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1983年6月13日,在台湾的八德乡大南水上乐园,一场与众不同的葬礼正在举行。这场葬礼与常见的葬礼有所不同,因为参加的人数高达800人,且他们全身上下文着刺青,肌肉健硕,密密麻麻地挤满了整个场地。不知情的人或许会误以为这是一场黑帮集会。

事实上,这场聚集与黑帮集会颇为相似——因为这些人全都是来自当地著名的黑帮组织“大树林帮”的成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台湾黑帮电影《艋舺》的剧照,大家可以脑补一下

帮里一个兄弟家死了人,老大杨柏峰带着全部兄弟参加葬礼,把白事办得风风光光。

杨柏峰因经营赌场而发家致富,借此将大树林帮打造成了台北桃园区势力最为强大的黑社会团伙。此人手段狠辣,为了追讨赌债,他敢于将债务人逼至空军基地引发枪战,甚至在过程中撞断了值班卫兵的肋骨,完全不将军警放在眼里。然而,令人感到有趣的是,他所领导的帮派名称却并未彰显出相应的狠劲。

台湾这些老大们是真的不会起名儿,还有叫殡仪馆帮的

杨柏峰在葬礼上喝了几轮酒,带着几个保镖刚准备走,人群里突然跳出了一个双手持枪的小伙。

这个小伙一手拿左轮,一手拿勃朗宁,对着杨柏峰“啪”就是一枪。

上百个黑道大哥看老大被枪击,愣在原地。杨柏峰的保镖反应快些,驾起中弹的老板赶紧跑。

小伙子追上去,瞄准杨柏峰又是好几枪,把一个弹夹都打空了。

杨柏峰彻底不能动,摔到了路边的水沟里,他的几个兄弟这时候也都出来了,见老大中枪,赶紧去扶。

小伙走过去也不说话,拿着枪就往那几个人脸上怼,说了句:“让让……”

周围人吓得一动不动,小伙才不缓不慢换了个新弹夹,对着杨柏峰的头和心脏补了两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喋血双雄》里的双枪战造型的灵感就是来自于这场刺杀

在确定杨柏峰已经死亡后,一辆车缓缓驶来并停在了小伙的身旁。小伙迅速闪身进入车内,然后车辆便驶离了现场。在场的数百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目瞪口呆,竟无一人敢于上前阻拦。

原本难以置信刘焕荣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大树林帮的包围中全身而退,为此我查阅了大量资料,最终确认了这一事件的真实性,确实离奇到了极点。

杨柏峰离世后的第二天,整个台湾黑帮都在传言,那位敢于公开枪杀大树林帮老大的小伙子究竟是谁?

通常而言,在黑道中敢于下死手的人都会有一定的名号,如某帮的堂主、某堂的杀手等。

然而,当时却无人认识这位小伙子——因为他确实是一个初出茅庐、毫无经验的愣头青。

小伙叫刘焕荣,这是他第一次杀大哥。他接到了好兄弟游国麟的委托,只要杀了杨柏峰,就能到手四十万。

游国麟在八德区混,紧挨着桃园,和桃园帮的摩擦很多

这次枪杀,成功引起了台湾第一大帮竹联帮老大陈启礼的注意。

陈启礼被称为台湾黑帮教父,干的事儿也挺传奇

Ps,陈启礼是黑帮头子,但他儿子后来当了演员,叫陈楚河,演过《大灌篮》《流星蝴蝶剑》,有朋友应该知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俩人确实长得挺像!

