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眼Defence

鹰眼Defence

网易号

关注
47.1万粉丝
1关注
31.8万被推荐
IP属地:山东

网易号原创作者

3枚勋章

客观、理性解读防务变化

  • 缺乏军官和训练,老式莫辛纳甘和生锈AK,动员兵的自带物资被没收

    9小时前
    图片
    03:26
  • 后退者斩!赫尔松俄军请求后撤遭拒,消耗战中1天就被击落4架战机

    12小时前
    80跟贴
    图片
    04:19
  • 定点清除乌奸:“海马斯”战力飙升,扎哈罗娃威胁打击美国本土

    13小时前
    71跟贴
    图片
    04:26
  • 美国及其盟友正在向乌克兰提供越来越多的“海马斯”火箭炮和M270/MARS II(德版M270)火箭炮,在精确情报的配合下,这种战术武器正发挥准战略作用,成功影响到了战局。而在顿涅茨克等四州公投和俄罗斯政府进行局部动员后,美国政府已经重新考虑向乌克兰提供“陆军战术弹道系统”的问题,看起来,俄罗斯方面对这种射程300公里的战术导弹极为忌惮,以至于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放出狠话:美国敢于向乌克兰提供战术导弹的话,俄罗斯很可能将打击美国本土作为报复,至于能否实现,就得继续观察了,要是俄罗斯导弹真落到美国本土,那可就事儿大了。
  • 根据公开报道看,乌克兰军队获得的“海马斯”和M270火箭炮,现在仅有M31系列卫星制导火箭弹一种弹药,但德国刚刚向乌克兰提供了另一种弹药,即内部装填有AT2反坦克地雷的布雷火箭弹。这是德国专门为MARS II火箭炮研制的,每枚火箭弹可以装填最多28枚地雷,布雷距离则最远达38公里,AT2反坦克地雷不仅可以攻击坦克和装甲车辆,也可以攻击靠近的人员。500枚这种火箭弹与2辆MARS II火箭炮、50辆“野狗”装甲车被一道交付给乌克兰。此外,在高强度使用下,乌军装备的“海马斯”火箭炮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故障,如果故障十分严重,“海马斯”火箭炮会被送往邻国修理,不是十分严重的话则由乌军自行解决:美军通过安全程序向乌军提供了实施技术支持,乌军将故障“海马斯”的相关图片和视频传给在波兰的55名美军士兵,后者则提供技术建议,专家们认为乌克兰专家能够维护修理的话,“海马斯”火箭炮的使用寿命和作战效率会更高。事实上,类似的技术支持早在战争爆发之初就开始了,曾接受美军训练的乌克兰士兵就通过网络,向美军教官远程请教“标枪”反坦克导弹的各种问题,毕竟,这种先进反坦克导弹在使用上很麻烦。现在,看起来乌克兰及其支持者已经将这种支持系统化了,而且采用加密软件传输信息,避免泄密。
  • 大量基层军官在“特别军事行动”初期就被消耗掉,很难想象,一直被军官过多问题困扰的俄军,现在会出现军官不够用的困境。当然,这是可以解释的:俄军缺乏的主要是那些能打仗的基层军官,而不缺乏尸位素餐坐办公室为减肥发愁的军官,但问题在于,后面那些军官真要送去战场,很可能不仅不会对战争有什么帮助,甚至会发挥反作用,毕竟,如果没有三招五式,又没有足够能量,怎么可能工作清闲收入又高?此外,装备不足也是个大问题,虽然一些图片和视频显示俄军征用了为外国客户制造的T-90S主战坦克等新装备,解封的库存武器里也不乏T-80主战坦克这种具备上世纪80年代先进水平的武器,但更多的还是T-62M坦克、BMP-1步兵战车和MT-LB装甲车这类老式武器,但即便是这类老式武器,也难以将30万动员兵武装起来。古董一样的莫辛纳甘步枪和生锈的AKM突击步枪被配发给了动员兵,不要以为配上瞄准镜的莫辛纳甘就可以被当做狙击步枪使用,现代突击步枪的精度早已超越了这些二战时代的老式栓动步枪。
