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2023年,我国光伏发电超预期发展,以同比近150%的新增装机增速再创纪录,并超越水电成为仅次于煤电的第二大电源。在2月28日中国光伏行业协会(CPIA)主办的光伏行业2023年发展回顾与2024年形势展望研讨会上,演讲者几乎都会提及2023年的里程碑意义,但也同时表示,这样的高增长是在特定条件下形成的,难以维持。而在下游装机火热的同时,制造端如何走出产能过剩、低价竞争泥淖,避免行业大起大落也成了讨论的核心主题之一。

2023“喜忧参半”,规模大增同时陷入低价泥淖

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名誉理事长王勃华的介绍,2023年我国光伏新增装机达216.88GW,同比增长148.1%,去年全球过半的光伏新增装机都来自我国(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的统计,去年全球新增装机量约为390GW);而总量方面,截至2023年底,我国光伏累计装机规模已达609.5GW,比美国、德国、日本等光伏先发国家加起来还大。

2023年我国光伏装机量情况

但下游的需求旺盛只是产业现状的一面,对于行业总体情况,王勃华用“喜忧参半”来形容。喜的方面除了应用端的火爆,还有制造端规模的持续扩大,2023年全年,我国光伏制造端四大环节产量均实现了超过60%的增长,其中,多晶硅产量超过143万吨,同比增长66.9%;硅片产量622GW,同比增长67.5%;电池产量545GW,同比增长64.9%;组件产量499GW,同比增长69.3%;出口方面,硅片、电池、组件出口量分别同比增长93.6%、65.5%、37.9%

令人担忧的情况也随之出现,其核心体现就是价格的下行、产值增速的放缓。具体来说,制造端各环节价格均大幅下滑,组件中标价格更是在年末跌破1元/W,今年1月还在继续下行,上海爱旭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盛健也在会上表示,目前业内组件成本均价在0.95元/W左右,而当前的竞标价、中标价已低于成本价,不仅让企业利益受损,也不利于产品质量的保障和行业的可持续性发展。同时,光伏制造业产值的增速也大幅放缓,2023年相关产业产值(不含逆变器)约1.75万亿,同比增长17.1%,远低于2022年100%的增速。而在出口方面,则出现了“量增价减”的现象,在上文提及的出口量同比维持高增长的同时,由于全球性的光伏产品降价潮和各类贸易风险、阻力的加剧,2023年我国光伏产品出口总额同比下降了5.4%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信息司电子基础处处长金磊也表示,2023年我国光伏产业技术加快创新升级,产业规模和创新应用持续增长,但由于近两年的大规模扩产,也导致了阶段性、结构性的“供大于求”,产业链价格一路下行,企业业绩受到挤压,在国际竞争愈发激烈,“走出去”遭遇贸易壁垒等阻碍的情况下,行业进入了调整期,通过去年下半年以来的情况就能明显看出,项目建设、融资等都明显放缓。

在研讨会上,诸多演讲者就目前的供需形势、企业间激烈的竞争态势等发表了看法,“调整”“洗牌”“分化”成为关键词,而政策端、行业、企业如何应对则是2024年的重点所在。

2024重在提升行业韧性,谨防大起大落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新能源处处长邢翼腾在会议发言中表示,2023年我国光伏装机情况喜人,但也应该看到其中后疫情时代下游开发加速、风光大基地集中上马、上游制造端超预期降价等特定背景,而这种情况并非常态,难以一直持续下去

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的预测,我国2024年光伏新增装机量预计在190-220GW之间,虽然仍维持在高位平台,但增速与2023年已难同日而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4年我国光伏装机预测

需求端的超预期增长告一段落,但制造端的产能过剩问题却还未解决,“大洗牌”阴影笼罩下,2024年成了行业、企业发展的关键之年。

金磊认为,2024年光伏产业大概率将继续深化阶段性调整态势,落后产能会逐渐出清,具有技术优势、秉持高质量发展理念的企业将会进一步扩大竞争优势。王勃华也在主题报告中提到,目前行业洗牌、分化已经开始,落后产能会加速出清,优胜劣汰情况下,各方都需审时度势、顺势而为。彭博新能源财经分析师谭佑儒则认为,行业洗牌、技术快速迭代考验着企业的经营管理能力,未来行业资源可能会进一步向头部企业聚集。

行业分化、洗牌态势明显

研讨会上,政策端、行业协会也都介绍了自身2024年的工作重点,业界人士、研究者也对企业策略提出了相关建议。

金磊表示,工信部会重点做好产业规划引导、支持产业创新突破、加强标准引领和配套建设、加快培育国际合作等工作,2024年将实施光伏产业高质量发展行动,落实《智能光伏产业创新发展行动计划》,提升产业供应链的韧性

邢翼腾认为光伏行业应增加韧性,谨防大起大落,建议制造端企业合理控制扩产节奏,加强创新、自律,行业协会建立行业产业链监测平台,引导行业健康发展;光伏发电主动适应新型电力系统、融入系统,合理承担系统调整成本;此外,目前分布式光伏的发展遭遇“成长的烦恼”,出现因接入量大带来电力设备重载和电压越限、因全额收购基本不承担系统调节带来不公平等问题,还存在因备案不规范导致老百姓利益受损的风险,未来应坚持问题导向,着力实现高质量发展,他还提及,国家能源局目前正在组织研究修订《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管理办法》,将进一步促进分布式光伏又好又快发展

王勃华也代表中国光伏行业协会提出建议,一是中央层面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规范地方政府招商引资行为,限制地方财政或国有资金出资比例;二是地方层面立足本地资源禀赋和产业链条件招商,避免盲目招商引资;三是企业层面,制造端企业需充分认识到光伏行业“四快”特点(技术迭代快、产业增长快、成本下降快,市场变化快),对产业和技术保持敬畏应用端企业则应制定更合理的招投标机制,加强对供应商保供保质能力的重视,避免单纯的低价中标金融机构层面则应保持对行业的信心,同时注意金融政策的差异化

长江证券电力设备与新能源行业资深分析师曹海花则认为,企业对外要多关注海外市场需求,提升国际化能力;对内则要把握好技术路线和成本,同时着力提升企业管理能力。(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胡珈萌,编辑|刘洋雪

更多宏观研究干货,请关注钛媒体国际智库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