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觉得说“预想字形”的话不是王羲之说的,把字形想得那么完美,就会弱化势的变化,而晋人都在谈势,以势生形么。要么这话应该是宋以后人说的,因为字形是在唐时达到了极度的端整完美,晋人咋能在那预想字形呢,要预想也预想的一定是某种感觉或者心情吧,预想个啥预想......魏晋狂人光屁股在竹林子跑要是预想过的了也就没意思了。

实际上,有学者考证过流传的晋人书论,特别是你王哥的,都是宋或明人的伪托。实际上,我们的认识很大程度上是受明清两代的影响,我们了解的晋唐也多是来自明清以来的观念、理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面这两件小品,随意而写,没有任何想法,但出来的效果完全不同,可见这工具材料对作品味道的影响多重要。

前两天喝酒,老徐说有人在冰上写字看着新鲜,侯总说和玻璃上写字差不多,小刚啥也没说,老刚只是抽烟。我觉得冰上的水墨效果很难达到生宣的各种变化效果,所以应该不会有啥意思,纯娱乐吧。你说呢?

本期来稿嘉宾:孙超。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在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爱奇艺续费会员,临帖帮帮委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