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原突围前,政委戴季英交代掩护全军转移的皮定均:“你们几个旅干部,每人准备一套便衣。”皮定均:“我不准备什么便衣。”

皮定均于1914年8月30日出生在安徽省金寨县代家岭人,时任中原军区第一纵队第一旅旅旅长。

1946年6月,蒋介石决定以30万大军于26日向中原解放区发动总攻,党中央获内线情报后,决定中原军区野战军主力突围到陕甘宁边区,中原军区决定留下皮定均的1旅担任掩护重任。

当皮定均和政委徐子荣被召集到纵队司令部,1纵司令员王树声说:“主力今晚就要行动,你们的任务是要拖住、迷惑敌人,使他们在3天内找不到我们。这是党中央点你们的名。等军区主力越过平汉铁路,任务就算完成了。”

皮定均问:“完成任务后,我们怎么办呢?”“由你们自行选择。你们可以按实际情况决定,突围、分散打游击,向西去追主力,回太行、豫西,向南渡长江,东出苏皖,都行。”

中原军区已准备牺牲1旅来保障全局的胜利。皮定均和徐子荣一听此话心中明白。皮定说:“不管情况如何紧急,我们保证完成掩护任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皮定均和徐子荣接受任务后立即返回。可才出门,1纵政委戴季英又追出来,低声交代他俩说:“你们几个旅干部,每人准备一套便衣。”政委的潜台词是万一部队被打散,旅干部可以穿便衣逃生。

跟着出来的王树生司令员拉住皮定均警卫员的手,严肃地说:“小鬼,你们要好好保护好你们的首长啊!”

尽管两位首长没有明说什么,但皮定均和徐子荣明白了此次“打掩护”,他们和1旅要豁出去了。在回去的路上,两人边跑边谈起了便衣的事。

“我不准备什么便衣。”皮定均说,“打了一辈子仗,就是死也值得。”

“我也要和同志们在一起。”徐子荣回答。

一回到旅部,他们就召开会议研究如何拦住敌人3天,然后又如何脱身。

中原军区主力于24日夜开始向西悄悄突围,在随后的两天里,东面的十几万蒋军按兵不动,他们完全被皮定均向东突围的“示形”迷惑住了。皮定均把战斗打响后,夜间又把部队撤了下来,天明后大摇大摆地向东运动,同时派出一股股的侦察兵“化装”到敌前看工事,到敌后看地形,还向老百姓打听东进大别山的道路,这样一“弄”,那些在包围圈里“搞情报”的特务们正好一—看到,立即又把“情报”送出去,结果,所有的迹象都“表明”中原军区的主力要向东突围。

谁知中原军区真的主力就在他们这恍惚中全部向西突围出去了!当确凿的消息报上来时,围歼之敌还不相信那就是主力,说:“共军鬼得很,那是佯动。各部要严阵以待,防止共军主力向东突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结果,就在他们在东部“严阵以待”中,为皮定均兵不血刃而争取了两天宝贵的时间。阻击3天任务就剩下最后一天一夜了,皮定均"动真格”了:猛打一阵,引发敌军的退却,他们则趁狂风暴雨,在旅长皮定均的率领下向东急进。

将近黎明时,皮定均收住了脚。一夜强行军,少说也有80里,他们终于到了目的地——藏身的刘家冲。这是很小很小的一个村庄,只有6户人家,就在敌人的鼻子底下!

第二天一大早,一轮朝阳照着刘家冲东面、南面两条大公路。国民党军十几万人、几百门大炮、上千辆汽车隆隆向西紧追去。

大部队安顿下来了,但皮定均却担心着担负阻击、掩护全旅撤离的1团3营的命运。

强将手下无弱兵,3营拿出一个7连在阵地上,主阵地上放了一个排,一般阵地上仅放一个班,“乒乒乓乓”打了一个下午,直到半夜,7连还守着那些叫敌人头痛的支撑点。10个小时的阻击任务完成了,从后面跑来了作战参谋带领他们撤离。

这个营由作战参谋领着朝南走,从2团已撤离的背后穿过去,爬上潢麻公路西边的一座山。这座山上,已经挖好了工事,它在2团防御线的背后,还没用过呢。

这是皮定均派作战科长许德厚到这座山上看了地形,叫2团修下的。为什么要这样做?皮定均留下了一条逃跑的路,万一敌兵发现了刘家冲,守住这座山,全旅往哪跑都行。

敌兵没有发现皮定均藏兵刘家冲,大军过后,皮定均5天5夜平原飞兵,完全跳出了重兵包围圈,8月4日,延安《解放日报》发表头条新闻,题目是:“突破蒋军包围追击,中原东进我军一部胜利抵达苏皖边区。”

皮定均的中原突围震惊了许多人,也成为中原突围战最动人的一曲,此后他率部先后参加了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抗美援朝中,他又上了朝鲜战场。回国后,被委以重任到福建前线,负责东南沿海的防务。

1955年评授军衔时,中央军委总干部部打算授予皮定均少将军衔,毛泽东说:“皮有功,少晋中。”皮定均被授予中将军衔。1976年7月7日,皮定均在福建殉职,时年62岁。致敬开国中将皮定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