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林

2024.02.2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文字数:2760,阅读时长大约5分钟

导读:深圳楼市整体低位徘徊,房产中介们的日子也不太好过。

作者 |第一财经 张慧敏

深圳楼市整体低位徘徊,房产中介们的日子也不太好过,李涛就是其中的一员。

从2020年入行至今,李涛见证了深圳楼市从火热转向冰冷的全过程,在此期间,他经历了收入减半,见证了同事们的出走,也曾想方设法试图增加收入来源,但是行业复苏效果不明显的背景下,他所做的努力也没能获得显著的回报。

成为房产中介的第四年,李涛也产生了转行的想法,但是想要转行并不容易,是继续在这个行业还是换赛道,他与众多房产中介一样,在去留的十字路口徘徊。

图片摄影|任玉明

昔日的“轻轻松松”

李涛的工作日常可以用“996”来形容:早上九点上班,晚上九点半下班,早晚各开一次门店会议,一周一次调休。过去一年,李涛每天要打30~50个电话,尽管通常所有电话打完只有1~2个人可能会预约看房,但他从来没有放弃过。

回想起入行的过程,李涛至今记忆犹新。2018年,作为市场营销专业的大学生,李涛在一个二线城市的房产中介门店实习,一个月时间成功卖出了一套房。因为喜欢和人打交道,2020年初疫情期间回不去学校,他从湖南老家来到深圳,再次以实习生的身份干起了房产中介。

刚到深圳,正值深圳楼市火热,还是一个职场新人的李涛入职三天就租出去了一套房,入职七天就卖出了一套房。

李涛所在的门店负责南山区后海,片区内的学位房很火,“几乎挂牌一套就卖一套”。一位买家看到有房源挂牌后直接到门店咨询,李涛负责接待了他,并带他看房。“看完房子买家就说房子可以,你约业主来谈一下。”更让李涛意外的是,看房当天傍晚六点到九点,三个小时买卖双方就达成一致并签了买卖合同,卖房似乎轻轻松松。

“买家盯这个楼盘很久了,对这个小区的情况也比较了解,加上急着用学位,而且当时深圳楼市上涨态势比较猛,相同户型的房子几天就涨50万元,所以有合适的房源挂牌就入手了。”李涛回忆称,当时那套房的成交价是1200万元,后来的高峰期同户型房源涨到了1800万元。

楼市火热的行情下,李涛也分到一杯羹,仅2020年上半年,还未毕业的李涛就拿到了25万元的薪资,他表示,当时最大的感受就是“房产中介真好做”。行情火爆下拿到的高薪让李涛看到了希望,也让他在当年6月毕业之后坚定选择了房产中介这个职业。

然而,好景不长,过热的深圳楼市迎来了政策调控,2020年7月份,深圳对限购、限售等政策收紧,一些人一夜之间失去了购房资格。李涛和同事们当时都以为政策之后深圳楼市就会冷下来,“没想到政策出台半个月,市场氛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政策没能抑制住深圳人购房的热情,没有了购房名额的人们开始通过“代持”的方式购房,钱不够的人们则众筹买房,这也让刚刚步入社会的李涛“开了眼”。

房地产研究机构乐有家研究中心统计的数据显示,政策后的2020年8月~2021年1月,深圳二手房成交套数依旧维持在5000套/月的荣枯线水平以上,有的月份甚至超过一万套。

直到2021年2月,深圳楼市政策再次加码,二手房参考价出台,购房者的首付资金比例普遍被提高,深圳楼市的热度才逐渐降下来,2021年4月之后,月成交量普遍降至5000套/月的荣枯线水平之下。

此后,深圳楼市进入下行通道,2022年,深圳二手房每月的成交量在2000套左右徘徊,有的月份不足1000套,全年深圳二手房成交量仅2.1万套,跌落至2004年以来成交量最低点。

低谷求变渡难关

深圳楼市降温,李涛的薪资也随之下降,2021年之后几年的年薪在2020年的基础上减半。

为了渡过行业低谷,李涛和他的同事们也想方设法开源以增加收入,原本主做二手房买卖业务的他也干起了新房的业务。为了带客户到各个楼盘看房,2021年至今,李涛前前后后在包车、请客户吃饭上花了好几万块钱。“每次去中山、南沙、惠州这些地方,包车来回就要1600元左右,吃饭起码也要三四百,有的客户就是纯看房,也不买,甚至有客户在带看之后自己偷偷去买的。”市场行情不好,李涛带看成交的新房也比较少,对于这笔自掏腰包的不小开销,李涛感到无奈。

另外,李涛和同事们还增开了如安居客这样的网络平台端口,每个平台的费用大约1000元/月,这样的费用同样需要房产中介自费。

收入下滑,李涛身边的同事们也有陆续离开的,有的考研,有的回老家备考公务员,也有的人转行去了这几年热门的医药、芯片行业干销售。中介人员的大量出走,也让房产中介公司的招聘条件放松。李涛表示,在2020年他刚入行的时候,其所在的房产中介公司内有团队是要求本科学历的,如今,这条要求也已经取消,大专就可以入行。

2021年下半年之后,李涛和他的同事们一直在期待深圳楼市回暖,直到2023年4月,深圳楼市政策终于开始松动,二手房成交时不再按照二手房参考价来贷款。“我们当时对这个政策是很看好的,但是没想到政策之后的五一假期,门店冷清,一批看房的客户都没有。”李涛分析,可能跟当时疫情刚放开,人们普遍选择在假期出游有关。

2023年4月的楼市政策放松没有给市场掀起明显的波澜,2023年8月,深圳楼市再次松绑,官宣“认房不认贷”,对市场也没有明显的作用。直到2023年11月,深圳二套房首付降至4成,面积小于144平方米,但总价高于750万元的住宅不再缴纳豪宅税,该政策因为实实在在降低了一些房源的成交成本,深圳楼市稍微有些起色。

李涛举例,比如一套面积小于144平方米,总价800万元的房子,政策放松前买家要缴纳的豪宅税在40万元左右,政策之后,豪宅税减免。李涛表示,政策之后,他所在的南山区一套143平方米总价1430万元的住宅立马就卖掉了,业主那段时间没降价,主要还是没有了豪宅税费的原因。

不过,政策之后深圳楼市活跃的势头并不算强。2023年,尽管市场有所回暖,但深圳二手房成交量依旧处于低位,成交套数仅为3.3万套。

成交量没有明显起色,深圳房价继续下跌,乐有家统计的数据显示,2023年,深圳二手房成交均价从2021年的8万元/平方米跌至6.5万元平方米,接近2019年6.2万元/平方米的水平。李涛来深圳成交的第一套住宅,如今同样的户型成交价已跌至1100万元,较最高峰的1800万元下降了近四成。

在房产中介这个行业待了快4年,加上深圳楼市一直没有明显起色,李涛也有些坐不住了,他开始思考换个渠道,甚至换个工种,不再做销售了,不过,不做销售之后,一切都要从头开始,李涛也有些犹豫。

尽管对于未来的道路有些迷茫,但面对工作,李涛并没有懈怠。年前深圳楼市发布了限购放松政策,正月初七他就从湖南老家赶回了深圳,希望不要错过政策带来的楼市回暖行情。对于2024年的计划,李涛对记者表示,在还没有找到更好的去处之前,希望多带客户看房,多赚点钱。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涛为化名)

微信编辑| 雨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