻底颠覆了人们“眼见为实”的认知模式,我们必须高度警惕Sora成为认知战的核武器!

Sora颠覆“眼见为实”的认知模式后果严重

人类与世界有四种交互方式:第一是语言,第二是文字,第三是图片,第四是视觉动画。而语言、文字、图片这三种方式都是后天习得来的,只有视觉动画是与生俱来的本能。因此,视觉动画是最符合人性也是最好的人与世界的交互方式,人类还因此形成了“眼见为实”的认知模式——真诚地相信眼睛看到的一定是真实存在的。

现在,文生视频大模型“Sora”的出现,彻底打破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的界限,彻底颠覆了人们“眼见为实”的认知模式,也可能是“眼见也为虚”。如果不加强监管和国际合作,将会带来极其严重的后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是大幅降低“深伪”技术成本。目前,Sora能快速低成本生成60秒钟逼真视频。以后,随着技术的迭代,还会根据文本生成更好更长的视频,大大降低了“深伪”技术门槛,也让资本控制、操纵舆论、误导民众、搞颜色革命变得门槛更低,大大增加了和平演变的风险。

二是认知方式的转变。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接触和使用Sora这样的工具,我们可能会逐渐习惯于接受由AI生成的内容作为真实的信息。这可能会导致我们更加依赖算法和模型来解读和理解世界,而不是依靠自己的直观感知。

三是大大增加合作难度。随着文生视频Sora的发展,伪造视频和图像变得更加容易。这可能导致人们难以区分真实和虚假的信息,从而对“眼见为实”产生质疑,大大增加了人与人合作、国际合作的成本,甚至会颠覆现有的社会秩序和国际秩序。

Sora可能成为世界“大选之年”最大的变数

据统计,2024年全球将有超过50个国家和地区上演选举大戏,美国、俄罗斯、欧盟、印度、巴西、南非等国家和组织都将进行选举,覆盖全球近一半人口,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选举大年”。

2016年,特朗普竞选打败希拉里,之前传统媒体都不看好他,他靠的就是花重金聘请英国“剑桥分析”在社交媒体上精准投放诱导广告,靠的就是他当时拥有的4200万推特粉丝,通过开辟社交媒体新战场,从而在舆论场上对希拉里形成“降维打击”!

2018年12月,美国国会定义了“深度伪造”概念,并通过《禁止恶意深度伪造法令》,美国算是堵住了禁止“深伪”的法律漏洞。但是,变种的“深伪”技术会不会继续影响大选呢?

尤其是多数国家对禁止“深伪”没有立法,类似“Sora”的技术可能会成为世界大选之年最大的变数,可能会出现更多的“黑天鹅”事件。

Sora将开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智能化闪电战

二战时,德军将军古德里安发明了“闪电战”,通过创造性地大规模使用飞机和坦克,实施空地突击、以快制慢,形成了空地联合突击对传统陆军的大屠杀,从而创造了现代战争史上的奇迹,德军曾经1小时拿下丹麦、5天征服荷兰、18天攻下比利时、23天征服挪威、27天征服波兰、39天打败号称欧洲第一陆军强国的法国,横扫欧洲无敌手。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现代战争是体系作战,作战筹划、组织和指挥变得越来越复杂,能不能化繁为简、真正快起来,成了世界军事强国的必然追求,而ChatGPT和Sora等通用人工智能出现为智能化闪电战提供了全新可能。

在俄乌冲突中,俄军想借鉴1989年美国入侵巴拿马,采用闪电战五路进攻,15小时推翻诺列加政府的战法。在第一阶段俄军全面进攻(2022年2月24日—2月底)时,当时西方媒体已一度呼吁泽连斯基跑路。当时俄军对基铺实施空袭,地面部队从北、东、南三个方向进攻,伞兵奇袭基辅安东诺夫机场的同时,俄军利用类似Sora的人工智能生成深伪视频,对乌克兰实施认知战饱和攻击,乘乱散布乌克兰损失惨重、节节败退、总统被斩首的消息,乌克兰就可能快速被打垮,俄军就会“小战而屈人之兵”。

如果是实力相差非常悬殊的国家对抗,具有绝对优势的一方,利用类似Sora的人工智能进行认知战饱和攻击,就会“不战而屈人之兵”。我们解放台湾时可以学习借鉴,让它成为解放台湾、瓦解台军利器。

Sora降低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门槛,智能化闪电战呼之欲出,我们必须高度警惕。

恩格斯指出:“人类以什么样的方式生产,就以什么样的方式作战。”当 ChatGPT和Sora进入普通老百姓生活之时,“不战而屈人之兵”智能化闪电战还会远吗?

杰克•韦尔奇说:“你可以拒绝学习,但你的竞争对手不会!”

走出去,到时代变革的风口发源地游学,已经成为各行业的企业家、企业高管和创业者最喜爱的学习模式。因此,我们特别开办了走进腾讯、阿里、华为、西门子等名企游学项目:

观大势 :深刻理解未来商业大趋势,开拓管理者的眼界、胸怀和心力;

寻根源 :深入标杆内部,感受优秀企业的基因和文化;

学管理 :借鉴标杆管理体系和实践经验;

学创新 :探索行业最前沿的创新模式;

找方法 :探究自身企业转型变革的必经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