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老万在福田开了一个表行,加代对江林说:“你赶紧派人去看。”

“多大店?”

“说有两三千平,三层楼,这里面正装修。”

“广州的地方你知道吗?”

“知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一听,拨通电话,“刚哥,你不用过来了。我让江林告诉你地址,你过去把他广州的公司给我砸了。”

“在广州?什么地方?”

江林把地址告诉了徐刚。徐刚说:“什么时候砸?”

“今天晚上七点一起动手。不光是广州,还有好多个地方。我让他今天晚上遍地开花。”。徐刚问:“你云浮和肇庆有熟人吗?”

“你有吗?”

“我投资的公司就在那,我手下一百来个内保在那边。”

“那你帮我安排。一会儿我把位置告诉你。我今天晚上不动他阳江的公司,其他的全砸了。我让他自己看着办。”

徐刚一听,“哎哟,我艹,这排面,现在大哥的身份了不得。”

“好了好了好了。”

放下电话,加代挨个安排。海南,加代把电话打给了东方夏威夷的老板孙玉山。孙玉山一听,“万老才呀?”

“怎么的?你认识啊?”

“他的店就在我隔壁。”

“哦。那这不正正好吗?”

孙玉山说:“正好。他挺损的。上个月领不少客户来,在我这签的单子,欠我七八十万块钱,没给我结账呢。今天晚上我去,这事你能罩住吧?”

“我能罩住。”

“你要能罩住的话,我马上召集人。”

放下电话,孙玉山把内保召集过来,说:“今天晚上去砸店是次要的,拿东西是主要的。只要价值两毛钱以上的,都给我往回拿。”

在阳江,两百来人也都喝完酒到了公司,大李小子一人给了三千块钱,和两百来人打成了一片。

老万从办公室下来,“呃,晚上就看兄弟们的了。”

大李小子说:“万哥,你放心,只要他敢来。我绝对让他有来无回。”

“我一直都非常看好你。兄弟,今天晚上看你的了,别让大哥丢脸。”

“你放心吧。你就看能不能打出名号,不存在叫你丢脸。”

“好。那我回办公室了。”说完,老万转头进了办公室。

六点五十,加代把电话打了过来。“万老板。”

“哟,学乖了?几点到啊?我等着你呢。”

“万哥,给你个机会吧。两千万,这事能化。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两千万送到深圳来。我保证不难为你。错过这个机会。两千万可能就不够了。”

老万一听,“你给我呀?”

加代说:“你要是听不懂人话,那我就没有办法了。”

“不是,我听你的意思,没等打呢,你就觉得自己赢了,是吧?你觉得你能整死吗?你知道我有多少人吗?”
“你有多少人都没有用。”

“加代,你找白道了?我劝你别那么干。你要是找白道,你容易死无葬身之地,知不知道?”

“万老板,也就是说两千万不会给呗?”

“不会给,也给不了。要不你来拿来吧。你敢来拿吗?”

“好,先等一会儿。一会儿你再给我打电话行吗?”

“等到什么时候我也不会给你打电话呀?”

“好好好,那就再......”加代看了看表,说:“再等八分钟。八分钟以后,你看!”加代挂了电话。老万说:“疯了吗?加代是吓疯了吗?”

七点已经过了,老万说:“小子,想一想,晚上吃什么,可能他不敢来了。你告诉楼下的兄弟,不管他来不来,万哥都招待。”

话音未落,电话响了。“我接电话。”老万笑呵呵地接起了电话,“哎,啊,谁呀?不可能啊。行,我知道了。”接电话过程中,老万的脸色变了。

挂了电话,老万说:“玩这个!”

“大哥,什么意思?”

老万说:“跟我玩调虎离山。我是三岁小孩儿?砸我东莞的酒店,想叫我带人过去,中他埋伏,半道上伏击我,我能去吗?我告诉你,小子,你就给我守好阳江,我们今天晚上不走,想把我引出去,然后来砸我公司,我能走吗?”

李玉良问:“谁干的?”

“肯定是加代,把我东莞的酒店砸了,想把我引过去,我是什么人物?我比猴都精。”

老万的电话又响了,“喂,没事儿,让他砸,明天再说。我告诉你什么事都没有。公司砸就砸了,人没事就行。明天早上我带人直接杀过去。我连本带利找回来。好了。”

“大哥,又出什么事了?”

“珠海的公司被砸了。”

“大哥,我们还是不动吗?”

“不动,以不变应万变。想叫我分散开呀?可能吗?”

电话又响了,老万一看,“这怎么电话还没完了?”电话一接,“喂。谁呀?徐刚?你看准了?好,我知道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紧接着老万又接了几个电话。李玉良说:“大哥,这他妈好像不是调虎离山。”

“你他妈等一会儿,离不离山的。”电话一接,“说......”

接完电话,老万一下瘫坐在椅子上。李玉良一看,“大哥,什么意思?哪里又出事了?”

“俏丽娃,十面埋伏。”

“啊?”

“没看过电影吗?十面埋伏!”

“大哥,什么意思?”

“你他妈没有文化啊?”

......海南的电话也过来了,“老板,没砸店,但是东西都被搬走了。基本上不剩什么了。”

“谁,谁呀?”

“东方夏威夷的老板孙玉山带人来的,三百来人。”

......老万挂了电话,李玉良问:“大哥,是不是跟我们的最初的想法调虎离山不一样啊?”
“不是告诉你十面埋伏吗?”

“那现在怎么办?”