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往往对历史上的强盛王朝异常痴迷,比如统一六国的大秦,开疆扩土的汉唐。而宋朝则一直扮演着反面角色,被视为窝囊废物,一直在挨揍和交岁币,从没有扬眉吐气过。

然而意外的是,在海外汉学界,最火的朝代却是中国的宋朝,历史学家汤因比甚至说:“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活在宋朝。”BBC则总结道,“宋代是中国的黄金时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正如国学大师陈寅恪先生一个时常被遗忘的结论:“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而造极于赵宋之世。

宋朝之所以重要,就在于宋朝之亡,不仅仅是一个王朝的覆灭,更是一次超越了一般性改朝换代的历史性巨大变故。

用那个时代的话语来说,叫做“亡天下”;用今天的话语来说,大妨称为“文明的中断”。

正因为看到了这点,所以宋史是海外学者着力最深,同时也是专业水平最高、新颖洞见最多、流派和争论最复杂的领域,甚至有人痛心的感慨,最高水平的宋史研讨会说的都是英语和日语。

因此,作为国际史学界最权威的《剑桥中国史》系列,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开始,就开始启动了宋代史的写作。然而半个世纪里,《剑桥中国史》系列其它卷先后推出,宋史却迟迟难产。

正是因为宋史最难写,争议最大,有关的新观点和史料还在不断出现,甚至难倒了一群国际权威学者,甚至多位作者在写作中去世。

南宋李嵩·绢本水墨画·《货郎图》

因此,《剑桥中国宋代史》具有以下几个鲜明特点:

◎最权威的中国史

作为海外宋史研究集大成者,本书集中了多位最顶尖的海外汉学家,以四十年心血合力打造的巨著,在权威性和前沿性上无出其右。

◎西方眼中的中国思想

和国内研究不同,西方视角更重视中国的观念史,剖开中国文化中被人忽视的一面。如:

——中国知识分子的“公共空间”和“公共话题”;

——中国思想史上和西方哲学最为接近的宋代哲学;

——中国知识分子别具一格的乌托邦想象。

本书多次探讨了在宋代一再兴起,却最终被淹没的“现代性”,并为其消逝而深深惋惜。

◎真正的文明观念和世界视野

宋朝中国曾被认为领先西方,却最终在历史中迷失方向。而宋史研究也是如此,正如很多学者所惋惜的,中国历史学界由于缺乏世界眼光和文明观念,让中国人在自己最重要的领域,失去了思想创造链条中最高端一环——历史阐述的话语权。

幸运也不幸的是,剑桥史的出现,从此占领了这一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