陈启礼对刘焕荣的考验并未结束,他向刘焕荣提出了一个更为严峻的任务:“小伙子,你上次的表现相当出色,如果你能成功除掉大湖帮的帮主廖龙辉,那么我们竹联帮将真正认可你的实力。”

廖龙辉,作为大湖帮的帮主,是台中市色情产业的巨头,掌握着市里最繁华、利润最丰厚的红灯区。在六七十年代,随着越南战争的爆发,作为美军援助基地的台湾,迎来了众多由美军带来的产业,如西餐厅、酒吧和色情业等。这些暴利产业自然成为了各大黑帮争夺的焦点。

有些黑帮老大因为嫉妒廖龙辉的丰厚收益,企图侵占他的地盘。然而,廖龙辉对待这类挑衅毫不留情,他曾直接抓捕了一名想要争夺地盘的黑帮帮主,残忍地砍断了对方的手脚,然后将其扔进了污水沟里。

廖龙辉也有点人脉,算得上黑白通吃,经常帮一些正道朋友平事儿,台湾的明星们到台中拍戏,都要到他那拜一拜码头,尊称一声“秘书长”。

拜码头,就是新到一个地方,向当地有权势的人打个招呼,表达尊敬,并寻求保护与支持

树大招风,廖龙辉这么高调,早就被好多人盯上了,但却没人能弄死他。

因为这人特别贼,只要露面,都会带着几个长得像自己的小弟,穿着同样的西装赶场子。

有时候自己先撤,有时候小弟先溜,几台车换人坐,根本没人摸得清他的踪迹,江湖人送绰号——九命怪猫。

刘焕荣这是被派了个棘手的活儿,但他满口应下了。

对他来说,要杀的大哥越有威望,他往上爬就越顺利。

1983年10月23日晚,台中市三民路,老爷华厦,廖龙辉正坐在里头喝“老人茶”。

这种茶是闽台的一种习俗,又叫“功夫茶”,一壶茶泡得浓浓的,几个核桃大小的杯子来回倒满,一口一杯,喝得人一身大汗

廖龙辉自信地认为无人能摸清他的行踪,因此他饮酒时十分悠闲,一直畅饮至晚上9点多钟,才慢条斯理地从楼内走出。然而,就在他尚未走到车边时,刘焕荣迎面走来,举枪向他猛烈扫射。

这场突如其来的袭击导致两名手下当场丧命,另一名则身受重伤,半身不遂。而廖龙辉虽然勉强撑过了几天,但最终仍因伤势过重而离世。

这起事件在短时间内震惊了台湾的黑白两道。刘焕荣在短短的时间里当街枪杀了两位黑道老大,其胆识和手段都令人咋舌。

刘焕荣暗杀“九命怪猫”廖龙辉的细节也被人们广为传颂:

为了成功暗杀廖龙辉,刘焕荣秘密跟踪了三个多月,最终摸清了他的日常行踪。那是一个十月的晚上,台湾的天气依旧闷热,蚊虫四处飞舞。在等待廖龙辉现身品茶的过程中,刘焕荣旁边的小弟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然而,刘焕荣却表现得十分镇定,他指派小弟去买烤鸡和啤酒回来,边享用美食边等待目标的出现。

有媒体报道称,在刘焕荣开枪行凶时,他的手上还沾着烤鸡的油渍。这种淡定从容的态度和冷酷无情的行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使得刘焕荣在黑道中的名声更加响亮。

杀死两位大哥,让刘焕荣直接跃进「台湾十大枪击要犯」榜单,还获得了一个称号“神经刘”——杀人方式太神经,谁也遭不住。

从1984年开始,台湾警方每年都会公布“内政部警政署要案查缉专刊”,按照罪犯的凶残程度、负面影响力,出个Top10的榜单,称为「十大枪击要犯」。Top10里谁被抓了,就把他从名单里划掉,再把其他罪犯放进名单。

廖龙辉死后,“台中霸王”大湖帮也四分五裂,没多久就被警察一锅端了,从此一蹶不振。

而竹联帮,不仅出了风头,刘焕荣也成了老大陈启礼的贴身保镖。

刘焕荣算是实现了自己的目标,“要出头,杀老大”。

出人头地,可以说是刘焕荣加入黑帮之后的唯一梦想。

刘焕荣于1957年8月18日在台中市北屯区的眷村“陆光八村”出生。

眷村是一个特殊的社区,主要居住着来自大陆的军官及其家属,通常被称为“外省人”。这些房屋是由政府提供的福利房,居民可以免费居住,但设施相对简陋,卫生条件也不尽如人意。眷村里还居住着一群外地的老光棍,整体环境可以说是类似于贫民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着实有点破

