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凌晨五点,马三、小八戒以及四个老弟才被包扎好。六个人被安排在一间病房里,坐在床上都懵B了。马三和小八戒头上缠着纱布,小八戒下不了地了。小八戒说:“三哥,我不怕你笑话,我下面好像裂开了。”

马三一听,“怎么会裂开的?”

“我踢那女的,她一把抱着我的腿,拼命撕我。”

马三问:“小鸡有没有撕开?”

“没有。那倒没有。”

“给我看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是,三哥,别看了。我这倒是小事,这事怎么说呀?这事肯定传得特别快。俏特娃,我们几个大男人被几个女人打了。”

马三说:“昨晚说她们是谁的?”

小八戒想了一会儿,说:“南城四凤。”

马三问:“你听过没?”

“以前我听大八戒说,我说有管么几个老人。以前的九十年代的人物了,后来上南方做服装生意了,挣了不少钱这些年就没怎么回来。可能最近才回来。”

“谁可能认识她们?”

小八戒说:“我不知道谁能认识。”

马三问:“郭帅能认识吗?”

“不会认识的。帅子比她们小,帅子九十年代初就去海南了。”

“俏特娃,我来找她们。”说完,马三拨通了高奔头的电话,“奔头啊。”

“三哥。”

“跟你打听个人。”

“谁呀?”

“以前你们南城有四个女的,叫南城四凤,你认识吗?”

“南城四凤?”

“对。”

“以前好像听说过。”

马三说:“我问你认不认识。”

“那我不认识。”

“那拉倒吧。”

马三接着把电话打给了杜崽。“崽哥,我马三。”

“哎,三弟。”

“我跟你打听几个人啊,老人,就得问你了。”

“谁呀?”

“叫南城四凤。”

“哎,我知道。纯老痞子了,以前是我的好妹妹。我以前在南城开麻将馆,她们在二楼专门有个包厢,就在我这玩。她们跟你嫂子关系好。”

马三一听,“你有电话吗?”

“我没有电话。你嫂子不让我跟她们联系,都是你嫂子跟她们联系。”

“嫂子有她们的联系方式吗?”

“有,她们每年过年的时候都通电话。”

“那我给嫂子打电话,你别管了。”

杜崽一听,“怎么了?”

“不用你管。”马三把电话打给了郭英。“嫂子,认识南城四凤吗?”

“认识。”

马三说:“你把老大,大凤电话给我,我找她。”

“三弟,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事,一点小事,我找她,我自己解决。”

郭英一听,“你看你跟嫂子有什么不能说的?怎么了?这四个人上个礼拜才回来,我们一起刚吃的饭。怎么了?”

“嫂子,三弟就问你一句话吧,你跟我马三好,还是跟她们好?”

“你这话说的,一个是我妹妹,一个是我弟弟。怎么叫跟谁好呀?都好,都是我亲弟弟,亲妹妹。”

“嫂子,我还没有孩子呢。昨晚差点根被人拔了。”

“啊?我艹,怎么回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嫂子,我不怕你笑话。你别往外说,昨天晚上我在夜总会遇见了她们了......”马三把昨天晚上的遭遇告诉了郭英。郭英问:“谁呀?谁干的?”

“就她们四个呗。”

“三弟,你听嫂子说,肯定误会了。这四个人从南方做生意才回来,可仁义,可讲究了。这样吧,这事你听嫂子的,嫂子帮你解决。你别找她了。”
“什么我不找她?嫂子,不是我跟你急,你昨天晚上是没看到,那个三凤挥着臭旅游鞋啪啪扇我嘴巴子,我脸上现在还有鞋印子呢。”

“不是,三弟,你叫嫂子怎么说呀?嫂子帮你解决这事,行不行?我马上打电话问这事。你别急,晚上一起吃饭。你给嫂子一个面子。”

“嫂子,你告诉四凤,我非把她两个气球捏爆了。今天晚上找五百人把她们围了。”

“不是,三弟......”没等郭英把话说完,马三挂了电话。

小八戒说:“三哥,这事传出去丢人,真他妈丢人。”

“丢人怎么办?我体格小,打不过她们怎么办呢?出来混还怕打呀?谁没有挨过打?代哥还挨过打呢。打电话叫人!把你兄弟也叫来。”

马三把电话打给了小虎子,“虎子啊。”
“三哥。”

“你和老八把手下的兄弟给我全部集合。”

马三又把电话打给二老硬,“二奎啊。”
“哎,三哥。”

“你在哪呢?”

“我在家呢。”

“你上朝阳医院来找我。”

“三哥,怎么了?”

“三哥被人打了。”

“被谁打了?”

“你先来。到医院来找三哥。”

马三把丁健也叫上了。为了防止走漏风声,马三没有叫南城的郭帅。

放下电话,马三说:“八戒,我跟你说,这事奔头知道不会往外说,但是这事千万不能让螃蟹知道。螃蟹知道了,不仅是北京城,恐怕周边地区都得知道了。”

“三哥,我不说。”

马三在打电话调人。郭英把电话打给了大凤,“大凤啊。”

“哎,姐。”

郭英问:“你起来没?”

“起来了,昨天晚上喝多了。”

“我问你点事啊?”

“你说。”

“昨天晚上你们打马三了?”

“姐,这事你都知道了?”

“你说我能不知道吗?他给我打电话了。问我认不认识你们,和你们关系怎么样,我说是我好妹妹。马三急了,说你家老三用臭旅游鞋抽他嘴巴了。有这事吗?”

“姐,昨天晚上老三也喝多了。哎呀,以为他是少爷呢,不听老四的话,就上去给了几下。后来知道是马三了,就没怎么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