  • 在赫尔松地区,俄军面临的状况极为困难,其他战线上的俄军不管怎样,基本的物资补给还是有的,尽管很可能不足,但赫尔松地区的俄军现在完全就是在火上烤,处境很像当年被围在斯大林格勒的德国第6集团军:依靠渡轮和浮桥能获得的物资根本不够,很可能连十分之一都不到,照这种节奏下去,乌军根本不用发起什么大规模攻势,只要持续切断后勤补给,赫尔松地区的俄军就会自己垮掉。《纽约时报》宣称,俄罗斯军方请求从赫尔松地区撤军,但被克里姆林宫拒绝,并下了不准后退的命令,颇有些古代军律的意思,“临阵,将不顾军先退者,立斩!临阵,军不顾将先退者,后队斩前队!”更令人担忧的是,由于俄军高级军官表现不佳,克里姆林宫深度干预了俄军的前线指挥,这可绝不是什么好事。
  • 除了海军陆战队,俄罗斯海军基本已经退出战争。俄罗斯空天军则继续忍受持续损失,很明显,尽管也拥有反辐射导弹等武器,但从战争的第一天开始,俄罗斯空天军就没有成功压制过乌军防空网,更别说夺取制空权了:仅在过去一天之内,乌克兰武装部队总参谋部新闻处就宣称,其防空网击落了俄军4架战机(2架苏-30、1架苏-25、1架苏-34),乌克兰空军则进行了19次空袭,击中了俄军14个兵力集结区和5个防空阵地,美国正向乌克兰提供越来越多的“哈姆”反辐射导弹。乌克兰防空网变得越来越危险,而对俄军飞行员来说,其战场态势感知能力却没有什么提高,这被英国国防部认为是俄罗斯空天军最大的短板,即不知道对方的防空系统在哪儿,很容易误入乌军防空区而遭受损失。而在北约的支持下,乌克兰防空网正变得越来越高效,这也是其能依靠老式防空武器牢牢守住制空权的主要原因,不要说那些中远程防空系统,就连便携式防空导弹也变得更具威胁:1名在乌军防空导弹旅服役的便携式防空导弹射手宣称,当俄军空中目标靠近其所在区域时,他至少能获得3分钟的预警时间,穿戴好装备并扛起便携式防空导弹,对导弹导引头进行预制冷,随时等待目标出现在视野中,目标既包括固定翼飞机、直升机,也包括巡航导弹和无人机,但即便如此,他们也很少获得击落敌机的机会,他们旅的S-300防空系统会在视距外击落目标。而萨姆-11“山毛榉”则像其原型萨姆-6“立方体”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的表现一样危险,俄罗斯空天军则像当年的以色列空军,在萨姆火网面前碰得头破血流。图1:被便携式导弹击中后,这架苏-30SM单发起火,随即坠毁
  • 俄罗斯征兵部门正在修正工作中的一些荒谬问题,诸如那位患有糖尿病和脑供血不足的60多岁上校已经被放回家,但这个问题的解决,很大程度上在于这位老上校的事儿被闹大了。而在更多地方,依然存在大量问题,鉴于战争开始后很多俄罗斯航班被取消,伊尔库茨克地区的征兵部门甚至给所有的空管人员发了征召通知,让这些高级专业人员去当战斗步兵或其他兵种,这简直就是浪费性使用。一些信息显示,尽管很多俄罗斯人在想方设法逃避征召,反应快又有条件的试图离开或已经离开俄罗斯,没条件又对自己够狠的则在打断自己的胳膊,但大部分接到征召通知的俄罗斯人依然选择入伍,这或许与他们目前不佳的经济条件有关,当然,恶意逃避征召还会面临最高10年的监禁。只是,这些被征召入伍的俄罗斯人,似乎是被有意纵容,很多人都喝得醉醺醺的,甚至酒后群殴,军官们也知道他们满肚子怨气,毕竟,佩斯科夫的儿子是不用上战场的。
  • 30万人被送上战场,是对俄军的强力补充,但能否通过更多的兵力和大量的低技术武器扭转战局,不同的分析人士有不同的看法。要知道,这30万人不是送上战场就能参加战斗的,除了要有针对性训练、磨合和适合的军官指挥外,还得有最起码的后勤补给,否则,不要说面对有北约提供后勤支持和训练的乌克兰军队,正在到来的冬天就够他们喝一壶的。已经有俄罗斯军事博主为这些被征召的动员兵提供了详细的指南,告诫他们在前往战场时,要携带足够的物资,包括衣物、鞋袜、药品等,不要指望俄军后勤会提供足够的补给,这在“特别军事行动”初期都做不到,更别说现在了,不幸的是,动员兵们自己携带的物资,几乎在第一时间就被军官们没收了。俄罗斯军工业早已进入动员,但能不能生产出足够的武器弹药和其他物资,可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 议员报名参加“部分动员”,普通俄罗斯人:该怎么打断自己的胳膊