台湾本地人,对只有外省人能住免费房子的政策很不满,连带着也欺负眷村人。

刘焕荣的父亲曾是一名国民党中校,还是四川一位县长的儿子,是当地名门望族,老家的田地走一天都走不完。

当时国民党兵败,刘焕荣父亲跟着一起来了台湾,来得太急,也没想过回不去了,啥家当都没带来,到台湾后只能摆个水果摊过日子。

陆光八村这地儿现在已经成儿童乐园了

刘焕荣他爸家教挺严格,也对他挺好,有时会给他买爱吃的鸭舌回来。

刘焕荣小时候特喜欢李小龙,隔三差五都去街上的国术馆练习中国功夫,梦想就是当个军人,保家卫国。

但是吧,他作为眷村人,老被本地人欺负。

上小学的时候,在回家的公交车上,会有小学生拦住刘焕荣,对他说:“干x娘,外省猪,你以后小心点。”

他家的水果摊也是,即使交了保护费,黑帮马仔来了还是照砸不误。

有一次,刘焕荣的同乡小孩受到了混混的欺负,得知此事后,他义愤填膺地带着一群朋友去找对方理论,结果却遭到了报复。那天,他独自放学回家时,被七八个人围攻,头部和身上都被狠狠地砍了好几刀。

刘焕荣性格刚烈,无法咽下这口气,于是开始四处找人斗殴,逐渐踏入了黑道生涯。由于一直受到朋友的帮助和支持,他加入了他们所在的小梅花帮,并凭借帮派的名号开始在赌场收取保护费。

那时的刘焕荣充满了忠诚和热情。即使在炎热的天气里,他只穿着汗衫和短裤就出去找人收钱,将收到的五十、一百元大钞叠成一沓,全部塞在胸口的衣服里。回到帮派后,他把衣服一扯,钱掉了一地,然后一张一张地捡起来,整齐地交给老大。

老大从身上掏出两块钱给刘焕荣作为报酬,他一点也不嫌少,拿着这两块钱去吃一碗面条然后就回家,第二天继续为老大效力。他的心思很简单:跟着老大混,至少能得到重视,帮派里的其他人也不敢欺负他。

有一次,他们计划去抢劫一个赌场,却不幸遇上警察的追捕。在逃跑过程中,刘焕荣不小心打伤了一名警察的腿。因此,他被警方列为通缉对象。警方顺藤摸瓜找到了他的学校,打算在他上课时抓捕他归案。

刘焕荣察觉到了不对劲,趁着老师不注意从窗户跳了出去逃跑了。然而,回到家后,他的父亲为了大义灭亲,还是选择将他举报给了警察。

刘焕荣刚进警察局,就被吊起来狠狠打了一顿,还因恐吓罪被判处四个月有期徒刑。

但那时候,他爸每周都回来看他、安慰他,鼓励他出来之后争气。

他也不记恨他爸,反而觉得对不起他爸,立志出狱后就当兵,再不犯事儿了。

4个月很快过去,出了少管所回到高中,刘焕荣收心学习、强身健体,却发现:警察从来没有给他好好生活的机会。

和朋友聚餐,他被诬陷偷车,他不认就被警察灌水、拳脚伺候。他被冤枉关起来,他爸很难过,问他为什么老不听话?

刘焕荣从此处处躲避风头,谁找他他都不理,一门心思备考军校。

高中毕业,他申请保送军校,却因为有前科,被驳回。1977年毕业,他不灰心,再次参加军校联招,依旧不被录取。

台湾综艺里还提到一件事:

有一次,刘焕荣回家路上,一个之前处理过他的警察骑着野狼125摩托车经过,看见他就别他取乐,结果这警察技艺不精,人没别到,自己摔进了路边的竹林里。

结果第二天,村长找到刘焕荣,让他赶紧跑,因为昨天那个警察污蔑刘焕荣在村里横行霸道,要处理他。

综艺《台湾启示录》截图

刘焕荣在后来的自白书中写道:“一个有前科的人已不被社会谅解了,白布染上黑点,一辈子也洗不清。”

