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枯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唐代国力鼎盛,人才辈出。就文化而言,最具代表性的自然是唐诗,创造了中华诗歌文化的巅峰时期,是中华文化宝库中最为绚烂夺目的璀璨明珠,也是后世难以逾越的艺术高峰。而创造这一时代奇迹的诗人们,更是璨若星河,熠熠生辉,不但流派众多,而且各具风格,并且不同时代都有着不同的杰出代表。

初唐时期,举国统一,经济复苏,到处都焕发出新的活力。诗人们在继承了汉魏民歌乐府传统的基础上,结合北朝清劲刚健之气与南朝婉约明媚之风,开创了既有风骨又清丽明朗的艺术境界。作品气象万千,雄浑博大。其中代表人物当属陈子昂和初唐四杰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等。

盛唐时期,经济繁荣,国力鼎盛。格律诗完全成型,唐诗发展至顶峰时期。不但题材广阔,流派众多,作品雄视千古,为一代之冠。其中杰出代表人物有李白、杜甫、王维、孟浩然等。中唐时期,历经安史之乱,唐朝由盛转衰,不过在诗歌上涌现出第二次高潮。其中代表人物有韦应物、刘长卿、刘禹锡、柳宗元、李贺、白居易、贾岛、孟郊、张祜等。

晚唐时期,藩镇割据,社会动荡不安。唐诗回光返照,在辞藻上更加注重锤炼和用典,意境上逐渐收窄。风格上或抑郁苍凉,或绮艳隐晦,或隐逸淡泊。此时代表人物有李商隐、杜牧、温庭筠、韦庄、司空图等,然而在整体艺术成就上已经开始走向衰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唐诗虽然在每个阶段风格流派各有差异,历经由盛转弱,然而却共同造就了如今难以逾越的艺术高峰。并且每个时期都有其杰出的代表人物和作品。甚至一些不甚知名的诗人,都有其代表作或佳句流传,令后世钦羡。

本文即将介绍的就是一位唐末名不见经传的诗人,虽然难以和著名诗人比肩,并且历代评价略有差异。不过也有其典型的艺术特色和代表诗作。这就是以诗词之工为人称道的“晚唐体”代表诗人——李咸用

(唐李思训《江帆楼阁图》)

李咸用,字号籍贯及生卒年皆不详。习儒业,久不第,曾应辟为推官。因唐末乱离,仕途不达,遂寓居庐山等地。工诗,尤擅乐府、律诗,著录《披沙集》6卷,《全唐诗》存诗3卷。生平事迹散见宋杨万里《唐李推官披沙集序》、南宋陈振孙撰《直斋书录解题·卷一九》、元辛文房编撰《唐才子传·卷一〇》《殷文圭》附。

李咸用是“晚唐体”诗人代表。所谓“晚唐体”,是宋人对模仿唐代贾岛、姚合诗风的诗歌称谓。由于宋人常常把贾、姚看成晚唐诗人,所以名之为“晚唐体”。晚唐体在内容上大多以描绘山水景色或抒发隐逸之风为题材,在形式上注重五律,在辞藻上注重锤炼,在意境上偏重枯寂淡泊。

(王维《江干雪霁图》局部)

对于晚唐体的评价,北宋欧阳修予褒大于贬。在《六一诗话》中有:“唐之晚年,诗人无复李杜豪放之格,然亦务以精意为高。”然而也指出:“亦多佳句,但其格不甚高”。苏轼贬大于褒,认为“气格卑弱”。黄庭坚则处处贬低。其《山谷老人刀笔·卷四》有:“学晚唐诸人诗,所谓作法于凉,其弊犹贪;作法于贪,弊将若何!”不过北宋词人大多都没有提及李咸用。

到了南宋,李咸用的诗词得到诸多推崇。陆游虽然对于晚唐体颇有贬词:“陵迟至元白,固已可愤激。及观晚唐作,令人欲焚笔。”(《宋都曹屡寄诗且督和答作此示之》)。不过却把李咸用摘了出来:“唐有李推官,以诗名当代……清新警迈,极锻炼之妙。”(《宣城李虞部诗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唐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局部)

而大力推崇李咸用的,当属陆游好友——南宋中兴四大诗人之一杨万里。其在《唐李推官披沙集序》中对李咸用作出高度评价赞誉。在列举其许多名言佳句之后,认为有“国风之遗音,江左之异曲”。至于那些认为晚唐诗之不工者,就如同曹丕评“火浣”不存在之论和桓玄讥讽将“哀家梨”蒸食之人。

