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执掌秦国朝政19年,这才有了繁华富庶、气势如虹的强秦;才有了始皇帝“续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的统一大业;才有了历代王朝沿用的秦汉制度、霸道王道并存的治国传统。

而他死于自己制定的法律下,也是以生命维护了变法的尊严。

他就是充满了历史浓重感和宿命感悲剧人物,商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怀才不遇的商鞅

商鞅是卫国公族的后裔。

他所置身的战国时代,是一个饱学之士周游列国、到处兜售自己的时代,他们不需要祖国,朝思暮想的都是知遇之恩。

商鞅也不例外,他从小研读刑名之学,摸索出一套变法理论。尽管对法律、军事的研究已超出前辈吴起、李悝。但他的这套办法,在本国毫无兜售希望。

第一个机会来自魏国。

魏国国相公叔痤,对商鞅的奇谋十分欣赏。可商鞅和魏国,都是不幸的,就在公叔痤决定向魏惠王推荐商鞅时,公叔痤已被病魔夺走了大半条命。

他只能竭尽余力,告诉前来探病的魏惠王:“我死之后,希望您能以举国之事,听候商鞅的调遣。”

魏惠王被公叔痤这句话吓到了:“商鞅?他才20出头,乳臭未干!”

当然,他尊敬老臣,没有当面说国相老糊涂。

只是,公叔痤非但没有老糊涂,反而姜是老的辣。

他看懂了魏惠王的表情,无奈,狠了狠心说:“既然您不用商鞅,那一定要杀了商鞅。”

人才如战略物资,自己不用也不能资敌。

等魏惠王走后,公叔痤越想越不是滋味,一个青年才俊将因自己而死。

或许是人之将死,其心也善,他派人叫来了商鞍,告诉他事情的经过,说道:“你赶快逃走吧。”

公叔痤的急切溢于言表。

看来,他一生最后的努力就是保全商鞅的性命了。

然而,面对一个垂垂老者,商鞅却说:“大王既然不能听您的话而信任臣下,又怎么会听您的话杀臣下呢?”

果然,魏惠王没有杀商鞅。

既然公叔痤死了,商鞅在魏国的前景也就断绝了。当时,关东六国中,属齐国最强,也最能接纳不同意见的学者。因此,商鞅将目标定在了齐国。

然而,恰在此时,秦孝公的“求贤令”发布了。商鞅的目光越过了函谷关,他决定入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秦国奠基

公元前361年,商鞅入秦。

当时,商鞅不过29岁。而发布“求贤令”的秦孝公比他还年轻,22岁,刚刚登基为君。

此时,七国争雄,秦国只能算二流国家。

商鞅见到秦孝公,是宠臣景监引荐的。

第一次见面,商鞍还弄不清秦孝公的想法。

他试探性地从三皇五帝讲起,还没说完,秦孝公已经打起了瞌睡。事后,秦孝公怒斥景监:“你推荐的什么朋友,就知道夸夸其谈。”

见到秦孝公的这个反应,商鞅反而高兴了:“原来秦公的志向不在帝道。”

第二次见面,他又从王道仁义讲起,秦孝公的兴致比前一次好点了,但还是觉得不着边际,哈欠连天。商鞅更高兴了:“秦公志不在王道。”

于是,第三次见面,商鞅劈头就问:“当今天下四分五裂,您难道不想开疆拓土、成就霸业吗?”

秦孝公立刻精神了,他要的就是霸道。听着听着,他不由自主地向商鞅靠拢。最后,秦孝公不再矜持,激动地握住商鞅的手:“请先生教我。”

说服了秦孝公,商鞅的强国大计只是销售了一大半。

秦国的重臣还对变法有所保留,甘龙、杜挚等人,就对商缺的一套毫不买账:“商鞅来自外国,他根本不了解秦国的实际情况,国君不过是被他的花言巧语迷惑而已。”

聪明的秦孝公并不急于表态,他要看看商鞅如何应付。毕竟,商鞅的变法政策连大臣都说服不了,还如何推行全国?

