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军情总局(GUR)宣称,俄罗斯政府正在多个第三世界国家招募雇佣兵,包括索马里、塞拉利昂、尼泊尔、叙利亚和古巴等国,来自这些国家的公民与俄罗斯国防部签合同后,就能够加入俄军前往乌克兰参加“特别军事行动”,“对于侵略国来说,这种做法比在俄罗斯联邦内部进行动员更有利可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俄罗斯政府为“特别军事行动”从第三世界国家招募雇佣兵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乌克兰军队也俘获了多名来自尼泊尔、塞拉利昂等国的俄军战俘,而很多消息显示,俄军中的外国人数量,要比乌克兰武装部队麾下的“国际军团”多得多。

乌克兰国家通讯社报道称,CNN记者在采访了从前线返回的雇佣兵以及俄罗斯军队招募人员的亲属后,认为目前约有1.5万名尼泊尔公民在俄军中服役,俄罗斯国防部承诺给他们至少两千美元的月薪以及快速入籍俄罗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此前,尼泊尔政府宣称有约200名该国公民加入俄军,参加了莫斯科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其中至少有13名尼泊尔公民阵亡,4人被乌克兰军队俘获,但包括尼泊尔议员、前外交部长比马拉·拉伊·保迪亚尔在内,不少尼泊尔活动人士认为,这个数字被大大低估,大约有1.4万到1.5万尼泊尔公民在俄军服役,最近几周就有约2000个家庭向加德满都社会活动家克里图·班达里领导的团体求助,试图找到他们已经失踪的亲人或让他们仍然活着的亲人回家。

不管是否隐瞒了真实人数,尼泊尔政府至少在明面上是反对本国公民加入俄军参加“特别军事行动”的,而以巴沙尔·阿萨德为首的叙利亚政府,则积极帮助俄罗斯国防部招募叙利亚人。当地时间2月14日,乌克兰军情总局公布了俄罗斯国防部招募为“特别军事行动”的部分叙利亚雇佣兵名单,名单涉及141名叙利亚雇佣兵。

乌克兰军情总局还指出,被招募的叙利亚雇佣兵正在阿勒颇附近的库韦雷斯空军基地等地接受城市战训练,首批受训完毕的叙利亚雇佣兵约有1000人,将从驻叙俄军赫梅明空军基地被运往俄罗斯境内,在那里,这些叙利亚人会在几天内获得俄罗斯护照并与俄罗斯国防部签合同,作为俄军一员前往乌克兰参加“特别军事行动”,众所周知,城镇战伤亡率很高,尤其是俄军参加的城镇战。

有分析人士猜测,阿萨德政府积极配合俄罗斯国防部招募叙利亚雇佣兵,除了政治上的原因外,很可能还有经济上的因素,阿萨德政府很可能是在通过向俄罗斯政府“出售”雇佣兵牟利:在来自莫斯科和德黑兰的援助大幅减少甚至断绝后,再加上控制区经济凋敝,阿萨德政府正在通过各种手段获得资金,稍早些,确切说是2月12日,沙特方面在约旦哈迪萨过境点的行动中,缴获了170万粒芬乃他林,走私这些毒品的是由叙利亚政府和伊朗革命卫队支持的民兵组织巴沙尔·阿尔·卡普塔贡。

除了在叙利亚招募雇佣兵,乌克兰军情总局还通报称,俄罗斯军队正在叙利亚境内接受革命卫队训练,教授俄军无人机操作员如何使用和维护伊朗设计制造的无人机,具体训练地点是沙伊拉特空军基地,负责人则是1名擅长此道的黎巴嫩真主党高级成员卡迈勒·阿布·萨迪克,而与俄军一起接受训练的,还有俄罗斯国防部招募的部分叙利亚雇佣兵,莫斯科计划在乌克兰用他们充当无人机操作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说了这么多俄罗斯国防部招募的外国雇佣兵,我们也说一下乌克兰军队里的国际志愿者,俄罗斯政府及其支持者称他们也是外国雇佣兵。名叫比约恩的丹麦志愿者接受了采访,他原本是法罗群岛的1名渔民,在战争爆发后前往乌克兰,加入了乌克兰武装部队麾下的“国际军团”,呼号“维京人”。

按照比约恩的说法,俄罗斯和乌克兰的这场战争极为残酷,就像是有无人机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残酷的战争和艰苦的训练,让不少国际志愿者离开,仅在两个月的战前训练中,就有40%的人无法完成,比约恩本人在五周内体重降低了20千克,即便是完成了训练,也会有大约20%的国际志愿者会在执行完2到5次任务后离开,不管是老兵、前特种部队成员还是前军官,这场战争都跟他们打过的战争不一样。

比约恩还谈到了俄军,包括装备不足问题,俄军很年轻,但很多人缺少防弹衣或头盔。俄军往往将新兵派往一线,这些新兵甚至连方向都分不清,充当炮灰,在新兵们被消耗得差不多的时候,更有经验的俄军老兵才会加入战斗,相比“出于恐惧而盲目射击”的新兵,俄军老兵尤其是空降兵更加危险,“非常具有攻击性”。

此外,比约恩还谈到了俄军的战争犯罪问题(可能被和谐,不做具体表述),会摧毁一切。

比约恩称他在这场战争中学会了珍惜生命和生活,不再是战前那个工作狂,他计划在战争结束后跟儿子一起去看冰岛火山喷发;比约恩还感谢他正在保护的乌克兰人,乌克兰平民照顾他们的健康和饮食,让他们能在寒冷的冬天里更加温暖,享受热咖啡、食物和糖果,“感觉我们受到重视而且并不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