元代辛文房则对李咸用评价并不高。在《唐才子传·卷十·殷文圭传》中,认为 “唐季,文体浇离,才调荒秽。”并附议了一下李咸用:“如王周、刘兼、司马札、苏拯、许琳、李咸用等数人。虽有集相传,皆气卑格下。负鱼目唐突之惭,窃碔砆(wǔfū)韫袭之滥。所谓家有弊帚,享之千金,不自见之患也。”认为李咸用之流“气卑格下”。

(唐 韩干《照夜白图》)

那么,李咸用的诗词风格究竟该如何评价?笔者认为,每个时代的文风都有时代烙印,和当时的社会背景、个人的经历阅历以及思想境界有关。晚唐时期,藩镇割据,宦官专权,战乱频仍,社会动荡不安。因而文风在整体风格上,很难出现盛唐时期的恢弘辽阔之相和意气风发之感。更多的是逃避现实的纤弱隐逸,或者忧国哀民的凄凉抑郁。然而并不能说明其格调卑劣,反而是社会现实的真实反映。

归结到李咸用身上,我们读其诗词,就会发现,李咸用遭遇乱世怀才不遇。一方面忧国忧民,颇多描写“征人凄苦之情”。一方面隐居山野,自娱自乐。因而极尽“锻炼之妙”,虽有斧凿之痕,不过也算唐代诗人之中佼佼者。至于气格卑下,似乎有点过于吹毛求疵之嫌。下面我们列举几首诗作,略作点评。

《春日》

浩荡东风里,裴回无所亲。

危城三面水,古树一边春

衰世难修道,花时不称贫。

滔滔天下者,何处问通津。

李咸用这首诗,借用《论语·微子篇》“孔子使子路问津”的典故,来讽刺时势。大意为在日光和煦的春天里,本来应该尽情享受春光,然而却流离失所,无所依靠。高城三面环水,古树半边逢春,景色优美。

虽然说百花绽放时节造物主优待,可惜在乱世难以享受优美风光。在社会纷乱满目疮痍之下,无处逃避。(真正需要反思,需要君子去改变呀!)该诗辞藻凝练,清新警迈,抑郁苍凉,寓意深远,当为其代表佳作。

《红薇》

春雨有五色,洒来花旋成。

欲留池上景,别染草中英。

画出看还欠,蓪为插未轻。

王孙多好事,携酒寄吟倾。

该诗首联“春雨有五色,洒来花旋成”,手法独特,拟物传神,堪称佳句。

《秋日访同人》

忽忆金兰友,携琴去自由。

远寻寒涧碧,深入乱山秋。

见后却无语,别来长独愁。

幸逢三五夕,露坐对冥搜。

该诗描写诗人思念友人,深山相访,见后却无语相对。其实并不是和有人无话可说,而是对离乱之世态无可奈何,只好勉强赏月来打发孤寂。颈联“见后却无语,别来长独愁”,刻画传神,凝练隽永,令人回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山中》

一簇烟霞荣辱外,秋山留得傍檐楹。

朝钟暮鼓不到耳,明月孤云长挂情。

世上路岐何缭绕,水边蓑笠称平生。

寻思阮籍当时意,岂是途穷泣利名。

该诗“朝钟暮鼓”是成语“晨钟暮鼓”的典故出处。诗人借用“竹林七贤”之一阮籍(阮步兵)避世避祸的典故,抒发心迹。说明身处乱世,人心险恶。无处安身立命,只好在山中隐居,不管尘世是非。抛却荣辱,快意人生。

李咸用作诗极工,佳句颇多,笔者从其诗集中撷取摘录部分如下:

时情因客老,归梦入秋多。”

蝉稀秋树瘦,雨尽晚云轻。”

月明千峤雪,滩急五更风。

数点雨入酒,满襟香在风。”

门静秋风晚,人稀古巷深;

花疏篱菊色,叶减井梧阴。

云藏山色晴还媚,风约溪声静又回。

霄汉何年徵赋客,烟花随处作愁媒。

未醉巳知醒后忆,欲开先为落时愁。

秋风萤影随高柳,夜雨蛩声上短墙。

等等。

诸如此类佳句诗作,不胜枚举。诗人不但观察入微,而且极尽洗练。诗词对仗之工,状物传神之佳。堪称唐代诗人中佼佼者,值得咀嚼吟咏,因而杨万里之言不虚也!(全文完)

2021/12/9榆木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