    14小时前
    33跟贴
    图片
    03:23
  • 乌克兰军事在线:两支俄军又火并,伤亡惨重,谁也不愿打头阵进攻

    14小时前
    107跟贴
    图片
    03:28
  • 受尽磨难终于回家,俄罗斯民族主义者:换俘比哈尔科夫大败还可怕

    14小时前
    16跟贴
    图片
    03:08
  • 缺乏军官和训练,老式莫辛纳甘和生锈AK,动员兵的自带物资被没收
    14小时前
    6747跟贴
  • 后退者斩!赫尔松俄军或自己垮掉,消耗战中1天就被击落4架战机
    14小时前
    4830跟贴
  • 定点清除乌奸:“海马斯”战力飙升,扎哈罗娃威胁打击美国本土
    14小时前
    2248跟贴
  • 用涉嫌叛国罪的梅德韦丘克和55名被俘俄军,乌克兰换回了215名被俘人员,其中包括2名平民和10名国际志愿者(俄罗斯方面称之为外国雇佣兵),图片和视频显示,很多被换回的乌克兰战俘和国际志愿者已经回到家中与家人团聚,但也有很多人需要接受治疗:相比那些面色红润、在镜头前大讲被乌克兰方面虐待的俄罗斯战俘,释放后的很多乌克兰战俘都存在严重营养不良的问题,皮包骨头,甚至因为关押期间没有得到合适的治疗而留下了终身残疾,诸如本次获释的乌克兰海军陆战队第36旅第 36 旅军士长米哈伊洛·迪亚诺夫,他在马里乌波尔守卫战期间手臂受伤,被俘期间因为没有得到妥善治疗,其手臂上的骨头缺失了约4厘米。图4:马里乌波尔巡警队长米哈伊洛·韦尔什宁也成功“减肥”了
  • 山寨版TB-2被击落!乌克兰降低与伊朗的外交关系,为何不是断交?

    1天前
    2跟贴
    图片
    03:18
  • 乌军损失数据公布!泽连斯基:部分动员说明俄军没经受住战争考验

    1天前
    12跟贴
    图片
    03:30
  • 俄罗斯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总委员会秘书安德烈•图尔恰克宣称,隶属该党的4名国家杜马议员已报名参加“部分动员”,他们分别是卫生委员会主席德米特里·库别佐夫(Dmitry Khubezov),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德米特里·萨布林(Dmitry Sablin),家庭、妇女和儿童委员会副主席维塔利·米洛诺夫(Vitaly Milonov)和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席谢尔盖·索科尔(Sergey Sokol)。俄罗斯国家杜马副主席彼得·托尔斯泰则表示,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已准备好在国家需要时应征入伍。此外,还有很多俄罗斯公务员也收到了征召通知,而此前,俄罗斯政府公布的免于应征者的名单中,就包括了政府官员。这4名担任重要职位的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和那些收到征召通知的俄罗斯公务员们,究竟是否真会上战场并自愿前往最危险的前线,还有待观察,其表现应该不逊于他们的乌克兰同行:在战争爆发当天,多名乌克兰最高拉达议员在投票支持泽连斯基总统的战时状态和总动员令后,就报名参军,多人牺牲,还有很多人成为专业人员,包括反坦克导弹射手。俄罗斯东正教大牧首基里尔也鼓励俄罗斯人参加战争,“勇敢地去履行你们的军事职责吧。请记住,如果你们是为你们的国家而死,那么,你们将与上帝同在,并享有荣耀和永恒。”作为宗教领袖,俄罗斯东正教大牧首基里尔对克里姆林宫在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给予热情支持,认为“特别军事行动”的目的是为了抵御西方,并谴责西方是堕落的。
正在载入...
正在载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