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吕维超 编辑/雪狼异族

摘要:工笔花鸟画以自然界的木、草、禽鸟、走兽等为表现对象,以严谨精致著称,注重打造栩栩如生、精致动人的艺术效果。但与西方的写实主义不同,工笔花鸟画在“应物象形”的同时追求主观精神的表达及体现,可谓“心灵的篇章”、“视觉的音乐”。基于此,文章从美学角度出发,分析中国花鸟工笔画的意境、线条、色彩及构图,以此体现出中国工笔花鸟画的创作审美情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工笔花鸟画在用笔上讲求严谨精致、工整细腻,结构塑造、色彩晕染均富有极强的装饰性。在描绘花鸟的过程中通过白描造型、勾勒填彩,再采用接染、撞水等绘画技法,将寻常事物描绘得栩栩如生。工笔花鸟画表现的对象,虽然不如水墨画、山水画一般气势磅礴、壮丽广阔,但别具情致,见微知著,善于汲取禽鸟、走兽、草木之风骨与特征,追求将内心感受、思想观念及精神等渗透至画面之中,将画家独特的审美情趣诉诸画面,体现出别具一格的艺术魅力。因此,在创作工笔花鸟画时,如何把握好技巧技法,如何建立自己的审美情趣,是值得深入思考并解决的问题。

工笔花鸟画创作的意境之美

说起绘画的意境,人们首先想到的往往是中国画中的写意画,普遍认为只有写意画才讲求意境。实则不然,工笔画虽然注重用笔工整细腻、严谨精致,但其创作具有“笔工而意写”的艺术特点,画家致力于通过描绘花鸟表达思想情感,由此形成空达、泛在的艺术境界,让观赏者代入到境界之中,与画面内的一花一木、一草一石产生共鸣,激发受众的审美想象,以独特的审美情趣使得观赏者获得心灵的启迪、文化的浸润[1]。因此,工笔花鸟画的创作需要以追求神似为主,将意境视作工笔花鸟画之灵魂与生命,善于以生动的笔法、娴熟的技巧、精妙的构图、绚烂的色彩进行“抒情”,以此体现出画外之情、画外之境。不仅如此,工笔花鸟画创作中,应当对细节进行刻画,以可视、可感的艺术语言表现出事物的生命特质,以创造出耐人寻味的意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工笔花鸟画创作的线条之美

线条是工笔画创作的艺术要素之一。西方绘画以块面、色彩为基本要素,而以工笔花鸟画为代表的中国画则以线条与水墨的交织融合为核心。正如清代画家恽南田所说:“有笔有墨谓之画”。工笔花鸟画堪称线条与水墨的“协奏曲”,用笔技法与水墨浓淡相得益彰,以线纹塑造形象,以线条表现出丰富多样的形式面貌。在工笔花鸟画创作中,“白描”勾线是最为基本的线条技法,但一定要走出“白描=简单勾勒事物轮廓”的误区,在名家笔下,线条有着自身的节奏与生命律动规则,如书法一般讲求气韵生动、形势自然,追求线条精致的同时,需要体现出线条的力度、美感及疏密交织带来的不同视觉效果。同时,在工笔花鸟画发展中,形成了勾勒、夹叶等独具中国美学特征的线条艺术语言,在创作中对其灵活运用、创新尝试,可以达到良好的创作审美境界。

工笔花鸟画创作的色彩之美

工笔花鸟画设色艳丽,或是富丽堂皇、辉煌宏伟,或是清丽淡雅、浓淡相宜。虽然元、明时期,工笔花鸟画色彩遭到诟病,但依然不能忽视其对后世创作的影响。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现代工笔花鸟画悄然兴起,其以宽容心态对待工笔花鸟画创作传统,于古今中外视觉艺术中汲取色彩元素,以更为创新的形式呈现在绘画艺术舞台之上。此时工笔花鸟画的色彩既延续了“随类赋彩”之传统,以物象类别决定色彩的运用及搭配,又对色彩进行大胆创新,体现出色彩的抒情性。相对于西方绘画色彩而言,工笔花鸟画的色彩表现的是阳光照射下的事物的固有色彩,虽无明暗变化与光影原理,但凸显出笔墨情趣,打造出轻烟淡彩、空灵似梦、洗尽铅华的色彩审美境界。在工笔花鸟画创作中,应当以色彩凸显我国传统绘画运笔、线条之灵动,尝试创作多种色彩运用技法丰富工笔花鸟画的色彩语言表现。

工笔花鸟画创作的构图之美

工笔花鸟画的构图十分强调规律性与辩证法,带有一种秩序美感[2]。正如宋代韩拙所说:天地之间,虽事之多,有条则不紊,物之众,有绪则不杂。”万事万物,都有其主要与次要矛盾,把握好矛盾之间的关系、处理好矛盾的主要性,便可以解决工笔花鸟画的构图问题。在工笔花鸟画创作中,一定要避免物象主从关系不清晰,切忌将物象堆砌在画面之间,而是要以辩证的思维看待画面的布局及结构,将画面想象为不同层次的空间对其进行分解与逐一处理,按照一定的逻辑与思路将物象组合在一起,并且体现出物象的疏密变化,能够体现出工笔花鸟画创作的构图秩序之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结束语

工笔花鸟画作为中国绘画艺术中的瑰宝,历史悠久、流传广泛,并且对后世的绘画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工笔花鸟画的创作审美情趣体现在意境、线条、色彩与构图四个方面,在创作中应追求神似,注重线条技法的应用,以色彩凸显运笔与线条的灵动,把握好世间万物发生发展的规律与内在秩序,保证物象主次分明、避让及疏密关系明晰,以此建立属于自己的工笔花鸟画创作审美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