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年刚开工,造车新势力之一的高合汽车便陷入停工停产风波。2月22日,高合汽车创始人丁磊表示,公司翻身的窗口期最多三个月,“3个月我们会拼尽一切努力把公司救活”。

高合还能起死回生吗?2月28日,一张高合汽车创始人丁磊现身长安汽车,并与长安汽车党委书记、董事长朱华荣会见的照片被曝光。一时间“长安汽车洽谈收购高合汽车”的传闻甚嚣尘上。

长安汽车相关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据我所知,昨天下午(2月27日)只是高合汽车创始人丁磊来拜访参观长安,其他的不清楚。”

截至28日收盘,长安汽车(000625.SZ)下跌6.07%,报14.39元/股,总市值1427亿元。当天汽车指数整体跌幅为4.2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高合汽车门店 资料图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丁磊到访长安汽车

还运送了汽车供体验

多家媒体报道了丁磊到访长安一事。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2月27日,高合汽车创始人丁磊带团队现身长安汽车总部,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会见了丁磊。

业内人士表示,高合汽车正处于关键“窗口期”,丁磊此时拜访长安汽车,大概率是为了寻求资金。不过长安汽车方面回应,高合汽车创始人丁磊来拜访参观长安,其他都没有听说。

第一财经则报道称,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表示:“在谈,离‘妥’还远。”与此同时,高合汽车内部人士表示,该公司创始人丁磊于2月27日在重庆与朱华荣见面商谈,并运送了高合汽车产品给长安汽车团队体验。

在此前的高合员工及高合车主见面会上,丁磊曾表示,“目前,外面已经有很多公司对高合汽车感兴趣,收购或者投资,我会积极争取。”

高合汽车的运营主体华人运通成立于2017年,此后陆续推出了3款车型,这三款车定位均不低,最高价定到了80万元,最低也要33.9万元起售。

公开数据显示,2021和2022年,高合汽车年累计销量分别为4237辆和4349辆。尽管不敌哪吒、理想、蔚来、小鹏2022年超过10万的年交付量,但凭借极具个性的外形设计和科技配置,高合汽车依旧吸引了一批具有购买力的用户群。

2023年,随着更低价车型HiPhiY的上市,高合汽车销量有所回升,为8681辆,但这样的销量显然无法支撑整个企业的可持续经营。

据了解,资金短缺是让高合汽车陷入困境的重要因素。与“蔚小理”相比,高合汽车资金来源方面的公开信息并不多见。根据公开资料,高合汽车曾于2021年11月获得某银行50亿元战略支持。2023年6月与11月,高合汽车分别与沙特投资部、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等传出合作绯闻,金额高达数十亿美元。但该笔资金并未到账。

2月21日的高合服务中心(即售后服务点)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程雅 摄

刚开工就停产

正努力确保车联网等功能

每日经济新闻曾报道,2月17日傍晚,龙年开工前一天,高合员工内部群里发送了一条通知,除部门主管以外,其余员工2月18日继续放假一天。

起初,员工们不甚在意,因为自2023年11月份起,上几天班、停几天班的情况在高合工厂并不罕见。

但是,2月19日,群内的又一条通知彻底让员工们炸锅。通知显示:自2024年2月19日开始,停止下属所有全资及控股子(分)公司的日常运作;全体员工进入停工停产状态;根据各地区情况,一般为3—6个月。在此期间,公司用户服务继续保障。

“1月的工资没发,承诺说2月底会发,但我们心里没底,保险(指社保)也没有说法。”21日,一位高合的员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公司发送的通知只是内部公告,他们认为“并不具备法律(效力)”。

2月22日晚间,高合创始人丁磊现身公司上海总部。“接下去的3个月,高合会很艰难,我们翻身的窗口期最多3个月。3个月我们会拼尽一切努力把公司救活。如果救不活,那也只能认命了,最后一把拼搏。”丁磊说,公司遇到这样的情况让他“无言以对”,他几乎24小时没有睡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接近高合人士处了解到,上述内容属实。

在2月2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高合盐城工厂员工处获取了一段视频。在视频中,该工厂代理厂长呼吁,员工不要破坏工厂的设备和资源。“我们要保住这些资源和设备,因为公司还在寻找,看是不是有人能够进来投资,或是把这些资产变卖。一旦把这些资产换成了钱,我们首先就会拿这些钱来支付工人的工资。但是如果这些资产遭到破坏,那就不值钱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月21日的高合汽车盐城工厂内部情况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2月22日当晚,高合方面也在官方APP公开回应,发布了一篇《近期服务运营保障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公告显示,自2月19日起,高合日常运营作出较大调整,目前正全力采取各种纾困举措。

高合方面在官方APP发布的《近期服务运营保障公告》

“高合(汽车)真的挺‘牛’的,希望他们能挺过去。”2月27日,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斌在直播时,回应了网友提出的“如何看待高合汽车”这一问题。李斌还强调,“我从来不去期待任何一个企业破产,哪怕是蔚来品牌的竞争对手。我想任何一个公司,做到一定程度都是不容易的”。

无独有偶,哪吒汽车CEO张勇也发文称,“看到网上对高合的评论,不知道这帮人是怎么想的,难道丁磊不值得(被)尊重和敬佩吗”?

理想汽车CEO李想也在社交平台上评论称,国家应该建立和引导汽车企业的合并与收购体系,包括资质相关的问题。“接下来会有不少新品牌会遇到经营和资金的问题,虽然都是合理市场竞争的结果。经营不善而并购产生的社会损失是10的话,经营不善倒闭的社会损失则是100。美国三大(车企)当年也是上百家车企激烈竞争、合并的产物。”李想表示。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中国证券报、第一财经、每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