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2030年世博会举办权花落沙特首都利雅得一事迄今已有3个月了,但是韩国方面对于此次马失前蹄却依然耿耿于怀。最近有些韩国媒体和舆论界人士已经出来吹风了,说是要敦促韩国政府尽快为2035年世博会的申办工作做准备。韩语维基百科网站(namuwiki)上在2月27日这天也更新了《2035年世博会》的有关页面,上面提到了3个有可能参与2035年世博会主办城市角逐的候选者,它们分别是德国柏林(已确定要参选)、韩国釜山(待定中),以及埃及的新行政首都(计划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埃及新首都也是我们帮着打造出来的

据了解,如各参与方有意承办2035年世博会,则需要在2026年6月向主办方提交申请,此后,主办方会于2026年10月确认候选者。各候选者将于2026年12月进行第一轮角逐,在第一轮角逐中被筛选留下的候选者要在2027年5月向主办方提交承办计划。而最终的胜利者则会在2028年11月举行的国际展览局全体大会上投票决出。

换句话来说,就算是要为了申办2035年世博会做准备,再快那也是两年之后的事情。按说韩国人原本其实是没必要那么急的,就算是受了去年败给沙特的那一箭之仇的刺激,也没必要这么着急上火,而且因为申办世博会的过程中总是充满了意外和变数,所以有时候你准备得太早反而越可能失望而归。

想当初参与2030年世博会主办权争夺战的城市其实一共是有5个的,除了后来撑到最后一轮投票的利雅得、釜山和罗马之外,原本还有莫斯科和敖德萨来着。对,世事有时候就是这么凑巧,俄乌两国当初其实很早就报名参加了2030年世博会主办权的争夺战,当时韩国一度还将莫斯科视作是釜山申博最有强有力的竞争对手,铆足了劲想把俄罗斯人给挤兑出去。结果,没曾想,由于后来俄乌冲突的爆发,俄乌两国不得已双双退出了角逐。

这个消息一度让韩国人喜不自胜,觉得釜山这下肯定稳了。意大利在2015年才举办过米兰世博会,按照惯例国际展览局是不会在短时间内让意大利人梅开二度的,罗马说白了就是个陪太子读书的。

至于沙特,沙特之前没有过什么像样的重大国际盛会的承办经验,又是个“严格信奉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国家”(韩媒原话如此),而且沙特和周边国家的关系也比较紧张,申办2030年世博会时还在和也门打仗。“除了石油资源丰富钱多点之外,几乎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竞争优势”。韩方一度将利雅得视作是排名倒数第二的竞争对手,觉得其申博竞争力“也就比敖德萨强点”。釜山最大的竞争对手只有莫斯科,而现在莫斯科已经自动退赛了,剩下的事情那还有悬念吗?

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这场缺少了莫斯科和敖德萨的申博角逐在最后的冲刺阶段确实是没什么悬念,利雅得以119票的绝对优势轻松碾压仅获得了29票的釜山以及仅获得了17票的罗马,首轮投票即斩获了国际展览局全体大会各投票国三分之二以上的选票,直接胜出,利雅得也因此成为了世博会历史上最众望所归的申办城市。韩国当初的猜测确实是猜对了,但只猜对了一半:罗马确实是来陪太子读书的,只不过那个太子不是釜山,而是利雅得。

我们中国人总说:欲速则不达,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但我们毕竟是我们,想事做事要是不猴急也就不叫韩国人了。不光急,而且韩国人急的对象也很有意思,在他们看来,釜山申办2035年世博会的最大对手并非埃及,也不是德国,而是我们,更准确点说,是我们的北京。

今年2月上旬,釜山外国语大学校长,曾于朴槿惠执政时期在韩国政府中担任过要职的韩国专家张舜兴在接受《釜山日报》专访时明确表示:“韩国可以借鉴过去两年申办世博会的经验,为将来做更扎实的准备。韩国应该抱着乐观的精神去看待举办2035年世博会的可能性。但是考虑中国北京和德国柏林届时都有可能成为釜山申博的劲敌,所以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中国在2010年举办了上海世博会,日本也将于2025年举办大阪世博会,因此不管怎么说,2035年都是韩国举办世博会的最佳时机。我们韩国需要充分利用和发挥好自身优势,同时本着中日韩友好的精神,在外交上有理有据地说服中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不知道张舜兴所说的“充分利用和发挥好韩国的自身优势”里头所指的那个“优势”是什么,他也没细说。但是按照我对韩国的一贯了解,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外交上有理有据地说服中国”,这话指的应该就是劝我们体面退出,到时候就别和釜山争了。“中日韩一家亲嘛,我们东亚人就讲究个面子事大。你们中日都办过了,东亚三国怎么着也该轮到我们韩国风光风光了对吧?”

虽然这种想法听着多少是有点滑稽和想当然了,但是韩国人的这种顾虑我还是能理解的。毕竟那可是北京啊,除非韩国人只是自己吓唬自己,否则,要是我们真打定主意要申办2035年世博会了,我估计其他竞争对手就真的统统靠边站了。“我不是针对你釜山,我是指在座的各位候选者,你们都是来陪太子读书的。”

我们承办奥运会和世博会这种级别的世界盛会的能力与水平是有目共睹的,当初上海世博会都已经办得那么风光了,那会儿我们的经济体量才多大啊?也就刚刚超过日本。要是2035年世博会主办权真的花落北京,别的我不敢说,至少在大会规格和主办水平上,肯定不会比上海世博会的低。而上海世博会本来就是天花板的水平了,到时候北京世博会再拔高一截儿,釜山这个盼着矮子里头拔高个儿的岂不是更加申博无望了吗?

