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乌克兰武装部队“国际军团”服役的瑞典志愿者卡罗琳娜·诺登格里普接受了《图片报》采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现在43岁的卡罗琳娜原本在瑞典国防部的一个委员会工作,从小就对军队感兴趣,15岁时加入了瑞典空军,受过完整军事训练,在战争爆发几天后,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们一道去了乌克兰,帮助乌克兰军队,并于今年4月与乌克兰武装部队正式签署合同,加入了“国际军团”。

在谈到家人时,卡罗琳娜称自己离开家已经很久了,丈夫很想自己,虽然什么都明白,但依然很担心,因为“我现在正参加反攻”。

在训练乌克兰军队的时候,卡罗琳娜最担心的就是语言不通导致的误会问题,而在加入“国际军团”参与一线作战后,则担心被俘,“我宁愿死也不愿被俘虏。我不想落入他们的手中,幸运的是,俄罗斯人的枪法比我妈妈还差劲。”

卡罗琳娜称赞了乌克兰军队对女性的尊重,性别问题在乌克兰军队中根本不是事儿,卡罗琳娜训练乌克兰军人,只需要发号施令,当她要进行一些体力劳动,诸如搬动重物时,受训的乌克兰军人会立即过来帮忙,“他们对女性表现出特别的关怀。”

卡罗琳娜对乌克兰赢得这场战争很有信心,但也指出这场战争不会在今年结束。

在俄罗斯政府对乌克兰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后,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纷纷赶到乌克兰,乌克兰武装部队为其专门组建了“国际军团”,类似法军里的“外籍军团”,“国际军团”的成员享有与乌军官兵完全一样的待遇和权利,工资一样,被俘后也受到国际公约保护。

俄罗斯政府及其支持的那些所谓“共和国”不承认“国际军团”,称其为雇佣兵,但实际上是另一回事儿,被俘的“国际军团”成员得到了特殊优待,连尸体都要还给相关国家,当然,这里所说的特殊待遇是与乌克兰军人相比。

有趣的是,“瓦格纳”雇佣兵对待被俘的乌军和“国际军团”更人道,相比俄军,会给予更好的待遇,有自己的换俘渠道,阵亡的“国际军团”成员甚至会用本国国旗覆盖棺材,说“瓦格纳”跟乌克兰政府没联系,鬼都不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国际军团”在乌克兰广泛参战,但根据公开报道看,与车臣“谢赫·曼苏尔营”、白俄罗斯团、格鲁吉亚团等一样,并未被乌军消耗性使用,显然,乌克兰政府以及乌军总部有更深层次的政治考虑,当然,除非是被围困,乌军也不会被消耗性使用,而是采用轮战,既能避免严重损失后失去战斗力,又能获取实战经验。

至于在乌军中的女性,按照乌克兰国防部的统计数据,有超过6万名妇女站出来保卫乌克兰,其中有超过42000人是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