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143年,刘启邀请周亚夫入宫吃饭。当时,他为周亚夫准备了一大块肉,却没有准备筷子,这就让周亚夫很生气。

生气之余,周亚夫向身旁的侍从打了个眼色,意思就是给他拿双筷子好让他吃肉。

然而紧接着,周亚夫做出的第二个反应更加致命。当时刘启笑着对他说:“眼前的这一切,难道你还不满足吗?”

周亚夫听完以后,顿感人格受到了侮辱。他十分不情愿的伏地谢罪,等到刘启刚说了一个“起”时,他快速起身,转身掉头走了。

是的,周亚夫把刘启晾在身后,当场负气走掉了。

他这一走,目送他离开的刘启彻底对他失去了所有希望,长叹一声说到:“像周亚夫这种公然对皇帝表示不满的人,如何能辅佐将来的君主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得罪梁王

根据《史记》的记载,周亚夫与刘启代表的中央王权,曾经发生过四次摩擦。第一次便是在七国之乱期间。

当时,叛军第一个攻击的对象就是梁国,按常理说朝廷理应救援,但周亚夫却提出暂时放弃救援,让梁国吸引敌人火力,从而在背后击溃叛军。

这个提议,事后看来确实极为正确,周亚夫也凭借该战略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但问题是,这个战略苦了梁王刘武,他在当时完全是充当肉盾的角色,被叛军打得几乎招架不住,梁国危在旦夕之际,他多次向周亚夫求援,但均遭到了拒绝。

后来,无奈的刘武只能写信给哥哥刘启,请他下诏安排周亚夫救援,但周亚夫在接到刘启的诏令后,依然不为所动。

正是因为见死不救,让刘武恨上了周亚夫,连带着疼爱刘武的窦太后,也对周亚夫很是不满。

不过,碍于周亚夫的威势与功劳,刘启又不得不升他做了丞相。这个位子,在西汉建立以后,便属于功勋贵族集团。

周亚夫之父周勃,位列功臣第四,又曾拥立汉文帝有功,是当时硕果仅存的几位元勋。因此,周氏父子在文、景二朝已隐隐成为功勋贵族集团的代表人物。

周亚夫年纪轻轻,便当了丞相,未免有些骄傲。他少年平凡,上面还有个哥哥当继承人,故而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继承父亲的爵位。

直到兄长杀人被贬,周亚夫这才被动成为了功勋贵族集团的“话事人”。

彼时,生性耿直的他,进入官场并没有多久,所以在很多时候,他的一些劝谏之举,都被刻薄的刘启,看作了是对自己君权的挑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得罪汉景帝

除了“以梁困吴”的策略外,周亚夫还在后面几次得罪刘启,但可悲的是,他自己却并未察觉到。

据史料记载,刘启当时有意改立太子,想将原太子刘荣废掉,立刘彻为新太子。

但刘启的这个想法,却遭到了周亚夫的强烈反对,他以“国本不可动摇”为由,想让刘启的打算落空。结果,刘彻当上了太子,而周亚夫也因为这件事遭到了刘启的疏远。

为什么说周亚夫踩到了红线呢?众所周知,立储向来是封建王朝中极为敏感的事情,大臣们稍有不慎,就可能会引火上身。

而当时的情况是,刘启已经认定刘彻为新太子人选,但周亚夫依然还在执意反对。

这样的行为,已经不仅仅是唱反调了。说严重点,周亚夫这就是“权臣”,已经是在挑战刘启的权威。

毕竟立储虽说是国事,但同样也是皇帝的家事。而干涉这种事,并试图阻扰皇帝本意的大臣,从来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所以,周亚夫被疏远也是必须的。与此同时,他曾经得罪过的梁王刘武和窦太后,有事没事就在刘启面前说周亚夫的坏话,连番煽风点火之下,周亚夫要能好才是怪事。

对于皇帝的微妙态度,周亚夫并未察觉到。于是,当刘启打算给皇后的兄长封侯时,周亚夫再次表示反对:“高皇帝约‘非刘氏不得王,非有功不得侯。不如约,天下共击之’。今信虽皇后兄,无功,侯之,非约也。”

刘启本就不想为王信封侯,他只是碍于母亲窦太后的要求,方才推到了大臣的身上。而周亚夫一句话,既帮了刘启的忙,又驳回了窦太后的请求,可谓是成人之美。但,此事也让周亚夫彻底走到了窦太后和王皇后的对立面。

然而,当刘启真正需要他出来为皇权站台的时候,周亚夫又一次地倒在了他的“固执”中。当时,有匈奴将军唯许卢带着几个心腹归顺汉朝。对此,刘启十分高兴,除了接纳之外,就有心想封这几个人为侯。

刘启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封这个几个归顺的匈奴人为侯的话,就可以吸引更多的匈奴人前来归顺,这样就可以从某种程度上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

结果,不出意外的,被周亚夫拒绝了。

周亚夫的理由很简单,他提出如果封这些投降的人为侯,那么将来如何处罚那些不守节的大臣呢?

丞相亚夫曰:“彼背其主降陛下,陛下侯之,则何以责人臣不守节者乎?”

只不过,这一次刘启并没有听取周亚夫的意见,而是坚持将这几个匈奴人都封了侯。事后,周亚夫感到极为失落,为了表达自己的不满,周亚夫向刘启提出了辞官的申请。

严格来讲,周亚夫的辞官行为,已经具有威胁的味道了,他自认为自己位高权重,汉景帝刘启必然会给自己面子,收回封侯的诏命,更会挽留自己。

不曾想,刘启根本没做任何挽留,直接同意了周亚夫的辞官申请。周亚夫自己也没想到,仅仅是因为给匈奴人封侯这件事,居然会让自己丢了官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逼死狱中

经过上述这么几件事情,汉景帝刘启对周亚夫失望之极。但他还是想给周亚夫一次机会,看一看他究竟是不是真的“不识时务”。

在一次宴会中,刘启让人给大家发了筷子,唯独不给周亚夫发筷子。

周亚夫的暴脾气立刻冒了上来,大喊着要筷子。

刘启知道他的臭脾气,倒也不恼,笑着问他:这么点事情,你就不高兴了?

周亚夫立马下跪,表示自己错了。

刘启觉得周亚夫态度还可以,所以就原谅了他。 可周亚夫是谁,他都犟了大半辈子了,怎么可能现在服软,于是觉得自己被羞辱后,就自顾自地向刘启行礼告退了。

刘启还没喊周亚夫平身,周亚夫人就走出门口了,这个做法让刘启哑口无言,他知道周亚夫已经是“矫正”不了了。甚至,在刘启看来,周亚夫活着,刘彻根本无法顺利继承皇位。

经过此前周亚夫的种种行为,刘启决定“放弃”周亚夫。

果不其然,刘启没有阻挡几方势力对周亚夫的针对后,周亚夫立即因为自己儿子给自己购买的“陪葬铠甲”而被刁难。周亚夫本就是军人,他为自己的葬礼准备铠甲陪葬乃是很正常的事情,于是他被人告发想要谋反。

最终周亚夫涉嫌谋反而被收监,在狱中绝食五天,呕血而亡。

其实,周亚夫的死,就是因为他太过耿直,不懂得迂回变通,把梁王、窦太后、刘启等最有权势的人都得罪了个遍,而且当时的形势,是刘启即将去世,这也对周亚夫非常不利。

公元前141年,也就是周亚夫死的2年后,刘启病逝,时年48岁,可以说如果刘启能够多活几年的话,或许周亚夫也就不用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