于是,商鞅站了出来,和群臣展开了一场著名的“答辩会”。商鞅历数那些成败君主,凡是有作为的必有所创造,有所超越,陈陈相因导致衰亡,顺应时势才能大展宏图。一番滔滔雄辩,把对方驳斥得哑口无言。

说服了大臣,商鞅的变法政策还只在朝廷站稳了脚跟。但是,老百姓会相信你的新政策吗?商鞅想到了一个办法。

有一次,商鞅亲自来到国都的南门,令人竖起一根3丈高的木头,百姓不知所以,纷纷前来围观。

商鞅宣布,能把这个木头扛到北门,即赏10金。

人群中一阵惊叫,却没有人相信这是真的。

商鞅果断地把赏金提高到50金。终于,有个年轻人出来试试运气了,他轻松地把木头搬到北门。众目睽睽之下,商鞅当场付款。

举国轰动了:商鞅是信守承诺的。

公元前356年,商鞅在秦国开始了彻底而系统的改革。

土地制度变化了,开阡陌,除井田;治安管理加强了,什伍连坐,互相监督;贵族特权取消了,奖励农耕,生产的粮食多也可以立功,优秀的农民可以扬眉吐气;爵位等级秩序建立了,不分平民贵族,以战功授奖,只要立功多,就可以富甲一方。

秦国的军队从此变成虎狼之师。既然杀敌取胜可以带来财富和地位,何乐而不为呢。

十几年里,“秦民大悦,道不拾遗;山无盗贼,家给人足;民勇于公战,怯于私斗,乡邑大治。”

公元前350年,在商缺的主持下,秦国迁都咸阳,以郡县制划分行政区域。接着,秦国夺取魏国河西之地,迫使魏国迁都大梁。

甚至,那个名义上的天下共主周天子,也要如同诸侯一样向秦国祝贺。普天之下,秦国之外,已无强国。

秦孝公兑现了他在“求贤令”中的诺言:“与之分土。”

商鞅被封为大良造,因战功封於、商十五邑,号商君。巨大的荣誉与权力倾覆朝野,商鞅达到了人生的巅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自己掘墓

但是,秦国的强大并不符合所有秦国人的利益,首当其冲的是旧贵族。在特权被取消之后,他们便成了商鞅的死敌。

早在变法之初,太子就指责过商鞅:“新法严峻。”

按照商鞅的政策,敢说新法的坏话,应当重罚。罚不了太子,也要罚教导太子的两位师傅,公子虔被割了鼻子,公孙贾脸上被刺了字。

法律的权威虽然得以保障,但未来的国君却得罪了。

有人劝商鞅急流勇退,但是身在权力的顶峰,又有几个人懂得退。

他对政治的瞬息万变,对君主的自私一面,估计不足,他对平民生活,毫无兴趣。于是,在秦孝公后期,商鞅有太多的机会为自己留退路,但都被他放弃了。

公元前338年,秦孝公去世。

太子驷继位,为秦惠文王。公子虔等人终于有了报复的机会,他们告发商君谋反,发吏追捕。商鞅有口难辩,唯有逃亡。

在一个月色初上的黄昏,商鞅逃到了函谷关,关守尚不知咸阳城中的变故。但商鞅万万料想不到的是,他出逃太急,忘了带验证身份的凭证,而每一家店主都告诉他:“我们商鞅大人制定的法律,留宿没有证件的旅客,店主要受连坐之罪!”

商鞅喟然叹曰:“嗟乎,为法之弊,一至此哉!”

自己当日颁布连坐令时,又何曾想到以亲身陷此令。商缺走投无路,只好回到封地,仓促地组织了一支人马,起兵造反,战败。

秦惠文王对他实行了严酷的车裂之刑,告诫世人“莫如商君反者”。

商鞅的悲剧充满了历史的浓重感和宿命感。他执掌秦国朝政19年,这才有了繁华富庶、气势如虹的强秦;才有了始皇帝“续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的统一大业;才有了历代王朝沿用的秦汉制度、霸道王道并存的治国传统。而他死于自己制定的法律下,也是以生命维护了变法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