当年与他一同误伤警察的兄弟,一个因抢劫罪被警方移送法院,最终判处死刑;另一个则在某个夜晚无故摔死在学校,有传言称他遭到了警察的殴打。

这些兄弟的离奇死亡,刘焕荣都深深记在心里。他无法忘记那种被警察当成过街老鼠般追捕的感觉。

1977年,刘焕荣的父亲因肝病离世,这成为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在入狱后坦言:“我恨自己,我恨社会,我知道我错了,但当时的我已经别无选择。”

服完义务兵役后,刘焕荣重新回到了帮派。此时的他,心境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深刻意识到,作为没有钱没有势力的外省人,如果想要在台湾闯出一片天地,就必须敢于拼命。既然白道无法给予他出路,他决定在黑道中闯出一条血路。

1979年11月,刘焕荣杀了第一个人。

那时他还在家乡台中市北屯区,和一帮手下兄弟横行街头。

丰原十七军刀帮(这都什么破名儿)有个绰号“鸡母”的混混林隆腾,也在附近搞场子,欠了赌债不还。

刘焕荣叫几个手下在机车后面放鞭炮,吸引路人注意,自己带着六名小弟,拿刀挟持林隆腾去了一个没人的地儿,乱刀砍死。

直到“鸡母”倒地,他们才觉得这事过了火,还吓得叫来了救护车。

但在刘焕荣的自白书里,他说,是他先点响喜炮,鸡母路过挑衅,两边打起来才出事儿的。

这是刘焕荣第一次闹出人命,他还很稚嫩,怕警察抓他,去山里躲了一段时间,养鸡为生。

当风头渐渐过去后,刘焕荣决定采取行动。他偷偷溜下山,找到几个从事小偷小摸的兄弟,让他们帮忙弄来两把手枪。之后,他只要一有空闲时间,就会回到山里练习射击。

正是在这段时间里,他锤炼出了精湛的枪法。

后来,当他成为竹联帮老大陈启礼的保镖时,他向陈启礼敬献了一支配备消音器的手枪,以此表达自己的忠诚,并请求陈启礼给予他一个赚钱的机会。

很快,这个机会就降临了。

1984年春节前后,金殿贸易公司的富商肖老板,由武打明星王羽牵线,参加了一次赌博。

王羽曾经是竹联帮的骨干,2019年,他还得了第5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终身成就奖

肖老板在一个晚上就输掉了价值两亿台币的巨额财富,情急之下,他不得不将所有的房地产作为抵押。他心知肚明,这一切都是黑社会精心设下的圈套。

在江湖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因诈赌产生的债务,可以通过帮派出面进行调解,通常情况下,债务金额会打一折,而帮派则会收取相应的调解费用。

肖老板首先找到了刘焕荣所在的竹联帮来处理这笔债务。然而,两亿新台币在八十年代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即便是调解费也高达2300万,这同样是一笔巨款。

消息迅速在黑道各派之间传开,各大帮派的老大都纷纷出面协调,最终成功地摆平了这笔欠款。

为了处理这笔款项,各派大哥约定在台湾纪德旺律师事务所见面,现场与肖老板签订文件,并当场分配这2300万现金。

当天,肖老板表现得非常爽快。他先是拿出了现金,然后签署了文件,拿走了借条,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就在这时,刘焕荣突然闯了进来,一屁股坐在了装满现金的袋子上。

他环顾一圈,说:各位,今天我不是代表我个人,我是代表竹联帮,代表鸭霸子陈启礼,这2300万,我全都要拿走。

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刘焕荣一手拿枪,一手拿着手榴弹,拉着保险说:今天这个钱,拿不走,我就和诸位同归于尽。

大家只能看着刘焕荣把2300万全部拿走。

《台湾教父》这本书里写了个有意思的细节:武打明星王羽一分都没拿到,就请了香港一名黑社会杀手来报复刘焕荣,但等人杀手来了台湾,听说要报复的是竹联帮刘焕荣,立马吓得撤了。

