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高鼎《村居》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

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农历二月,风轻云淡、天气和暖,小草长出了嫩绿的芽儿,黄莺儿在枝头欢快地歌唱。

杨柳柔软的枝条轻拂堤岸,那微微摇晃的姿态,好像醉倒在春水边朦胧的烟雾中。

学堂里的孩子,早早地放学归来,趁着春风正好,把心爱的风筝放上蓝天。

本是乡村中最普通的风光,在诗人的笔下却鲜活生动,充满了欣欣向荣的蓬勃生机。

而那些活泼的孩童,正处在人生的早春。他们就像小草一样茁壮成长,他们的欢声笑语与黄莺的歌唱相互呼应,

这首诗一下子就将人拉回了童年,想起那些下课铃声一响,就兴奋地拉着手狂奔而出、疯玩疯闹的场景。

杨万里《舟过安仁》

一叶渔船两小童,收篙停棹坐船中。

怪生无雨都张伞,不是遮头是使风。

公元1192年,杨万里乘舟路过江西的安仁县,看到隔壁小渔船上有两个小孩。

他们把撑船的长竹篙收起来,端端正正地坐在船里,然后撑开了一把打伞。

诗人忍不住好奇地抬头看看天,天上并没有下雨,为什么要撑伞呢?

看他们不停地挥舞着伞柄,原来是想用伞做船帆,让风吹动小船前进。

两个小渔童的行为充满了童真和稚气,但也透出只有孩童才有的奇思妙想。

杨万里没有写他对这两个孩子行为的评价,但是想来他一定和读者一样,看后哑然失笑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范成大《四时田园杂兴·其三十一》

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

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

农家人一年四季,大多时间都是很繁忙的。

初夏时节,稻田里的秧苗需要除草了,人们白天去田里耕种劳作,晚上回到家还要搓麻线。

每个年轻力壮的劳力,无论男女都各司其职,寻不着一刻空闲。

那些什么都不会的小孩子也不能闲着,他们耳濡目染,在茂盛成荫的桑树底下学种瓜。

生活在农村的孩子大多如此,从小就亲眼看着家人忙碌,对许多农活都耳熟能详。

诗中的画面对我们来说极为亲切有趣,令我想到五六岁时就会跟着拔草、捡稻穗,空闲时间用瓦片碎砖头假装炒菜的情形。

韦庄《与小女》

见人初解语呕哑,不肯归眠恋小车。

一夜娇啼缘底事,为嫌衣少缕金华。

不要以为小孩子不懂得爱美,他们的审美或许与大人不同,但对美的坚持也十分执着!

你看韦庄的小女儿,刚刚能听懂大人聊天,就咿咿呀呀地开始学着说话了,因为爱玩小车还不肯去睡觉。

因为衣服上少绣了几朵金线绣成的花,就嫌自己的衣服没别人的漂亮,一晚上都哭哭啼啼的怎么哄都不肯睡觉。

一首小小的诗,记录的哪是小女孩长大过程中的趣事啊,明明是老父亲一颗柔软可爱的拳拳爱女之心。

崔道融《溪居即事》

篱外谁家不系船,春风吹入钓鱼湾。

小童疑是有村客,急向柴门去却关。

村间不知谁家的屋外有条小河曲曲弯弯,篱笆外漂过一只没有系好的小船。

春风吹着小船儿飘飘悠悠,慢慢地飘进了钓鱼的河湾。

正在水边玩耍的小童看到有船漂来,以为有客人来访,急急忙忙地打开柴扉,准备迎接客人。

“却”是助词,“关”指的是关住柴门的栓卡、钩环之类,“去却关”即去掉门栓、打开柴门。

“疑”“急”二个字,把小孩子充满好奇心和行动力,但是却容易粗心的特点刻画得惟妙惟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胡令能《小儿垂钓》

蓬头稚子学垂纶,侧坐莓苔草映身。

路人借问遥招手,怕得鱼惊不应人。

一个小孩子正在学习垂钓,他头发蓬乱,面孔看起来却十分青嫩。

他侧身坐在河边的青苔上,正学着大人的样子在钓鱼,茂盛的绿草掩映着他小小的身影。

路过的行人走过来,想跟他问路,隔着大老远他就摇摆着小手不敢大声回应,生怕惊动了水下的鱼儿。

这是多么机灵的一个小娃儿啊!他选了树下有浓荫、青草覆人身的幽静之地,人不会被暴晒;这里又远离大路,足够安静。而且听到有人远远地招呼,他反应很快地赶紧摆手,显得十分机警。

袁枚《所见》

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

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

说到诗词中的童趣,怎能少了牧童呢?

袁枚诗中的这个小牧童,骑着一头黄牛慢悠悠地走着。他没有吹笛子或树叶,而是边走边信口唱着当地的民歌。

那声音好清好亮好脆生,穿过树林的时候,仿佛连原本木呆呆的树也瞬间被惊动了,精神为之一振。

突然,歌声戛然而止,小牧童脊背挺直,嘴巴紧闭,两眼凝望着高高的树梢。

原来那树梢上趴着一只蝉,正高声地唱着歌,牧童儿如此安静是因为想捉住他,生怕发出声音惊扰了它。

这自由自在的小牧童,由动到静的变化,既突兀又自然,将他天真烂漫的形象刻画得活灵活现。

白居易《池上》

小娃撑小艇,偷采白莲回。

不解藏踪迹,浮萍一道开。

小孩子撑着小船儿,偷偷摸摸地去采白莲,但是还没有学会隐藏自己的踪迹。

他虽然已经很小心了,但是离开的时候,身后的浮萍上还是留下了一大片被小船划开的痕迹。

这是一个淘气的小朋友,明明家人三令五申不让他自己下水,可他为了采莲还是偷偷地解开了船,悄悄地划进了池子深处。

可惜,他得意地大摇大摆地回来,却忘了回头看看,水面浮萍上那一道清晰的水路痕迹,还是暴露了他的行踪。

白居易以其特有的白话风格,以细致逼真的笔墨,将小哇天真幼稚、活泼可爱的形象刻画得栩栩如生、跃然纸上。

#精品长文创作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