而且,就算我们无意申办2035年世博会,“北京要申博”的说法只是韩人担天,韩国其实也是很有必要把我们这边给打点好的。去年冲击2030世博会主办权失败一事给韩国精英们留下了许多深刻的教训,其中之一就是对广大南方国家,也就是发展中国家的巨大国际影响力的漠然与忽视。

在张舜兴看来,韩国政府缺乏一个针对国际展览局成员国的总体战略。利雅得能笑到最后靠的不仅仅是钱,而且还有其在广大发展中国家中的人脉。张舜兴说:“沙特是君主制国家,拥有多方位提供经济支持的有利条件,特别是和那些发展中国家以及新兴国家,沙特和它们的往来更加密切。这些国家很多都是沙特的熟人、老朋友,平时相互走动就勤快,碰上要申博了那就是一呼百应。而反观我们韩国呢?本来申博的时间就比别人晚一截了,而且平时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还没搞好,所以无论最后再怎么全力以赴,到头来也一样是鞭长莫及。”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我觉得张舜兴还是谦虚了。发展中国家那么多,韩国在很多发展中国家的人缘其实也不见得就比沙特差。而且虽然韩国人老喜欢揪着“沙特舍得砸钱”这个话题来安慰自己,但是依照我对韩国人那个好面子的民族性格的了解,要是世博会主办权真让他们给拿下来,他们在这上面投入的资源不见得会比沙特的少多少。

换句话来说,我不觉得釜山输给利雅得是“韩国在发展中国家中的人缘不如沙特”,抑或“沙特比韩国更舍得砸钱”这类原因导致的。它们可能有影响,但这种影响不是决定性的。真正的核心因素在于,在申办2030年世博会这场角逐中,韩国可能打从一开始就搞错了努力方向。发展中国家虽多,但也是有大小主次之别的,你不区分主次矛盾而是胡子眉毛一把抓,那么多发展中国家挨个去打点,你就是累死也弄不明白啊。

可人家沙特就不一样了,早早地就抓住了主要矛盾,打从一开始就和中国达成了共识,不仅建设世博会的主要工程要承包给中国,而且据说后来的世博会宣传片也是委托我们帮忙制作的。中国在广大发展中国家当中的号召力和影响力就不用我多说了吧?你把我们这边的工作给做明白了,往后再去打点其他发展中国家自然是事半功倍。大家都是第三世界的,你不看僧(沙特)面也得看佛(中国)面吧?

我不知道张舜兴有没有意识到这一层,但是我觉得这层认知对于急切想要在2035年世博会上找回面子的韩国还是挺重要的。我们早就过了那个要靠举办世界级盛会来提振民族自信心的阶段了,属于是看也看过了,吃也吃过了,现在好多老百姓对于奥运世博这类盛会已经没有当初那么炽烈的热情了,办多了大家反倒还会嘟哝一嘴“劳民伤财”。所以北京是否举办2035世博会对我们来说相对是比较无所谓的,中央和北京市政府要是有意,那就办一下;如果无意,不办也没关系。

但如果韩国政府要是觉得,我们最后确认不申办2035年世博会了,韩国就可以高枕无虞,不用再来争取我们的支持了,就像去年那样,那就大错特错了。我们是办不办都无所谓,但是我们的话,在国际上,尤其是在广大发展中国家中间,那还是有一定分量的。既然我们都不办了,那我们为什么不支持一个和我们关系好的国家办呢?比如埃及。我不办了也没有义务便宜你们柏林或釜山啊,你们有什么利益能拿来和我们交换的?你们德韩两国和我们的关系又没有好到如胶似漆的份上,我们做什么要平白无故卖你们这么大个人情呢?

韩国想要承办2035年世博会,做好我们这边的工作肯定是关键因素之一,但是光靠虚无缥缈的“中日韩友谊”是远远不够的。“中日都办过了就我们韩国没办”一类的说辞在我们听来也和笑话无异。东亚没办过世博会的国家多了,朝鲜也没办过呢,我们为什么不支持平壤呢?利雅得申办2030年世博会可是从情面到场面到体面都给我们这边打点好了的,到了你们这儿就一句“要在外交上有理有据地说服中国”就完了?那我只能说这人情卖得也太廉价了——不是说它真的廉价,而是韩国把它看得太廉价了。

“要在外交上有理有据地说服中国”这话没错,但是不完整,也不够准确。韩国要真想说服我们支持釜山承办2035年世博会,那就不应该只在外交层面下功夫,更重要的是经济层面的合作和政治领域的互信。而且“有理有据”也应该是我们中文语境下的有理有据,而不是韩方的单方面理解。如果韩方所谓的“有理有据说服中国”,就是指和我们的外交官会面时送个泡菜坛子当见面礼的话,那我也只能祝愿釜山好运了。加油吧,没准2040年世博会就有机会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