这几件事儿,奠定了刘焕荣在帮里的地位。

当时春风得意的小刘,到这个岁数已经不太上相了

他早就是著名的职业杀手,论件计酬,一条人命八十万,给钱就干。

这个时候的刘焕荣,也有了点变化。因为杀人太多,除了几个手下和陈启礼,他变得多疑、不相信任何人,睡觉时握着枪,走路时右手也得插在口袋里抓着枪。

哪怕他睡了,只要附近有人走动,他就会吓得跳起来。

很快,他杀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1984年4月30日,刘焕荣与他的好友游国麟受人之托,以80万的酬金暗杀一山帮的老大张德忆。

游国麟,这个我之前已经提及过的人物,正是他介绍给刘焕荣第一单杀人任务的。

在那个深夜,两人秘密绑架了张德忆,将他带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公墓。张德忆身材魁梧,他趁两人躲避树枝的瞬间,巧妙地挣脱了手上的束缚,并迅速转身,对准刘焕荣扣动了扳机。

在这危急关头,幸运的是,张德忆的枪并没有上膛。他赶紧上膛,准备再次射击,但这时游国麟已经举起手中的霰弹枪,对着张德忆开了一枪,瞬间将其头部打得血肉模糊。

这一次事件,可以说是游国麟救了刘焕荣一命。

他俩关系挺亲密,别人都叫刘焕荣“神经刘”,只有游国麟叫他“阿荣仔”。

1984年,刘焕荣越来越出名,警方对他的追捕也越来越严。

那段时间,刘焕荣常常感觉自己前脚刚走,后脚警察就跟上,几次都是他反侦察意识强才勉强逃脱。

他越想越确信自己身边一定有内鬼,仔细观察了一段时间后,觉得最可疑的,是自己的好哥们儿游国麟。

主要两个原因:

1.作为一起杀过人的兄弟,游国麟比旁人更加了解自己的行事逻辑和常常出入的地点;

2.最近,游国麟与他聊天时,常常心不在焉。

但毕竟兄弟一场,刘焕荣没那么快动手,准备设计探探游国麟。

当时刘焕荣买了一台千里马跑车,正好被游国麟借去开,开完之后游国麟没有把车还他,而是把车停在一个地方让他按时去取。

就这种车

刘焕荣表面答应,实则在暗处观察。

他看到了警察,警察甚至上前和游国麟勾勾搭搭说了几句话。

台湾警察卖队友的能力也是绝

刘焕荣已经确信,正是他的好兄弟游国麟背叛了他。结合他对警察的深深憎恨,他作出了一个决定。

1984年6月21日,刘焕荣召集了几个亲密的手下,在竹联帮的忠堂聚所荔舫餐厅设下了一场充满危险的宴会。

刘焕荣深知游国麟虽然身材矮小,但偏爱高挑的金发女郎。于是,他特地花费重金邀请了四位金发陪酒女,陪游国麟饮酒作乐。

当游国麟沉浸在欢乐中时,旁边有人不解地问刘焕荣,为何不直接杀掉游国麟,还要叫来四个小姐。

刘焕荣淡淡地回应道:“让他死得痛快些,也算我刘焕荣对得起他这位朋友。”

随着酒宴逐渐进入高潮,刘焕荣站起身,从身旁掏出一把锋利的刀子。

竹联帮帮规里有一条:背叛兄弟者受断手断足处罚。

就这个

几名手下迅速上前,牢牢地控制住了游国麟。刘焕荣高举手中的刀,狠狠地砍掉了游国麟的一只手,质问他为何背叛自己。

游国麟尽管面临剧痛,却仍然坚决否认自己泄露了消息。

刘焕荣没有多余的废话,再次挥刀,砍掉了游国麟的另一只手。在剧痛和无法忍受的压力下,游国麟终于松口了:他透露,因为警察知道了当年是他幕后指使刘焕荣杀害了杨柏峰,为了自保,他不得不配合警察来出卖刘焕荣。

最后,刘焕荣命令游国麟跪在地上,毫不犹豫地压着他的头,将其枪决。

就这样,游国麟的生命在短短的一年零一个星期后走到了尽头,相较于被他巧妙设计杀害的杨柏峰,他的生命显得如此短暂。

半年后,有游客在坪林山区的一片崖沟草丛中,意外发现了游国麟已经腐烂的白骨,他的命运就这样凄凉地结束了。

1984年,竹联帮出事了。

这事儿我给你们简单说下,台湾著名作家江南(不是写《九州缥缈录》内个)在美国写了一本《蒋经国传》,涉及一堆台湾政坛内幕,引起台湾当局不满。

但台湾政府自己也没出面,而是指使黑帮竹联帮出面赴美暗杀江南,此事一曝光就成了国际丑闻。

迫于这个案子的压力,台湾开始了一场全省性质的黑帮大清扫。

11月12日,孙中山的生日,台湾政府单位放假休息,大街小巷张灯结彩,热热闹闹。也就在这个清晨,台北警方正在酝酿一场名为“一清专案”的重大行动,行动专抓帮派分子。

事情来得突然,转眼间就有3000多黑道大哥进了局子。

而刘焕荣早已得到风声,周转泰国,一番周折跑路去了菲律宾。

刘焕荣能顺利出逃,是找到了黑中介卓大姐,80年代,刘焕荣出境的单子她一口价要了5万刀。

这钱花的不冤枉,在台湾被封锁的情况下,刘焕荣穿着西装,戴着只有“省大代表”或“立法委员”有的出入通行证,伪装成高官,大摇大摆出境了。

当年的证儿找不到了,大概就是这么个表示“哥很有权”的东西

经过台湾调查局多年的不懈努力,1996年成功摧毁了一个专门从事空中走私的犯罪集团,而该集团的幕后主谋正是名为曹碧珠的卓大姐。

若您对此感兴趣,我下次可以详细描绘这个黑色产业链,但在此暂且不表。

刘焕荣在逃亡期间,仍想帮助同样在逃亡的道上兄弟。当时,从台湾逃至菲律宾马尼拉的还有牛浦帮的齐瑞生和齐惠生两兄弟。刘焕荣与齐家兄弟联手,在他们的鼓动下,计划筹集十万美金作为其他兄弟的救援资金。

他们锁定了齐家兄弟的邻居:陈南光和陈正昌两家。这两家人在高雄从事钢铁生意,曾带着巨额资金逃至菲律宾。值得一提的是,齐瑞生与陈南光还是同学关系,然而,他却首先将贪婪的目光投向了这位老同学。

齐家兄弟与刘焕荣合谋,以协助办理大陆签证为借口,将陈氏兄弟及其家人诱骗至马尼拉。他们给陈氏一家人食用了掺有安眠药的冰淇淋,待其昏迷后将其捆绑。在残酷的毒打后,齐家兄弟冷酷地表示:“一万美金只能买你们一条命,自己看着办。”

在严酷的威胁下,陈氏兄弟很快就交代了存款密码,甚至将台湾的房产也转让给了齐瑞生的哥哥齐丽生。面对绝境,陈南光向刘焕荣求情,承诺只要放过他们,愿意给予更多资金,并未来与刘焕荣共同对付齐家兄弟。

然而,或许是曾经的背叛让他心硬如铁,刘焕荣表示他绝不会背叛朋友。接着,他使用那把菲律宾特有的番刀,对陈南光的喉咙作出了致命的一击。齐瑞生对此欣喜若狂,对刘焕荣大加赞赏:“够意思!”

但刘焕荣在完成任务后,没有留下任何话语,独自驾车离去。他离开后,齐家兄弟毫无顾忌地对陈氏兄弟的太太施以了残忍的杀害,并将五个孩子带至山洞中施暴,最后将他们全部打晕并丢弃至山谷之中。

血案发生第二天,尸体便被当地人发现。除了两个女孩从土坑救出来幸免于难,陈氏兄弟七口人全部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